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研究是回顾性研究还是前瞻性研究?

2019-02-26 张华 赵一鸣 临床流行病学和循证医学

在咨询的过程中,还会有人问上面题目中的问题,很多人是不是觉得这么简单的问题,我们一起看下面几个例子吧。例1:某人做了一个课前瞻性队列研究,发了一篇文章后,又用次要研究目的写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是回顾性研究还是前瞻性研究?例2:某人做了一个课前瞻性队列研究,发了一篇文章后,又有一个新想法,将出现某种结局的病例分为一组,从未出现结局的病例中选取部分作为对照组,做了一个巢式病例对照研究,又写了一篇文章,

在咨询的过程中,还会有人问上面题目中的问题,很多人是不是觉得这么简单的问题,我们一起看下面几个例子吧。

例1:某人做了一个课前瞻性队列研究,发了一篇文章后,又用次要研究目的写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是回顾性研究还是前瞻性研究?

例2:某人做了一个课前瞻性队列研究,发了一篇文章后,又有一个新想法,将出现某种结局的病例分为一组,从未出现结局的病例中选取部分作为对照组,做了一个巢式病例对照研究,又写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是回顾性研究还是前瞻性研究?

例3:某人做了一个前瞻性队列研究,发了一篇文章后,又有一个新想法,将收集的数据拿来,又调取了病例的影像资料,重新找两个人读取影像,又写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是回顾性研究还是前瞻性研究?

例4:某人做了一个前瞻性队列研究,发了一篇文章后,又有一个新想法,将收集的数据拿来,又调取了病例的影像资料和相关用药、诊断资料,又写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是回顾性研究还是前瞻性研究?

上面几个例子中您觉得哪个是前瞻性研究呢?

在实际研究中,研究者总倾向于把自己的研究写成前瞻性研究,给专家一个好的印象,所以可能会有人把上面几个例子全认为是前瞻性研究。我们看一下定义,前瞻性的研究(prospective study)是以现在为起点追踪到将来的研究方法,可弥补回顾性研究的缺陷。因此前瞻性研究是与回顾性研究相对的,为了避免回顾性研究的缺陷而进行的一类研究。就数据获取而言,在开始进行研究时,数据是否已经存在,前瞻性研究中数据还没有,回顾性研究数据已经存在。从这个角度,只要例1中是前瞻性研究,其余都是回顾性研究。而从研究的操作而言,是否可以对数据的获取进行控制,前瞻性研究中可以统一诊断标准、检测标准、评价标准、收集到目标数据,而回顾性研究中往往诊断、检测和评价标准不统一,有些想收集的变量可能不存在。从这个角度而言,例1和例2中的数据都是前瞻性收集的,都可以认为是前瞻性研究。

在观察性研究中,是否前瞻性研究与研究类型没有必然关系,队列研究可以是前瞻性的也可以是回顾性的,而病例-对照研究也可以是前瞻性的。同样,是否前瞻性研究与数据来源也没有必然关系,数据来源于某前瞻性研究的数据集,也不一定是前瞻性研究。是否前瞻性研究与因果关系也没有关系,回顾性研究也可以得到因果关系。

我个人觉得,一方面要从严格意义上去定义前瞻性研究,即先有研究目的,再前瞻性收集现在还不存在的数据,对数据收集有严格的标准和质量控制。另外一方面,我们也不应该“歧视”回顾性研究,很多好的研究结论都是从回顾性研究中得到的。在撰写论文中,我们要将数据来源、数据是否前瞻性收集和数据收集的质控措施写清楚,就像例2 和例3中,虽然研究类型写成回顾性研究,但研究数据的收集是前瞻性的或与前瞻性收集数据无区别的,同样可以提高研究的可信度。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研究设计中研究假设的考量

(1)多个主要疗效指标的情况如果要求多个主要疗效指标同时有统计学意义,才算有统计学意义,此时无需校正α。如果只要一个指标有统计学意义,就认为有统计学意义,这时需要校正α。通常可按指标的重要性对α分配,重要指标的检验水准大一些,次要指标检验水准小一些;如果难以取舍,则将α等分。不管如何分配,其总和不超过α。还有一种情

只有高质量的研究设计才是研发抗癌新药造福于全球癌症患者的基石

肿瘤药物研发日趋成熟,无论是制药行业还是政府监管部门亦或是其它学术组织,都迫切希望在评价抗癌新药、尤其是“变革性”创新药疗效时能尽可能地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加速满足癌症患者的迫切需求。但提速的同时兼顾时效性和伦理学问题仍不容忽视。在时代的机遇和使命面前,无缝(Seamless)设计作为一种创新性的临床试验理念能否担此重任,脱颖而出呢?--请看新英格兰杂志如何评价。

J Periodontol:局部注射透明质酸填充以改善黑三角

开放的牙龈楔状隙即所谓的黑三角,是成人牙科学中未解决的难题之一。尽管已经引入了各种技术来改善黑三角,但缺乏可重复的实验模型妨碍了成功的方案的龈乳头缺损的再生或补偿。因此,本研究的目的是首先开发一种可靠的开放性牙龈楔状隙的动物模型,然后验证使用透明质酸(HA)填充物来增强龈乳头的微创注射技术。

临床方案中主要疗效指标及试验时间的考虑要素

众所周知,新药临床试验的主要目标,是寻找风 险效益比可以接受、用法与用量安全有效的药物;同时,确定可能由该药受益的特定对象及使用适应症。因此在临床试验方案设计时,对照药的选择、剂量探索的设 计、主要疗效指标的选择、试验时间的确定等因素,都是重要的基本考虑点。这些因素将决定临床试验是否能为药品注册提供有效的证据,其中任何因素的设计错 误,都可能导致试验结果无法对产品能否上市作出判断,从而造

长效粒细胞集落刺激因子预防化疗后感染临床研究设计的考虑

重组人粒细胞集落刺激因子(granulocyte-colony stimulating factor,G-CSF)已上市多年,常被用于治疗多种原因引起的中性粒细胞减少症。通过聚乙二醇化或其他生物工程方法改造G-CSF蛋白,可改进其药 代动力学(PK)特征,通过延长半衰期和减慢清除速度,可以开发出给药次数少于常规制剂的长效G-CSF。但是,长效G-CSF的开发也存在一定的问题, 如何在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