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摘要:性别偏见仍限制了女性人群对CABG的选择

2017-10-09 佚名 国际循环

众所周知,与男性相比,女性患者的转诊率及CABG治疗率更低。但是,尚不清楚,女性患者是否能和男性患者一样从多支血管血运重建治疗中得到同等获益。最新发布的一项回顾性研究显示,1999~2015年男性及女性人群多支血管血运重建的应用率均呈明显的逐步增加趋势,但与男性相比,女性仍更少接受完全血运重建。

众所周知,与男性相比,女性患者的转诊率及CABG治疗率更低。但是,尚不清楚,女性患者是否能和男性患者一样从多支血管血运重建治疗中得到同等获益。最新发布的一项回顾性研究显示,1999~2015年男性及女性人群多支血管血运重建的应用率均呈明显的逐步增加趋势,但与男性相比,女性仍更少接受完全血运重建。

研究者渥太华大学心脏研究所的Habib Jabagi 等对19 557例患者的分析显示,与女性相比,男性患者更多接受单纯CABG及双侧胸廓内动脉(BITA)搭桥(OR=1.67,95%CI:1.16~2.39);应用BITA、三支动脉及任何双支动脉实施的血运重建年增长率也更高(P均<0.001)。进一步对627对男性及女性患者的倾向评分分析显示,不同性别患者BITA的应用情况、低危患者BITA的应用情况以及桡动脉途径的应用情况均无差异。但是,与女相相比,男性患者仅三支动脉搭桥的应用率更高(10.5% vs. 7.3%,P=0.048)。研究者分析认为,这可能与性别偏见(即医生常认为与男性相比女性并发症风险更高)有关。

弗吉尼亚大学的Ellen Keeley评论认为,通常人们认为女性患者更少行三支动脉搭桥可能与其动脉尺寸更小有关,但该研究却发现其并非主要原因。该研究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因为其提示我们有关动脉搭桥在女性患者应用的很多先入为主的观点并无研究数据支持。

布莱根妇女医院的Ron Blankstein评论认为,目前尚缺乏三支动脉搭桥的临床及生存优势方面的数据,有关BITA的证据也并不确定。鉴于该研究为单中心研究且并无数据显示动脉血运重建的更多应用显着改善了患者结局,故其结果尚难以推广应用于临床实践。

研究者承认,采用三支动脉搭桥的益处仍有待进一步开展随机对照研究来确定。但是,不论如何,对于女性而言,早期发现冠状动脉疾病均至关重要。


原始出处:
Jabagi, Habib et al. Impact of Gender on Arterial Revascularization Strategies for Coronary Artery Bypass Grafting. The Annals of Thoracic Surgery. Jan 2017.

相关资讯

Heart:冠状动脉搭桥术后睡眠呼吸暂停与心血管结局

CABG患者睡眠呼吸暂停与MACCE发生增加独立相关。

Circulation:药物洗脱支架对比冠脉搭桥治疗冠脉疾病的10年随访结果

药物洗脱支架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PCI)和左主冠状动脉疾病的冠状动脉搭桥术(CABG)的长期相对预后一直存在争议。

NEJM:冠状动脉搭桥术是采用单侧胸廓内动脉,还是双侧胸廓内动脉?

接受冠状动脉搭桥术的患者随访5年,接受单侧胸廓内动脉移植和接受双侧胸廓内动脉移植的患者在死亡或心血管事件的发生率方面无显著差异。进行双侧胸廓内动脉移植患者比进行单侧胸廓内动脉移植的患者有更多的胸骨伤口并发症,该研究后续的十年随访正在进行中。

Lancet Dia& Endo:二甲双胍预处理对无糖尿病患者冠状动脉搭桥术后心肌损伤的影响

    在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CABG)过程中,局部缺血和再灌注会损伤心肌组织,增加术后血浆肌钙蛋白浓度,这些都会导致较差的预后。研究人员调查了在非糖尿病患者CABG手术中,二甲双胍预处理是否可以限制心肌损伤,由肌钙蛋白所浓度进行评估。    研究人员在奈梅亨(荷兰)大学医院对非糖尿病选择体外循环冠状动脉搭桥术成人患者做了这项安慰剂对照,双盲,单中心研究。通

BMJ:患者对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的获益过于乐观

专家们一致同意, 与合理的药物治疗相比, 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 PCI ) 不能延长稳定性冠心病患者的存活时间, 也不能降低心肌梗死的发生危险, 但其对改善心绞痛症状的确有效。 因此指南建议只有当稳定性冠心病患者接受适当药物治疗后仍存在不可耐受的症状, 或无法耐受药物治疗时, 才推荐PCI 。 在链接的一篇文章中, Kureshi 等报道在美国10 家医院进行的调查中, 绝大

荟萃分析显示CABG前使用他汀类药物可降低术后房颤风险

       一项荟萃分析结果称,心脏手术前给予他汀类药物可显著降低术后房颤风险,还可使重症监护病房(ICU)观察期大大缩短。但术前他汀类药物治疗对短期死亡率和术后卒中发生率并无影响。    Oliver J Liakopoulos博士(德国科隆大学)和他的同事在2012年4月18日《Cochrane系统评价数据库》[Cochrane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