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研究:导致新冠症状变严重的基因,可以防止感染艾滋病

2022-03-15 预防公卫新前沿 MedSci原创

有些人在感染SARS-CoV-2后会病得很重,而另一些人则只有轻微症状或根本没有症状。除了高龄和糖尿病等慢性病风险因素外,我们的遗传基因也导致这一现象的发生。

有些人在感染SARS-CoV-2后会病得很重,而另一些人则只有轻微症状或根本没有症状。除了高龄和糖尿病等慢性病风险因素外,我们的遗传基因也导致这一现象的发生。

近日,一项由德国马克斯普朗克进化人类学研究所(MPI-EVA)领导的研究表明,增加COVID-19重病风险的相同基因变异可以防止另一种严重的疾病—它将一个人感染艾滋病毒的风险降低了27%。该研究发表PANS上。

我们出生时的基因变体可以增加或减少我们患上重症COVID-19的风险。重症COVID-19的一种主要遗传风险变体,即我们从尼安德特人那里遗传的一种变体,令人惊讶地普遍存在。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携带这种变体是否真的有好处。

 

2020年秋天,卡罗林斯卡学院和MPI-EVA的Hugo Zeberg和MPI-EVA的Svante Pääbo已发现我们从尼安德特人那里遗传了一种增加重症COVID-19风险的主要遗传风险变体。2021年春天,他们研究了古人类DNA中的这种变体,并观察到自上个冰河时代以来,它的频率已显著增加。事实上,对于一种从尼安德特人那里遗传下来的基因变体来说,它已经变得出乎意料的普遍。因此,它可能在过去对它的携带者产生了有利的影响。Zeberg说,“COVID-19的这一主要遗传风险因素如此普遍存在,以至于我开始怀疑它是否真的有什么好处,比如提供对另一种传染病的保护。”

 

这种遗传风险变体位于3号染色体上的一个由许多基因组成的区域。在它的附近有几个编码免疫系统中受体的基因。其中的一种受体---CCR5---被HIV病毒用来感染白细胞。Zeberg发现携带这种COVID-19遗传风险变体的人有较少的CCR5受体。这促使他去测试这些人是否也有较低的感染HIV的风险。通过分析来自三个主要生物库(FinnGen、英国生物库和密歇根基因组计划)的患者数据,他发现这种COVID-19遗传风险变体的携带者感染HIV的风险降低了27%。Zeberg说,“这表明一种基因变体可以既是好消息又是坏消息:如果一个人感染了COVID-19,那就是坏消息,但是它让人免受HIV感染艾滋病毒,这是好消息。”

 

然而,由于HIV在20世纪才出现,降低患上这种传染病的风险不能解释为什么COVID-19的这种遗传风险变体早在1万年前就在人类中如此普遍存在。Zeberg总结道,“如今我们知道,COVID-19的这种风险变体提供了对HIV感染的保护。但这可能是对另一种在最后一个冰河时代之后增加了发生频率的疾病的保护。”

 

参考资料:
Hugo Zeberg. The major genetic risk factor for severe COVID-19 is associated with protection against HIV. PNAS, 2022, doi:10.1073/pnas.2116435119.

作者:MedSci原创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世界第三例艾滋病治愈患者出现?干细胞移植后她体内的HIV消失了

这项基因编辑是在成体造血干细胞上进行的,因此并不会对其他组织器官及生殖系统产生影响。

全球首例!女性艾滋病“治愈”者出现

十四个月过后,她仍未有复发迹象...

艾滋病可被治愈?艾滋病疫苗离我们有多远

含有CCR5突变基因的骨髓移植或适用于不同种族不同性别,且同时患艾滋病和血癌的患者治疗。三个艾滋病治愈案例,虽提供了HIV可治愈的概念证明,但不是治愈HIV的可行大规模策略。

Science:HIV病毒超强变异,为艾滋病进程开倍速

多年来,人们一直担心HIV-1会出现变异的情况,而一项新研究似乎证实了这种可能性。

Cell:解析HIV病毒全新画像,推动艾滋病疫苗研发

艾滋病(AIDS)是一种由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感染所引起的、危害性极大的传染病,HIV会侵蚀破坏人体免疫系统,进而引发各种相关疾病。

Clin Cancer Res:来那度胺或可有效治疗艾滋病卡波西肉瘤!

来那度胺在 HIV-KS 患者中具有抗肿瘤活性,而且安全性可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