J Gastroenterology:腰围增加,食道癌的风险也增加!

2020-03-08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据报道,通过体重指数(BMI)衡量的总体肥胖与食道鳞状细胞癌(ESCC)风险之间存在负相关关系。然而,以腰围(WC)衡量,ESCC(在韩国约占食管癌的90%)与腹部肥胖的关系可能不同。因此,本项

背景:据报道,通过体重指数(BMI)衡量的总体肥胖与食道鳞状细胞癌(ESCC)风险之间存在负相关关系。然而,以腰围(WC)衡量,ESCC(在韩国约占食管癌的90%)与腹部肥胖的关系可能不同。因此,本项研究旨在探究韩国人腹部肥胖与食道癌之间的关系。

方法:研究人员收集了在2009年至2012年之间22809722个人临床资料进行了回顾性队列研究,中位随访期为6.4年。腹部肥胖的定义是男性WC> 90 cm,女性WC> 85 cm。并使用95%的置信区间(CI)χ 2检验和Cox比例风险模型调整混杂因素。主要观察结局是新发生的食道癌。

结果:在调整了BMI之后,腹部肥胖增加了食道癌的风险(HR 1.29,95%CI 1.23-1.36)。WC以数量依赖性方式增加食管癌的风险(趋势的p值<0.0001)。在超重(BMI 23–24.9 kg/m2)和肥胖I(BMI 25–29.9 kg/m2)的个体中,腹部肥胖是食道癌的危险因素(HR 1.22,95%CI 1.11–1.34; HR 1.28, 95%CI分别为1.18–1.39)。

结论:腹部肥胖增加可能与食道癌风险增加有关。 

原始出处:

Jae Ho Cho. Et al. Abdominal obesity increases risk for esophageal cancer: a nationwide population-based cohort study of South Korea. J Gastroenterology.2020.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Diabetes Metab Res Rev: T2DM患者胖瘦不同,发病机制不同

一项最新研究发现,在2型糖尿病(T2DM)患者中,肥胖者与非肥胖者对葡萄糖增强精氨酸试验的反应不同,尤其是在胰岛素敏感性和胰岛素原分泌率方面,表明非肥胖T2DM患者的β细胞功能受损。

Stroke:肥胖患者还能服用双抗吗?

最近的一项研究已经证明了阿司匹林剂量和体型在预防血管事件方面的交互作用,当考虑体重时,单一剂量阿司匹林的服用方法可能不是最佳的。

Obesity:肥胖是一种慢性病!美国学者提议建立肥胖ICD编码

研究者提出的国际疾病分类(ICD)编码系统基于美国临床内分泌学家协会(AACE)提出的肥胖型慢性病(Adiposity-Based Chronic Disease,ABCD)的诊断,这个诊断术语反映了肥胖作为一种慢性疾病的病理生理学和临床影响。

Arthritis Rheumatol:内脏性肥胖与疼痛相关,但与结构性骨关节炎无关

内脏脂肪与肌肉骨骼和广泛性疼痛的风险升高相关。

Circulation:33年随访研究:肥胖与女性心肌病风险的相关性

心肌病是年轻人心力衰竭的常见原因,发病率在过去几十年里有所上升。近期有研究表明,青春期体重与未来男性心肌病之间存在联系。而在女性中是否也是如此尚未明确。本研究拟探究年轻女性过重或肥胖是否与心肌病风险增高相关。本研究是一项国家级前瞻性队列研究,数据收集自1982年至2014年的瑞典出生登记,随访长达33年。纳入处于育龄期(18-45岁)女性(1,393,346人),在她们首次或二次妊娠时第一次产检时

Prostate Cancer P D:前列腺中肥胖相关的炎症能够诱导雄激素到雌激素的转换

有研究人员在他们的患者群体中发现肥胖与2型类固醇-5α还原酶(SRD5A2)启动子的甲基化和蛋白表达的减少具有很强的相关性。而该群体中前列腺增长的潜在机制仍旧不清楚。最近,他们探究了肥胖、炎症和类固醇激素是怎样影响良性前列腺增生(BPH)的。研究人员使用了前脂肪细胞、巨噬细胞、原代人前列腺基质细胞、高脂饮食诱导的肥胖小鼠的前列腺组织和35例来源于经历了经尿道前列腺切除术(TURP)患者的前列腺样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