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stroenterology:益生菌对非酒精性脂肪肝的治疗效果不显著

2020-05-19 网络 网络

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接受益生菌治疗不能降低肝脂肪含量以及肝纤维化生物标志物。

肠道微生物群失调与非酒精性脂肪肝(NAFLD)有关。近日研究人员评估了益生菌对NAFLD患者肝脏脂肪含量、肝纤维化生物标志物以及粪便微生物群组成的影响。
 
本次研究为英国开展的II期临床研究,包含104名NAFLD患者,患者平均年龄50.8岁,男性占65%,37%存在糖尿病,随机接受益生菌 (低聚果糖,每次4g,每日两次,加上双歧杆菌BB-12;n=55)或安慰剂(n=49),治疗持续10-14个月。在研究开始及结束时进行磁共振肝脂肪测定,通过16s DNA检测参与者粪便微生物变化。
 
益生菌治疗组基线及研究结束前肝脂肪含量百分比分别为32.3%和28.5%,对照组为31.3%和25.2%,未调整前组间肝脂肪含量差异不显著。对参与者年龄、性别、体重差异以及基线体重进行调整后,仅体重降低对肝脂肪含量下降有影响。益生菌治疗组患者粪便中,双歧杆菌和粪杆菌丰度增加,颤螺旋菌属以及另枝菌属丰度降低,对照组无显著变化。粪便中微生物组分变化与肝脂肪含量及肝纤维化生物标志物无显著影响。
 
随机对照试验证实,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接受益生菌治疗不能降低肝脂肪含量以及肝纤维化生物标志物。
 
原始出处: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Cell Death Dis:TNFR1或可作为非酒精性脂肪肝的治疗靶点

非酒精性脂肪肝病(NAFLD)的患病率逐年上升,且与肝纤维化和肝硬化这两种肝脏相关死亡的主要危险因素的发生发展息息相关。由于目前尚无NAFLD的特效药,因此其治疗的手段受到限制。

A3腺苷受体激动剂Namodenoson,治疗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的II期研究成功

Namodenoson是一种口服药物,与A3腺苷受体(A3AR)具有高亲和力和选择性。A3AR在患病细胞中高表达,而在正常细胞中低表达。

JAMA:综述: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

这篇综述将主要论述NASH的流行病学、临床结局,以及目前的诊断和治疗方法。

AJG:乙型肝炎核心抗体阳性与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中的肝硬化和肝细胞癌相关

有研究报道,先前接触过乙型肝炎病毒(HBV)可能会增加慢性丙型肝炎患者患肝细胞癌(HCC)的风险。本项研究旨在研究先前HBV感染对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NAFLD)患者的严重程度和预后的影响。

J Hepatology: β-Klotho基因变异与NAFLD儿童肝损害有关

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NAFLD)是成人和儿童慢性肝病的主要原因。除肥胖症,糖尿病和胰岛素抵抗外,遗传因素也对NAFLD的发生和发展产生强烈影响。胆汁酸代谢失调和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19(FG

Dig Liver Dis:左旋肉碱补充剂可减轻蛋氨酸和胆碱缺乏饮食喂养的小鼠模型的NAFLD进展和心脏功能障碍

我们知道,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NAFLD)是慢性肝病的常见原因。NAFLD,相关的脂毒性,纤维化,氧化应激和线粒体代谢改变,是导致全身炎症的原因,全身炎症会导致包括心脏在内的肝外组织的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