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rt:第一阶段射血分数在主动脉狭窄中的决定因素和预后价值

2020-06-24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EF1可量化主动脉瓣狭窄的早期、潜在可逆性收缩功能障碍,与总体后负荷和心肌纤维化有关,并且是AVR的独立预测因素。

第一阶段射血分数(EF1)是早期左心室收缩功能障碍的一项新指标。近日,心脏病领域权威杂志Heart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研究人员旨在调查EF1的决定因素及其在主动脉瓣狭窄中的预后价值。

研究人员回顾性地分析了超声心动图/血管磁共振队列研究参与者的EF1,该研究招募了2012年至2014年期间的主动脉瓣狭窄(峰值主动脉速度≥2 m/s)患者。构建线性回归模型以评估与EF1相关的变量。研究人员使用Cox比例风险确定EF1对主动脉瓣置换(AVR,根据国际准则作为临床治疗的一部分)或死亡的预测能力。

149名参与者(男性为69.8%,70(65-76)岁,平均梯度33(21-42)mmHg)的总随访为238029人次每日。尽管射血分数正常(67%(62%–71%)),但有67名(45%)参与者的基线EF1较低(<25%)。EF1低的患者主动脉瓣狭窄更为严重(平均梯度为39(34-45)mmHg与24(16-35)mmHg,p<0.001)和心肌纤维化程度更明显(细胞外体积(iECV)(24.2(19.6– 28.7)mL/m2 vs. 20.6(16.8–24.3)mL/m2,p=0.002;晚期钆增强(LGE)发生率52%vs. 20%,p<0.001)。Zvai、ECV和梗死LGE是EF1的独立预测因子。AVR后EF1改善(AVR后有EF1的患者n=57,基线16(12–24)vs. 随访27%(22%–31%);p<0.001)。基线低EF1是AVR/死亡的独立预测因子(HR为5.6,95%CI为3.4至9.4)。

由此可见,EF1可量化主动脉瓣狭窄的早期、潜在可逆性收缩功能障碍,与总体后负荷和心肌纤维化有关,并且是AVR的独立预测因素。

原始出处:

Rong Bing.et al.Determinants and prognostic value of echocardiographic first-phase ejection fraction in aortic stenosis.heart.2020.http://dx.doi.org/10.1136/heartjnl-2020-316684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Circulation:经手术与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术后1年的心超检查对比

本研究旨在比较低风险的重度主动脉狭窄患者经手术主动脉瓣置换术(SAVR)或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TAVR)后的超声心动图表现。

Eur Heart J:甘油三酯和残留胆固醇与主动脉瓣狭窄的风险相关

甘油三酯和残留胆固醇较高在观察和遗传学上与主动脉瓣狭窄的风险升高有关。

Heart:严重主动脉瓣狭窄患者主动脉瓣置换后的左心室充盈压和生存率

接受AVR的AS患者术前左心室充盈压升高是常见现象,无论其症状如何,均具有重要的预后意义。

Eur Heart J:经导管主动脉瓣植入中新一代自扩张瓣膜vs.球囊扩张瓣膜的比较:随机SOLVE-TAVI试验

在接受经股动脉TAVI的主动脉瓣狭窄患者中,新一代SEV与BEV的主要瓣膜相关疗效终点相当。

微创主动脉瓣膜完成上市后首例植入 比国内现有产品优惠30%以上

昨日(8月28日),微创旗下子公司微创心通医疗自主研发的VitaFlow®活力流经导管主动脉瓣膜系统在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完成了上市后首例植入,该手术由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内科主任葛均波主刀,为一位70岁高龄的男性患者成功植入了VitaFlow主动脉瓣膜。

JACC:低危患者的TAVR

1年时,TAVR对低危的症状性严重主动脉瓣狭窄患者是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