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J Cancer:无肿瘤距离(TFD)可作为早期宫颈癌的新型预后指标

2021-05-05 xiaozeng MedSci原创

尽管目前发达国家进行的筛查和疫苗接种已大大降低了宫颈癌(CC)的发生率,但该恶性肿瘤仍然是一大社会负担。

尽管目前发达国家进行的筛查和疫苗接种已大大降低了宫颈癌(CC)的发生率,但该恶性肿瘤仍然是一大社会负担。早期CC(ECC)的治疗主要为根治性子宫切除术(RH)和盆腔淋巴结清扫术伴随前哨淋巴结活检(SLN)。

根据组织学记录的中间危险因素(淋巴血管间隙浸润LVSI、基质浸润深度DSI和肿瘤直径)或较高风险因素(转移性淋巴结转移、子宫旁膜受累、手术切缘浸润)的组合(也被称为Sedlis标准)可用于ECC的辅助治疗。然而,Sedlis标准中包含的某些参数(例如LVSI或DSI)也有所争议。


无肿瘤距离(TFD)作为定义疾病的另一个参数,其起源可以追溯到1980年代中期。TFD的定义为肿瘤与子宫颈周围基质环之间无累及基质的最小距离;TFD的存在与LVSI、盆腔淋巴结受累以及患者的不良预后相关。

因此,该研究旨在评估在早期宫颈癌中TFD的预后价值。该回顾性研究主要纳入了2000年1月至2019年11月期间接受原发性根治性手术治疗的病理性IA1-IIA2期宫颈癌患者。这些患者根据先前确定的病理危险因素进行相应的辅助治疗。


研究人员通过对子宫切除标本进行组织学测量TFD,回顾患者在MRI扫描中测得的术前TFD并将其与病理学TFD进行比较。

根据危险因素分析的患者分布

该研究共纳入了395名患者的信息。结果显示,其中的93例(23.5%)患者的TFD≤3.0 mm,另外的302例(76.5%)患者的TFD>3.0 mm。多变量分析显示,TFD≤3.0mm且伴有淋巴血管间隙受累是患者淋巴结转移的最强预测因素。


相比于TFD>3.0 mm的患者,TFD≤3.0 mm的患者表现出更差的5年无病生存期(DFS)和总生存期(OS)。在没有接受辅助治疗的低危因素患者亚组中,DFS的差异更为显著。Cohen's Kappa统计系数显示, MRI扫描的术前TFD与组织学TFD之间的一致性为0.654。

根据TFD的患者生存曲线

总而言之,该研究结果揭示,病理TFD≤3.0 mm是与患者淋巴结转移显著相关的一个不良预后因素,其或可作为辅助治疗候选药物的一个新的检测因素。由于该参数可由放射性成像测量,因此其可成为潜在的易于测量的术前标志物,以预测早期宫颈癌中高危病理因素的存在。


原始出处:

Bizzarri, N., Pedone Anchora, L., Zannoni, G.F. et al. Validation of tumour-free distance as novel prognostic marker in early-stage cervical cancer: a retrospective, single-centre, cohort study. Br J Cancer (14 April 2021).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1-05-05 易水河

    学习学习

    0

  2. 2021-05-05 学医无涯

    学习中~

    0

相关资讯

Lancet Oncol:宫颈癌前病变和浸润性宫颈癌的易感遗传变异!

为什么有的人感染了HPV可以自愈,而有的人则会发展为宫颈癌?

Gynecol Oncol:奈拉替尼在HER2突变、转移性宫颈癌患者中的治疗效果

约5%的宫颈癌患者发生体细胞HER2突变,与不良预后有关。奈瑞替尼是一种不可逆的泛HE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对多种HER2突变癌症具有活性。SUMMIT是一项II期篮子试验,研究了奈拉替尼在实体瘤中的疗

Int J Cancer:细胞学检查中加入高危HPV检测,可更早地发现宫颈侵袭前病变

高危HPV感染是宫颈癌发生的主要病因。横断面研究表明,高危HPV感染的检测在检测高位宫颈上皮内瘤变(CIN)方面比细胞学检查敏感度高约23-43%,但特异性明显降低。根据现有的研究证据,许多西方国家已

Cell Stem Cell:首个患者来源的宫颈癌类器官模型,为宫颈癌研究提供新手段

2021年4月13日,荷兰乌德勒支大学 Hans Clevers 团队在 Cell 子刊 Cell Stem Cell 期刊发表了题为:Patient-derived organoids model

JCC:炎症性肠病会明显增加女性患宫颈的风险

IBD是一种慢性炎症性疾病,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免疫调节剂和生物制剂已广泛用于治疗克罗恩病(CD)和溃疡性结肠炎(U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