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urology病例:亚急性小脑性共济失调的齿状核征:甲硝唑神经毒性

2020-04-26 zyx 神经科病例撷英拾粹

79岁女性,在腹主动脉动脉瘤修补术后出现感染性主动脉周炎。

79岁女性,在腹主动脉动脉瘤修补术后出现感染性主动脉周炎。1月后,患者表现为眩晕,构音障碍和步态不稳,进行性加重发展为无法站立,痛性感觉异常和定向障碍。查体提示辩距不良,轮替运动障碍,运动障碍和严重的小脑性共济失调。患者行大量的实验室检查,包括自身免疫和副肿瘤相关的内容。T2WI和FLAIR上明显的齿状核高信号被忽略(图)。在停用甲硝唑后15天,小脑综合征和齿状核异常信号好转。除了脑病和多发性神经病外,甲硝唑还可通过选择性地累及齿状核导致亚急性小脑性共济失调。认识这种影像学特点可识别可逆的医源性并发症,并避免不必要的检查。

(图:A:服用甲硝唑1月后,FLAIR可见双侧齿状核对称高信号;B:停用甲硝唑后15天,齿状核信号恢复正常)

原始出处:Jiménez MT, Gándara PS, Espay AJ. Teaching NeuroImages: The dentate sign in subacute cerebellar ataxia: Metronidazoleneurotoxicity. Neurology. 2020 Feb 25;94(8):e878-e879.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Blood杂志发表中和GM-CSF,解决CAR-T诱导神经毒性的潜力

大多数接受CAR-T细胞疗法治疗的患者都是住院患者,有时需要入住重症监护病房(ICU)来管理神经毒性和细胞因子风暴等副作用。亟需改善CAR-T安全性而不会对疗效产生负面影响的策略,使CAR-T不仅可以在复发/难治性患者中使用,还可以用于早期治疗。

Blood: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疗法的临床效果、管理和神经毒性

中心点:CAR T细胞治疗后的神经毒性 与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相关,血清炎症标志物水平与严重程度相关。3-4级神经毒性是总体存活率的负性预后因素,类固醇短暂治疗不能改变预后。摘要:嵌合抗原受体(CAR)T细胞疗法已成为一类有望用于难治性恶性肿瘤的以细胞为基础的免疫疗法。神经毒性是CAR T细胞疗法的常见的可能会危及生命的副作用,限制了CAR T细胞疗法的临床应用。Philipp Karschnia等

2018 ASBMT共识:免疫效应细胞相关的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和神经毒性的分级

2018年12月,美国血液与骨髓移植学会(ASBMT)发布了免疫效应细胞相关的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和神经毒性的分级共识,CAT-T细胞治疗作为血液恶性肿瘤的新兴治疗方法发展迅速,两种CAR T细胞产品近期已再美国和欧洲获批用于质量复发或难治性B细胞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或成人大B细胞淋巴瘤。本文主要针对CAT-T细胞治疗相关的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和神经毒性的分级提出专家共识。

CLIN CANCER RES :儿童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患者神经毒性风险和预后的差异

甲氨蝶呤化疗与治疗期间神经系统并发症及长期神经功能损害有关。CLIN CANCER RES近期发表了一篇文章,研究与甲氨蝶呤神经毒性发生率相关的人口统计学和临床因素,并阐述了神经毒性对儿童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ALL)患者治疗的影响。

Materials:银纳米粒子长期口服给药后或可损害神经系统

银纳米粒子已经广泛用于照明和食品、医药和制药学中的防腐剂。最近的研究表明,长时间口服后,银纳米颗粒或可穿过血脑屏障积累在脑中。体外实验也显示银纳米颗粒具有神经毒性。本研究旨在探究银纳米粒子若积聚在大脑中,是否会延长哺乳动物的认知和行为功能。 研究选用C57Bl/6雄性小鼠,每天口服PVP包被的银纳米颗粒30、60、120和180天。对照小鼠口服蒸馏水。之后对小鼠进行开放领域、高架迷宫、光暗箱

Crit Care:头孢吡肟诱导的神经毒性知多少

2017年发表于《Crit Care》上的一篇文章,旨在描述头孢吡肟神经毒性的临床病程和对干预应答的一项系统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