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nt Immunol :慢性丙型肝炎患者干扰素治疗与自身免疫性疾病风险的相关性

2022-11-06 从医路漫漫 MedSci原创

丙型肝炎病毒感染使患者易患肝细胞癌、肝功能衰竭和肝硬变。

背景:丙型肝炎病毒(HCV)是一种肝炎的病原体,以前被称为非甲非乙型肝炎。2015年,全球有7100多万人慢性感染丙型肝炎病毒。根据台湾国家健康保险研究数据库(NHIRD)的数据,截至2015年,台湾有40万丙型肝炎病毒携带者。丙型肝炎病毒感染使患者易患肝细胞癌、肝功能衰竭和肝硬变。

慢性丙型肝炎病毒感染可在宿主体内引发免疫反应。因此,丙型肝炎病毒感染与许多肝外疾病有关,如2型混合性冷球蛋白血症和B细胞淋巴瘤。Agnello等人发现了至少36种肝外疾病的表现,主要是自身免疫性疾病,如干燥综合征、系统性红斑狼疮、自身免疫性溶血性贫血、抗磷脂综合征、自身免疫性溶血性贫血、白塞氏综合征、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炎和皮肌炎已被报道与丙型肝炎病毒感染有关。Sayiner等人还报道,2%-38%的丙型肝炎病毒感染者有风湿学特征的表现,并与许多自身免疫性风湿病有关,如类风湿性关节炎(RA)。

I型干扰素(IFN)是一种细胞因子,具有多种效应,如诱导抑制细胞生长、调节细胞凋亡和细胞自主抗病毒耐药等。此外,I型干扰素可以调节免疫效应器的功能,并作为连接天然免疫反应和获得性免疫反应的信号。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干扰素-a已成为抗病毒治疗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的基石。在完成抗病毒治疗后,聚乙二醇化的干扰素可以显著增加持续的病毒学应答。尽管直接作用的抗病毒药物现在正成为一种流行和成功的治疗选择,但基于干扰素的治疗(IBT)的效果仍然需要研究。据报道,干扰素相关自身免疫的发生率从4%到19%不等。此外,自身免疫性疾病,如系统性红斑狼疮(SLE)、类风湿性关节炎、多发性肌炎、牛皮癣关节病、结节病、自身免疫性溶血、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疾病和免疫性血小板减少在干扰素-a治疗期间可能发生。很少有研究评估IBT对丙型肝炎患者自身免疫性疾病(ADS)风险的影响,也不可能进行随机临床试验来了解IBT的效果。

目的:我们使用来自NHIRD的报销申请数据来检查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的IBT与ADS风险之间的关联。

方法:这项回顾性队列研究确定了2006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被诊断为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的患者,这些患者来自台湾国家医疗保险研究中心。1组中接受IBT的丙型肝炎病毒感染者1 6例,0 2 9例,未接受IBT的丙型肝炎病毒感染者141 2 14例。对两组受试者进行随访,以评估ADS的发展情况。风险比(HR)采用COX比例风险回归模型计算,该模型对潜在混杂因素进行了调整。

结果:IBT使用者和非IBT使用者的中位随访期分别为4.53年和3.34年。在研究期间,总体ADS(调整后的HR[AHR]:0.96,95%可信区间[CI]:0.81-1.14)或全身性ADS(AHR:0.88,95%CI:0.71-1.10)的风险没有显著差异。然而,在IBT使用者中,器官特异性广告的风险略有增加(发生率比:1.33,95%可信区间:1.02-1.72)。此外,对AD亚组的分析显示,IBT使用者患Graves病(AHR:6.06,95%CI:1.27-28.8)和桥本甲状腺炎(AHR:1.49,95%CI:1.01-2.21)的风险显著增加。

表1  IBT组与非IBT组ADS风险发生率比及危险率。

表2  IBT组与非IBT组ADS亚组风险发生率比及危险率

表3 IBT组与非IBT组全身性ADS风险发生率比和危险比。

图1器官特异性自身免疫性疾病的累积发病率(A)Graves病(B)桥本甲状腺炎。

结论:在有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的患者中,使用IBT比不使用IBT更容易增加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疾病(桥本氏甲状腺炎和Graves病)的风险。

原文出处: Chou SM,  Yeh HJ,  Lin TM, et al.Association of interferon-based therapy with risk of autoimmune diseases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hepatitis C virus infection: A population-based Taiwanese cohort study.Front Immunol 2022;13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来源注明为“梅斯医学”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为“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或“梅斯号”自媒体发布的文章,仅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站仅负责审核内容合规,其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负责内容的准确性和版权。如果存在侵权、或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吉利德覆盖慢性丙型肝炎泛基因型的口服抗病毒药物索华迪®(通用名:索磷布韦)在华上市

2017年11月25日,吉利德科学公司在北京宣布,首个覆盖慢性丙型肝炎(慢丙肝)1、2、3、4、5和6型基因型的口服抗病毒药物索华迪®(通用名:索磷布韦)正式在华上市,用于与其它药物联合,治疗成人泛基因型及12岁到18岁青少年基因2型和3型丙型肝炎,为患者提供更简便的治愈选择。索华迪®的正式上市,也是吉利德科学这一全球领先的生物制药公司进入中国后的第一次公开亮相。

J Viral Hepat肝硬化、高龄、较高的身体质量指数是获得持续病毒学应答的慢性丙型肝炎患者的危险因素

在获得持续病毒学应答的HCV患者中,研究观察到纤维化在长期随访中得到了显著改善。因此,建议在未达到肝硬化之前,通过生活方式的干预来减轻肥胖患者的体重,从而避免在病毒学治愈后继续存在晚期纤维化

2018 CASL指南:慢性丙型肝炎的管理(更新版)

2018年6月,加拿大肝病学会(CASL)更新发布了慢性丙型肝炎的管理指南,慢性丙型肝炎是一个严重的公众健康问题,本文主要是对2015年版加拿大慢性丙肝管理指南的更新,主要目的是为临床卫生工作人员针对慢性丙肝感染患者的管理提出指导建议。

J DIGEST DIS:注意!慢性丙型肝炎病毒清除后仍可患肝癌!

导语 成功清除慢性丙型病毒性肝炎(CHC)感染可降低肝细胞癌(HCC)的发病率,但风险依然存在。

《2018年加拿大肝病学会指南:慢性丙型肝炎的管理(更新)》摘译

、2018 年6 月加拿大肝病学会(CASL)发布了《慢性丙型肝炎的管理:2018 年指南更新》。该指南的主要推荐意见与欧洲肝病学会(EASL)及美国肝病学会(AASLD)和美国感染病学会(IDSA)近年发布的相关指南基本一致,同时又具有如下特点:(1)密切结合加拿大HCV 感染流行情况;(2)由于有新证据显示耐药突变检测对特定方案和特定人群是必要的,因此加拿大指南最值得关注的不同是更强调耐药变异

Lancet Gastroen Hepatol:慢性丙型肝炎抗病毒新药临床III期试验研究进展

2019年开年之际,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肝病研究所团队在Lancet子刊The Lancet Gastroenterology & hepatology发表了题为“索磷布韦/维帕他韦治疗慢性丙型肝炎的亚洲多中心、单臂、开放临床III期试验”的研究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