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问诊,医生倒赔2万块!请转发提醒所有医生:廉价咨询风险高

2020-06-03 佚名 健康大河南

现在网络技术越来越发达,好似什么事情都可以通过网络来解决一样。比如看病问诊,网络给了医生与患者之间快速交流的通道,但上面的风险也不可小看。

现在网络技术越来越发达,好似什么事情都可以通过网络来解决一样。比如看病问诊,网络给了医生与患者之间快速交流的通道,但上面的风险也不可小看。

儿科医生赔了两万块钱 之前看到过一个帖子,一儿科医生小王,不久前刚赔了两万块钱,感觉很冤。之所以感觉很冤,是因为对方是他的好朋友。 好友的孩子眼睛发红,想到小王是儿科医生,于是就在微信上咨询小王,孩子这种情况是不是发烧引起的?

小王就说:可能是吧。于是让对方先用些眼药水观察看看。 结果后来小孩眼睛肿得十分厉害,都睁不开了才去眼科看病。一检查,是眼眶蜂窝组织炎,住院一段时间花了不少钱。于是不久后就找小王赔钱来了。 因为有微信截图、通话记录,所以小王只能认栽。即使小王只是站在儿科医生的角度,随口回答朋友孩子病情的解决办法,想着如果没有好转,朋友肯定会带孩子上医院做检查,哪成想朋友居然等到孩子病情这么严重才去医院。 朋友咨询,小王只是出于朋友的角度给了建议,当然也没收钱,然而出事情后只能自己赔钱。

廉价咨询风险高

朋友之所以微信咨询小王,不过就是因为关系好的朋友里面就他这么个医生,假如另外还有个眼科医生朋友,就肯定不想咨询他了。 其实,这种咨询就只是随便问问,十分廉价。你以为是家长里短的聊天,别人却把聊天记录截图都保存好了,一旦孩子病情不出现好转,就找你的事情,就怨你!

这种很廉价的咨询所带来的风险,比在诊室里看病要大很多倍,毕竟你没有亲眼看病人的病情,只是通过口述,再加上基本不会去收好友的费用,所以也只会给点建议,毕竟常人都知道看病还得去医院,但万万想不到朋友会拿你的话当做救治孩子的稻草。 这样看来,对方家也实在是长心大,但是从后续看来,这位家长也只是想省点钱,毕竟是一天天地看着小孩眼睛肿得睁不开了,才去医院。

事情闹大后,便说是听了朋友的建议,去滴眼药水,所以延误了治疗。这其实只是一个借口,想减轻自己的愧疚,顺便找个能出钱的替罪羊。 如果微信或者电话咨询是要收费的,那么就没这事儿了。这么说是真的很涉及人性的底线,但却是实情,现实就是这样冷冰冰的很残酷。

有句话经常被人拿来说:“我又不是医生,我怎么知道病会这么重?”是呀,你眼科方面的病找儿科医生,并且只是随口说说,人家儿科医生哪知道病情会这么重?所以后来医院有了知情同意书这种东西,口说无凭,立字为据。 网上答疑莫逞能 人情和法理需要区分开来对待,就以这例医疗纠纷来说,对于微信或是电话咨询病情不予回应也不作出诊疗建议,当然是合乎法理的,但不近人情。

特别是作为一名儿科医生,去回答眼科的问题更是应该慎重,一般来说还是推荐到眼科去就诊比较妥当。这么做确实让人感觉很没有人情味,但却合乎法理,更合乎诊疗规范,起码将来朋友还是朋友,亲戚也还是亲戚。 试想想当初他若是推荐对方去眼科就诊,那么初诊也就是开个眼药水滴滴而已,后面病情加重了该怎么治疗还是怎么治疗,结果大致相当,但合乎诊疗规范,所以纠纷就没有存在的理由。

网络问诊还会为现实医疗埋下隐患 都说一问百度医生,全身是病,结果去医院检查,身体健康。这倒没什么,因为毕竟身体健康,检查一下就当做个体检了。 但如果情况反过来,百度医生说某某某症状也具有没病的可能,但后来身体情况严重的时候,去医院检查,身体有很大的问题,这时候就会埋怨网上问诊了。

还有另一种情况,某个人网上问完一堆问题以后,又去医院看了。结果发现医生说的和网上的根本不一样,你觉得他会怎么想? 行内人可能会觉得很正常,毕竟疾病判断是主观的,网上的医生可能没注意到一些问题,做出了甲诊断,给出了甲方案。 而医院的医生发现了一些别的问题,给出了乙诊断和乙方案。但病人不懂,他懂什么?他只会想你这个医生是不是在坑我?我明明是甲毛病。 然后一言不合,一拍桌子。“我网上问过了,他们明明说是甲毛病!” 如果病者不是那么明事理,那么一场医疗纠纷很可能会就此展开。

总结下,一切医疗行为最后都要回到医院里去,在网络上问诊的内容最多只能作为参考。对于明理之人,不管他去不去网上问诊,他们基本都不会去和医生起什么冲突。 而对于不明理之人,这种行为只会进一步加重其对医生的不信任,加重医患矛盾。

归根结底,就一句话,网络上、微信上的廉价咨询,只能作为参考。

对于医者来说,自己不熟悉的情况,就让他去其他专业医生那里诊治,自己不要逞能,也不要以为对方看起来就是随口问问,你就随口回答; 对于患者以及患者家属来说,网上问诊只能作为参考,真为病情烦恼,请去正规医院检查诊治!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警察暴行让美国医生都看不下去了:请立即停止!

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抗议活动在全美持续蔓延之际,美国几家医生组织——美国儿科学会(AAP)、美国医学会(AMA)、美国医师协会(ACP)—&mda

委员霍勇:发挥医生在创新中的主体作用 建立完善的医学创新生态链

近日,由人民网·人民健康主办的2020年全国两会“健康中国人”系列圆桌论坛在京举行。在30日举行的主题为“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促进医药产业创新发展&rdq

医生晋升制度亟待改革!政协委员提4点建议

职称晋升“唯论文”倾向,一直是被业界广为诟病。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农工浙江省委会主委、原浙江大学副校长罗建红带来《关于改进临床医师专业技术职称评审制度的提案》,建议

2020美国医生收入报告,对比下各科医生收入!

近期,医学网站Medscape公布了2020年度美国医生收入和满意度调查报告。本次共有17461名医生参与了调查,涉及30多个专科。一起来看看最新的调查结果,和2019年的报告相比有什么变化。

6月1袁庆密:一片赤诚洒高原

根据党中央对口支援青海藏区的重大决策部署,自2010年起,江苏省和部分国家部委、央企向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选派了共四批96名援青干部,他们怀着赤诚之心,把奉献的足迹深深印刻在这片土地,让一个个&ldq

对话查医生日记里的郑队:曾面临三大困难,促成首例遗体解剖

近日,上海第一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员、仁济医院呼吸科主治医师查琼芳撰写的《查医生日记》正式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