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CO:晚期NSCLC二线治疗研究进展

2017-09-23 佚名 肿瘤资讯

一年一度的ESMO大会刚刚落幕,CSCO大会即将拉开序幕。近3年来,免疫治疗引领了晚期NSCLC治疗的重大变革,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单药或联合化疗的方案已经获批用于晚期NSCLC的一线和二线治疗。今年,免疫治疗用于NSCLC二线治疗上又有哪些突破性的进展呢?在即将到了的2017年CSCO年会上,百时美施贵宝(BMS)特设 “肿瘤免疫治疗之肺癌专场”,一网打尽晚期NSCLC二线和一线治疗研究进展以及生物

一年一度的ESMO大会刚刚落幕,CSCO大会即将拉开序幕。近3年来,免疫治疗引领了晚期NSCLC治疗的重大变革,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单药或联合化疗的方案已经获批用于晚期NSCLC的一线和二线治疗。今年,免疫治疗用于NSCLC二线治疗上又有哪些突破性的进展呢?在即将到了的2017年CSCO年会上,百时美施贵宝(BMS)特设 “肿瘤免疫治疗之肺癌专场”,一网打尽晚期NSCLC二线和一线治疗研究进展以及生物标志物在NSCLC免疫治疗中的研究进展。 而刘晓晴教授将带来《晚期非小细胞肺癌免疫治疗二线治疗研究进展》。

刘晓晴教授,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解放军第307医院全军肿瘤中心肺部肿瘤科,第307医院肺癌多学科治疗中心主任,NSCLC二线治疗正在发生剧烈演变:PD-1/PD-L1抑制剂已是首选

免疫逃逸是新近发现的肿瘤生物学的十大特征之一,在肿瘤的发生和发展中发挥着关键作用。针对肿瘤免疫逃逸的多种肿瘤免疫治疗研发进展迅速,其中免疫检测点抑制剂(I-O,免疫肿瘤)是目前研究的焦点,引领了晚期NSCLC治疗的重大变革。2015年,PD-1抑制剂nivolumab的上市,开启了晚期NSCLC免疫治疗新时代,随后,pembrolizumab和atezolizumab相继进军NSCLC二线治疗。

PD-1/PD-L1抑制剂的应用,带来了晚期NSCLC二线治疗的重要变革,使得患者长期生存成为可能。在今年AACR年会上,CA209-003研究最长随访时间的数据更新显示,nivolumab治疗晚期NSCLC 5年生存率达16%(二线或以上治疗),是既往数据的3倍(SEER数据:IV期NSCLC 5年生存率为4.9%)。这一长期生存获益也得到其他研究的验证。KEYNOTE-001研究的3年生存率更新显示:初治患者3年生存率为26.4%,经治患者3年生存率达19%。

PD-1/PD-L1抑制剂二线治疗对比标准化疗,显示出更多持久获益

回顾I-O用于晚期NSCLC二线治疗研究的4大RCT研究(CheckMate 017,CheckMate 057,KEYNOTE-010,和OAK研究), PD-1/PD-L1抑制剂二线治疗均比对照组多西他赛显示出显着的OS优势,从生存曲线可以看出,有一部分患者可以获得长期的生存获益。根据以上4大RCT研究,我们可以总结出I-O治疗的三大特征:

(一)应答持久,长期生存

CA209-003研究5年随访的数据中,在16个存活的病人中有12个病人(75%)在nivolumab治疗之后未接受任何治疗,在最后一次随访时仍未进展,免疫治疗有别于化疗和靶向治疗,后两者停药后很快进展,但IO停药后仍能持续应答。CheckMate 017和CheckMate 057研究随访至少2年的数据显示,分别有37%(10/27)和34%(19/36)的应答患者仍在应答。KEYNOTE-010研究中(PD-L1≥ 1%的人群),2年随访数据显示,72%的应答患者仍在应答,DOR尚未达到。在刚刚落幕的ESMO大会上,公布了CheckMate 017和CheckMate 057研究的3年随访数据更新,敬请期待卫星会详细分享。

CheckMate 003和KEYNOTE-010研究均表明:PD-1抑制剂治疗2年后停药,大部分患者仍在持续应答。这不禁引发了新的临床疑问:免疫的最佳治疗时长治疗时间(2年,1年,还是持续治疗)?在今年的ESMO会议上,我们也找到了部分答案。CheckMate 153研究是第一个评估免疫治疗时间的随机对照研究。研究者假设:为获得更长期的获益,应该持续给予nivolumab治疗。卫星会上将详细分享本研究的结果,并探讨其对临床实践的影响。

(二)安全性更优,生活质量更好

总体而言,I-O治疗的安全性优于化疗。4大RCT研究的数据均显示,PD-1/PD-L1抑制剂单药治疗安全性优于化疗,AEs发生率较低。I-O治疗与化疗不良反应谱不同,这与其特殊作用机理有关的。IrAE(免疫相关的不良反应)大多表现为1-2级,3-4级的AE发生率较低。此外,大多数irAE可以通过延迟给药±皮质类固醇激素得以控制并且可以逆转。

相关资讯

EGFR突变阳性晚期NSCLC一线治疗策略

目前一代、二代、三代EGFR TKI都已经上市,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局面,那么对于EGFR突变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临床医生应该如何选择一线治疗方案呢?特邀浙江省肿瘤医院范云教授分享EGFR突变阳性晚期NSCLC的一线治疗策略。

奥希替尼用于经吉非替尼治疗进展后的晚期NSCLC老年男性患者一例

众所周知,肺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居恶性肿瘤首位,确诊时65%-70%的患者已经为Ⅲb/Ⅳ期。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5年生存率仅约15.8%[2],1年生存率仅为30%-40%。近期,针对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EGFR)突变的靶向治疗已经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给晚期NSCLC患者带来了新的希望。吉非替尼是一种EGFR酪氨酸激酶

长PFS、长OS、安全性佳、对脑转移疗效佳,奥希替尼或为EGFR突变阳性晚期NSCLC的一线治疗首选

目前,国内上市的EGFR TKI共有6种(吉非替尼、厄洛替尼、埃克替尼、阿法替尼、达可替尼和奥希替尼),各代药物的特性也各不相同。对于EGFR突变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一线治疗、肺癌脑转移的治疗,临床医生在药物选择方面可能尚存迷茫。特邀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的董晓荣教授,就如何解读FLAURA研究,一线治疗EGFR突变阳性晚期NSCLC的排兵布阵,以及肺癌脑转移等热点问题

从规范性、可及性、安全性、疗效综合考虑,奥希替尼可谓EGFR突变阳性晚期NSCLC的一线治疗首选

在近期结束的2019年欧洲肿瘤学会(ESMO)年会上,肺癌领域的研究进展星光熠熠,FLAURA研究的总生存时间(OS)结果更是最亮眼的数据之一。FLAURA研究有哪些亮点?临床上,对于EGFR突变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一线治疗应该如何选择?对于合并中枢神经系统(CNS)转移的患者又该如何考虑?未来,对于EGFR TKI与放疗的联合治疗模式,有哪些展望?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

肺同反响——大咖共话晚期NSCLC治疗新进展及未来发展方向

近年来,肺癌的诊疗取得长足的进步,尤其是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治疗。在近期举行的2019华夏胸部肿瘤论坛暨第十一届中德肺癌论坛、第四届肺癌精准治疗论坛上,有幸邀请到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的周彩存教授、山东省肿瘤医院的王哲海教授、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常建华教授以及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的任胜祥教授,共同探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治疗新进展及未来发展方向。

晚期NSCLC抗血管生成治疗现状与未来

2019年7月26日,由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血管靶向治疗专家委员会及非小细胞肺癌专家委员会主导撰写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抗血管生成药物治疗中国专家共识(2019版)》(以下简称“《共识》”)在沪正式发布。上海市胸科医院的韩宝惠教授和天津市肿瘤医院的李凯教授在发布会后接受了媒体采访,就共识撰写的初衷及抗血管生成药物治疗的现状和发展趋势进行解读。 《共识》撰写初衷、背景及对临床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