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脑”研究热度猛增 科技智能呈指数进化

2015-05-14 李新玲 中国青年报

清华大学“类脑计算研究中心”近日举行了揭牌仪式。信息、生物、材料、物理、微电子等7个院系的掌门人共同按动启动钮,多学科共同支持类脑研究。清华大学新任校长邱勇到场致辞。他表示,希望类脑计算推动跨学科的研究发展。类脑计算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张钹院士说,类脑计算比曼哈顿计划更有挑战性。研究中心主任施路平教授对“类脑计算系统”的概括是:借鉴人脑信息处理方式,可以实时处理非结构化信息、具有学习能力的超低功

清华大学“类脑计算研究中心”近日举行了揭牌仪式。信息、生物、材料、物理、微电子等7个院系的掌门人共同按动启动钮,多学科共同支持类脑研究。清华大学新任校长邱勇到场致辞。他表示,希望类脑计算推动跨学科的研究发展。

类脑计算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张钹院士说,类脑计算比曼哈顿计划更有挑战性。研究中心主任施路平教授对“类脑计算系统”的概括是:借鉴人脑信息处理方式,可以实时处理非结构化信息、具有学习能力的超低功耗新型计算系统。

此前不久,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类脑智能研究中心正式成立,整体性启动类脑智能研究。其目标是融合智能科学、脑与认知科学的多学科优势,研究创新性的认知脑模型,实现类脑信息处理、类脑智能机器人等相关领域理论、方法与应用的突破。

据科技部基础司有关人士透露,科技部正在做面向2030年的科学研究计划,制定中国的脑科学和类脑研究方案,工程和生物研究将交叉融合。“中国脑计划”将是我国正在筹备的6个重大科技专项中的一个。

有关“类脑”研究,国内高校和科研院所蓄势待发。

早在2012年,复旦大学就牵头联合浙江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十几所高校及中科院研究所,成立了“脑科学协同创新中心”,推进脑科学研究和转化应用。

人类一直在对自身进行探究,尤其是搞清楚大脑的工作机理,一直是人类的梦想。对于“造脑”,有几个路径,最主要的就是借鉴认知神经科学研究的结果,用计算机模拟人的大脑功能,也就是人工智能。近几年,一场人工智能的研发大赛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展开。

2011年,“谷歌大脑”工程启动,1.6万片CPU核处理器构建了一个庞大的系统,用于模拟人类的大脑神经网络,通过深度学习等神经网络技术和观看视频等方式,不断学习识别各类事物。

同年2月,IBM计算机“沃森”(Watson)在美国一个热门的电视智力问答节目中战胜了两位人类冠军选手。IBM已经投入10亿美元研发,希望利用“沃森”系统理解自然语言,最终能够媲美世界上最复杂的计算机——人脑。

2012年,美国奥巴马政府启动了长达10年的人脑研究项目,绘制大脑图谱;同时,“人类大脑工程”已入选欧盟旗舰技术项目,获得欧盟10亿~20亿欧元科学基金资助,计划在2018年前开发出世界上第一个具有意识和智能的人造大脑。

2014年5月,“百度大脑”项目启动。在今年全国两会上,百度CEO李彦宏又提出建立“中国大脑”计划。

其实“人工智能”并不是近些年才有的概念。香港科技大学计算机系主任杨强教授是2015年国际人工智能大会主席,他对人工智能发展演进进行了归纳。

目前,信息技术领域,由于存储能力的不断扩展,海量数据的产生,大数据技术的发展,特别是深度学习、人工神经网络等相关领域的飞速进展,让人工智能重新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我们的梦想不是准确模拟人类的大脑,而是制造出强人工智能。”研制出整体能效比普遍芯片高450倍的神经网络芯片“寒武纪2号”的陈云霁研究员,是中科院计算所年轻的科学家,他的观点是:“一旦实现人类级别的强人工智能,凭借机器智能和脑机接口,人类将拥有近乎无限的记忆和计算能力,甚至无限的创造力,最终使得生物的进化迈上一个新的台阶,成为更高级的形态。”目前,他已经开始和神经学研究者进行新的跨界合作。

研究大脑机理,一方面是医学、生物学、心理学家在持续研究,另一方面,众多计算机科学家投入“人工智能”开发,有人还提出第三条道路。

北京大学计算机系主任黄铁军教授是“第三类智能”概念的提出者。所谓“第三类智能”就是在“人类智能”和“人工智能”之外,采用新型微纳和光电器件模拟神经元和神经突触造出的比人脑快亿万倍的“超级大脑”。他的观点是,不探究大脑机理,不问为什么,只是利用光电系统对大脑进行结构复制。他带领的团队正在从视网膜开始,进行大脑“模拟视皮层”光电系统的构建。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Nature:Ras研究的复兴

研究者开展了长达30年的不懈探索,但最终仍然未能开发出一种药物来对付一类最致命的致癌性蛋白家族。如今,一些研究者摩拳擦掌,准备再次大显身手。 当Stephen Fesik离开制药行业,转而投身于学术型药物研发实验室的建设时,他列出了五种最重要的、被科学界广为知晓的致癌性蛋白质。这些蛋白质能够促进肿瘤的生长,但是大量事实证明,它们是药物开发商们的梦魇:它们的表面过于平滑,结构过于松

二甲双胍:过去、现在与将来

英国圣安德鲁大学名誉教授I W Campbell的报告拉开了2015年默克中国论坛的序幕。Campbell教授对二甲双胍的过去、现在及将来进行了精彩诠释。 过去:历久 早在中世纪人们就发现山羊豆(法国紫丁香)这种富含胍类成分的植物可用来缓解糖尿病患者多尿和减少尿糖。其后,人们发现甲状旁腺切除后会产生降血糖的作用,而胍水平升高,由此意识到胍类和降血糖有一定的联系。1918年,

亚洲癌症研究基金会资助的国际合作项目取得创新性科研成果

胃癌是全球第四大常见癌症,同时亦是第二大癌症死亡原因。由亚洲癌症研究基金会(AFCR) 参与并部分资助的一项胃癌研究项目于近期取得了重要进展。该项目由一组世界顶级的癌症专家合作开展,在遗传和分子学水平进一步地揭示了胃癌的奥秘;其成果有望改变目前对胃癌的治疗理念和方法。 来自中美两国的科学家利用先进的全基因组测序技术,对数百个胃癌肿瘤组织样本进行了分析,并确认了数个新的胃癌基因特征。其中最新发现的

JAMA:美国医学临床研究领先优势下降 欧亚崛起

美国研究人员13日发表报告说,过去10年,美国医学研究领域的资金投入增速明显放缓,而全球其他地区,尤其是中国等亚洲国家在这方面的投资正大幅度增加,美国可能会在今后10年内失去医学研究领头羊的地位。 这项发表在新一期《美国医学会杂志》上的报告分析了1994年至2012年全球医学研究资金投入以及相关专利申请情况。报告发现,1994年至2004年,美国在医学研究方面的资金投入以每年6%的速度增长,但20

队列研究特点与基本要求

队列研究将特定人群分两组或多组,从暴露到结局的方向进行研究。该研究方法可以以现在为观察起点随访至将来某个时间点(前瞻性队列研究)。或者,也可在过去的一个时间段里面确定一个队列,观察到现在为止(回顾性队列研究)。例如:对于辅助生殖技术引起的多胞胎生育的流行病学研究,研究人员可以采用队列研究的方法。随访一组通过辅助生殖技术受孕的孕妇和一组通过自然受孕的孕妇,比较两组多胞胎的发生率,这种研究属于

Nature:研究可重复性的重要性

学术研究结果的客观性不仅需要研究者自己的职业道德,也需要学术共同体共同协作,这就要求学者在发表论文时必须能尽量保证论文的可重复性。所谓可重复性,就是他人能够用作者提供的方案和材料将研究结果重现出来。其实如果按照这个标准,我们根本不需要那么多的所谓研究论文,科学的发展需要客观真实,并不需要什么跨越和表面的突飞猛进。所以,重视和坚持可重复性应该成为学术领域的铁律。 研究论文的可重复性是研究科学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