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rculation:T细胞内源性生成的硫化氢通过硫化肝激酶B1缓解高血压

2020-11-06 星云 MedSci原创

硫化氢(H2S)具有抗高血压和抗炎作用,其内源性生成的关键酶胱硫醚γ裂解酶(CSE)在CD4 + T细胞中表达。但是,CD4 +T细胞内源性CSE/H2S在高血压发展中的作用尚不明确。

硫化氢(H2S)具有抗高血压和抗炎作用,其内源性生成的关键酶胱硫醚γ裂解酶(CSE)在CD4 + T细胞中表达。但是,CD4 +T细胞内源性CSE/H2S在高血压发展中的作用尚不明确。

近日,《Circulation》上发表的一篇文章对CD4 +T细胞内源性CSE/H2S在高血压发展中的作用进行了研究。

研究人员从高血压患者或自发性高血压大鼠中分离出外周血淋巴细胞,检测H2S的生成及其合成酶(半胱氨酸β和CSE)的表达,以明确H2S在高血压中的变化。此外,还采用特异性敲除T细胞的CSE的小鼠和CD4 null小鼠来研究CSE/H2S系统的病理作用。

H2S生成与血压呈正比

研究结果显示,在淋巴细胞中,CSE合成的H2S会因血压的变化而变化,但半胱氨酸β合成酶的就不会;该结果通过以下两点得以证实:1)淋巴细胞CSE蛋白质水平变化,2)H2S合成与收缩压/舒张压无关,但与白介素-10的血清水平正相关。

敲除CSE使血压升高

敲除T细胞的CSE可升高生理条件下的血压(BP,5-8 mmHg),放大血管紧张素II诱导的高血压。与高血压保持一致,肠系膜动脉扩张受试与动脉炎症相关,这归因于血液和肾脏中免疫抑制性T调节细胞(Treg)数量减少,从而导致血管周围脂肪组织和肾脏中过量的CD4 +和CD8 + T细胞浸润。

将CSE敲除CD4+T细胞输入CD4 null小鼠体内也可以表现出相似的表型,证实了内源性CSE/H2S的作用。适应性输注Treg细胞可逆转高血压、血管舒张障碍和免疫细胞浸润表现,证实了条件性敲除诱导的高血压部分可归因为Treg细胞数量减少。

H2S诱导的LKB1细胞质易位

在机制上,内源性CSE/H2S可通过激活AMP激活蛋白激酶促进Treg分化和增值。其部分依赖于其上游激酶(肝激酶B1,LKB1)的激活,通过硫化作用来促进其底物结合和磷酸化。

总结图

CSE催化生成的H2S对肝激酶B1的组成性硫化作用激活其靶激酶,AMP活化蛋白激酶,促进Treg分化和增殖,从而减轻血管和肾脏的免疫炎症,进而预防或缓解高血压。

原始出处:

Changting Cui,et al. CD4+ T-Cell Endogenous Cystathionine γ Lyase–Hydrogen Sulfide Attenuates Hypertension by Sulfhydrating Liver Kinase B1 to Promote T Regulatory Cell Differentiation and Proliferation. Circulation. 2020;142:1752–1769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Eur Heart J :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抑制剂、ACE2表达会影响新冠肺炎感染吗?

不论是高血压状态还是降压治疗都不可能改变人肾脏中关键入口受体SARS-CoV-2的表达。

Hypertension:核黄素摄入与新发高血压之间的负相关性

普通成年人核黄素摄入量与新发高血压之间呈负相关。该研究的结果强调保持相对较高的核黄素摄入水平对于预防高血压的重要性。

Hypertension:心血管危险因素和生活方式与高血压的关系

这项孟德尔随机研究确定了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甘油三酸酯、体重指数、酒精依赖、失眠和受教育程度为高血压的因果危险因素。这意味着这些可改变的危险因素是预防高血压的重要靶标。

【慢病防控】每四个人中就会发生!这种疾病重在预防!

当血管堵塞或者破裂时,脑血供中断,导致脑细胞损伤或死亡,进而引发各种功能障碍。这就是我们常说的脑卒中,也称为脑血管意外。

Nature 劝你别熬夜!通过生活方式预防和治疗高血压

全球约1/3成人患有高血压。在过去的十年里,由于高血压导致的死亡人数上升了56.1%。尽管药物治疗已取得长足进展,高血压仍是全球早死的主要原因。

Circulation:40年,人群高血压控制可提高多少?

美国在上世纪60-70年代就开始了高血压意识、治疗和控制项目。虽然实施相应干预措施后,群众的血压(BP)控制和高血压相关疾病风险降低均有所改善,但目前尚不清楚这些BP变化是否可适用于不同的高危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