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ke:儿童患者是否可以静脉溶栓?

2020-04-01 杨中华 脑血管病及重症文献导读

卒中是儿童神经系统患病的重要原因,超过75%的儿童卒中遗留严重后遗症。

卒中是儿童神经系统患病的重要原因,超过75%的儿童卒中遗留严重后遗症。根据成人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儿童急性动脉缺血性卒中(AIS)也建议静脉 rPA 溶栓治疗。儿童 tPA 溶栓治疗的现存信息主要为病例报道、小样本报道和医院数据库的文件。不同中心的临床策略有很大不同,这说明了治疗方案的基础研究匮乏。最近的指南指出,『儿童 AIS 的超急性期治疗仍然存在争议』,并且仍然迫切需要儿童 tPA 安全性的数据。症状性颅内出血(sICH)是 AIS tPA 静脉溶栓临床试验的主要不良事件。在成人患者中,按照 NINDS 指南对成人患者进行 tPA 溶栓时,sICH 发生率为6.4%。我们假设儿童 sICH 的风险低于成人,因为 tPA 后 ICH 的危险因素在儿童 AIS 中并不常见于,包括高血糖、房颤、肾功能损害、慢性高血压和抗血小板药物。这个假说被最近的一项研究支持,该项研究发现18-40岁患者 sICH 的风险为1.7%,而40岁以上者为4.5%。

2010年,NINDS资助了第一个针对急性儿童卒中的前瞻性治疗试验,即TIPS试验(儿童卒中的溶栓治疗;国家卫生研究院拨款R01NS065848),以确定急性AIS患儿静脉注射tPA治疗的安全性、最佳剂量和可行性。由于招募困难,2013年 TIPS 试验终止,但是基于儿童卒中管理治疗共识建立了初级卒中中心,包括儿童 AIS 优化静脉 rPA 溶栓安全性的共识。

2020年2月来自美国的Catherine Amlie-Lefond等在 Stroke 上公布了研究结果,目的在于探讨儿童静脉溶栓的安全性。

本次研究报道的数据来自于参与 TIPS 试验的16家中心,纳入的患者为神经影像确认的动脉缺血性卒中,并且给予了静脉溶栓治疗的儿童患者。

共26例儿童卒中患者,年龄1.1-17岁(平均14岁),12个为男孩。平均儿科 NIHSS 评分为14分,皆于发病2-4.5h(平均3h)之间给予了静脉 tPA 治疗。未发生 sICH。2例患儿发生了鼻出血。

最终作者认为儿童 tPA 溶栓的估计 sICH 风险未2.1%(95% highest posterior density interval, 0.0%–6.7%; mode, 0.9%)。无论以前的假设如何,风险低于15%的可能性至少为98%,风险低于10%的可能性至少为93%。这些结果提示,发病4.5h 内的急性缺血性卒中患儿静脉注射 tPA 后 sICH 的总体风险较低。

原始出处:Amlie-Lefond C1, Shaw DWW2, Cooper A3, et al. Risk of Intracranial Hemorrhage Following Intravenous tPA (Tissue-Type Plasminogen Activator) for Acute Stroke Is Low in Children. Stroke. 2020 Feb;51(2):542-548.

阅读全文

相关资讯

J Clin Periodontol:Flemish儿童乳磨牙的牙槽骨水平

本文对Flemish儿童进行回顾性影像学研究,旨在检查乳磨牙周围的骨水平和骨丢失的影响因素。

Am J Audiol:中国山东省儿童双边感音神经性耳聋病因调查

最近,有研究人员确定了居住在山东省且年龄≤18岁儿童的双边感音神经性耳聋病因。

Ann Allergy Asthma Immunol:剖腹产与儿童过敏性鼻炎风险研究

剖腹产(C-section)可能影响婴儿肠道菌群以及免疫系统的发育,产生过敏性鼻炎(AR)的风险。最近,有研究人员调查了C-section与AR在6岁、8岁和10岁之间的相关性。

JAMA:重磅!儿童新冠感染率低的潜在原因被发现

在全球大流行的新型冠状病毒病中,儿童的感染占比小于2%。人们猜想,这是由于儿童ACE2的低表达所导致的。因此,最近研究人员对比了儿童和成年人ACE2的表达情况。

世卫警示 COVID-19中,罕见⼉童炎性综合征高发!

新冠感染,儿童不再是一片净土。随着新冠在欧美的肆虐,越来越多的儿童进入重症监护室,我们必須警惕!对我国而言,在复课开学之际,密切关注MIS-C, 警惕儿童青少年新冠。

IBD:极早发型炎性肠病患儿的独特病程分析

通过鉴定在一部分患者中检测到的致病性单基因缺陷,人们对早期炎症性肠病(VEO-IBD)的发病机理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但是,该人群的临床过程仍不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