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辅助治疗在软组织肉瘤中的应用及靶向治疗的思考

2019-10-13 不详 肿瘤资讯

软组织肉瘤类型众多,异质性强,对化疗的敏感性不一,治疗策略不一而足,亦无统一共识。靶向治疗作为新兴治疗在软组织肉瘤中应用的认知远不如化疗。针对新辅助治疗、以抗血管生成药物为代表的靶向治疗在软组织肉瘤中的应用等相关问题,东部战区总医院吴苏稼教授和解放军九六〇医院于秀淳教授,详情如下。

软组织肉瘤类型众多,异质性强,对化疗的敏感性不一,治疗策略不一而足,亦无统一共识。靶向治疗作为新兴治疗在软组织肉瘤中应用的认知远不如化疗。针对新辅助治疗、以抗血管生成药物为代表的靶向治疗在软组织肉瘤中的应用等相关问题,东部战区总医院吴苏稼教授和解放军九六〇医院于秀淳教授,详情如下。

软组织肉瘤:如何选择新辅助治疗

新辅助治疗包括化疗、放疗、靶向治疗。如果肿瘤较大、位置较深,或毗邻重要血管、神经等部位,考虑新辅助治疗,目的使肿瘤缩小、肿瘤边界更清楚,利于较复杂部位的肿瘤得以完整切除。术前应进行充分的术前评估,选择相应的治疗策略。术后病理有助于评估新辅助效果,为术后辅助治疗提供循证医学证据,便于选择更好、更有效的治疗方案。临床应用时,对于化疗高度敏感的亚型(如尤文肉瘤、胚胎性/腺泡性横纹肌肉瘤)和化疗中度敏感的亚型(如纤维肉瘤、滑膜肉瘤、平滑肌肉瘤等),如果完整切除难度大,考虑新辅助化疗;对于化疗不敏感的亚型(如神经源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上皮样肉瘤等),需根据肿瘤生物学行为选择相应地治疗策略。比如,对于瘤体大,难以手术切除的腺泡状软组织肉瘤,安罗替尼在临床试验中的疗效数据比较理想,因此会优先考虑新辅助靶向治疗。

软组织肉瘤是一类具有不同临床和病理特征的间叶组织来源的肿瘤。软组织肉瘤的治疗需要根据不同的组织亚型、分子遗传学特征、分期及预后因素采取个体化治疗模式。许多文献报道,如果软组织肉瘤直径大于5cm,或侵犯周围重要结构,对化疗比较敏感的亚型,建议应用术前新辅助化疗,如临床常见的尤文肉瘤、胚胎性/腺泡性横纹肌肉瘤等。新辅助化疗可以使肿瘤明显缩小,与周围软组织界限更加清晰,从而获得更为安全的手术边界。总之,对于肿瘤比较大、对周围软组织有侵犯、对化疗非常敏感的软组织肉瘤亚型,建议给予术前化疗。应用的化疗方案主要以异环磷酰胺、阿霉素方案为主。一般术前化疗两个疗程,根据化疗后的影像学结果评估肿瘤边界的变化,从而确定手术方案。例如,对于肢体的软组织肉瘤,若肿瘤体积不大,可作保肢,新辅助化疗则有利于保肢手术的进行;若肿瘤体积巨大,已经没有保肢手术的条件,则不建议再进行新辅助化疗,可直接进行截肢手术。

抗血管生成药物在软组织肉瘤围手术期治疗中的应用

安罗替尼在临床试验中的角色多数处于二线地位,但这并不意味着一线不可以使用安罗替尼。今年CSCO软组织肉瘤诊疗指南推荐,安罗替尼用于腺泡状软组织肉瘤一线治疗。临床上一半以上的腺泡状软组织肉瘤存在肺转移,因此,就我而言,首先选择靶向治疗,治疗后根据疗效再进行手术切除。

但是靶向药物在围手术期中的应用尚无临床循证医学证据。对于敏感亚型,新辅助治疗中可单用靶向药物或化疗联合靶向治疗。新辅助治疗后切除肿瘤,则根据病理中肿瘤坏死的程度,考虑是否调整用药。关于术后辅助治疗中是应用化疗还是联合靶向药物治疗,这一问题可通过设计随机临床试验回答,比如一组患者接受单纯化疗,另一组患者接受化疗联合靶向治疗,研究终点是比较两组术后的复发率/转移率、无进展生存期有无差异。如果化疗联合靶向治疗组的无进展生存明显延长,则说明在没有靶病灶的情况下,可继续使用靶向药物进行术后辅助治疗。

软组织肉瘤是一类异质性强的肿瘤,治疗方法不一而足。关于靶向药物是否可用于术前新辅助治疗,目前仍存在很大争议,且缺乏临床研究数据。近年来涌现的靶向药物在晚期软组织肉瘤中取得了不错的疗效。目前,我们中心正在尝试将化疗和靶向药物联合作为术前新辅助治疗方案用于体积较大、手术切除困难的软组织肉瘤。而对于腺泡状软组织肉瘤,安罗替尼的临床效果良好,此类亚型对化疗十分不敏感,是否可尝试安罗替尼单药用于术前新辅助治疗也值得去深入探索。随着不同中心病例数量的增加,答案会随之揭晓,进而为新辅助治疗中是否需要靶向治疗以及靶向治疗的应用模式提供依据。

吴苏稼 教授,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 骨科主任医师,中国医师协会骨科医师分会骨肿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华医学会肿瘤分会骨与软组织肿瘤学组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骨科专业委员会骨肿瘤学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江苏分会骨科学分会委员、学术秘书兼骨肿瘤学组组长,中国抗癌协会肉瘤分会委员兼保肢学组委员,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骨科与转化专业委员兼骨肿瘤组常务委员,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骨科分会骨肿瘤外科学组委员,中国医药教育协会骨科专业委员会南京培训基地常务委员,原南京军区骨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江苏省康复医学会脊柱脊髓损伤专业委员会常委.

于秀淳 教授,解放军九六〇医院主任医师 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老年学与老年医学会骨质疏松分会骨肿瘤专委会主任委员,中国抗癌协会肉瘤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兼四肢学组副组长,中华骨科学会骨肿瘤学组委员,全军骨科专业委员会委员兼骨肿瘤分会副主任委员,山东省骨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骨肿瘤学组组长,山东省老年学会脊柱关节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华骨科杂志》、《中国矫形外科杂志》、《中国骨与关节杂志》、《The Chinese-German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山东医药》、《生物骨科材料与临床》、《肿瘤防治研究》等编委.

相关资讯

争议中前行—张剑教授谈乳腺癌患者新辅助治疗

新辅助治疗作为乳腺癌患者的重要治疗方式,可以达到缩瘤降期、增加保乳机会、减少手术创伤以及预估复发风险的目的。新辅助治疗的常规治疗手段主要有新辅助化疗和新辅助内分泌治疗,张剑教授就HR+/HER2-乳腺

合理应用新辅助治疗,为减少乳腺癌复发改善患者生存提供新助力

乳腺癌是女性最常见的肿瘤,随着新的治疗理念和治疗模式的不断出现,乳腺癌患者的生存和生活质量也不断改善。乳腺癌新辅助治疗目前已成为标准治疗,在乳腺癌的全程治疗中占有重要地位。特邀复旦大学肿瘤医院的胡夕春教授,详细阐述乳腺癌新辅助治疗的作用、新辅助治疗中需要注意的问题以及新辅助治疗方案的选择等内容。

前沿探索:乳腺癌新辅助内分泌治疗及内分泌+化疗

乳腺癌新辅助治疗常用于缩小肿瘤体积,达到降期或保乳手术治疗。日本新泻癌症中心医院Sato N教授带领其研究团队开展了一项多中心、开放标签、Ⅱ期临床研究,旨在探索Ki67标记指数≤30%、绝经后、原发侵袭性、ER阳性、HER-2阴性、Ⅰ-ⅢA期乳腺癌患者初始给予依西美坦新辅助内分泌治疗后,继续给予依西美坦单药或联合多西他赛、环磷酰胺(TC)治疗的疗效与安全性。该研究结果于近日发表在了影响因子为3.3

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化疗用于早期TNBC新辅助治疗pCR率达到64.8%

三阴性乳腺癌(triple negative breast cancer,TNBC)是一种侵袭性比较强的乳腺癌类型,确诊后5年内复发率高。TNBC不表达雌激素受体、孕激素受体和HER2受体,因此TNBC靶向治疗效果不佳。2019年9月27日—10月1日,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年会在西班牙巴塞罗那盛大召开,来自英国伦敦玛丽皇后大学巴特斯癌症研究所Peter Schmid教授报告了KEYNOTE

单抗联合化疗新辅助治疗食管鳞癌

食管癌是我国常见的消化系统恶性肿瘤之一,在我国恶性肿瘤中发病率居第5位,死亡率居第4位。目前,手术是食管癌的主要根治性手段之一,在早期阶段外科手术治疗可以达到根治的目的,在中晚期阶段,通过以手术为主的综合治疗(包括术前新辅助和术后辅助治疗)可以使其中一部分患者达到根治,其他患者生命得以延长。免疫治疗的问世,使食管癌的治疗增添了新的选择。2019 ASCO 会议上发布了PD-1联合化疗用于食管癌新辅

Laryngoscope:肝素治疗作为辅助治疗对永久先天性突发感觉神经性耳聋治疗效果研究

最近,有研究人员探究了是否未分级肝素作为辅助治疗结合全身性类固醇治疗能够改善永久先天性突发感觉神经性耳聋(ISSNHL)听力恢复效果,并与其他的鼓室内类固醇治疗进行了比较。研究包括了87名患有永久性ISSNHL(≥90dB)的患者,他们进行治疗的时间为2010年到2018年之间。其中67名患者进行的是其他的鼓室内类固醇注射治疗(ITSI),21名为接受新辅助肝素治疗组。研究发现,肝素治疗组患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