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CO 2015:首个前瞻性TKI比较的晚期肺鳞癌研究,阿法替尼OS更优

2015-06-01 佚名 医脉通

芝加哥当地时间5月31日上午8点30分,ASCO非小细胞肺癌口头报告专场,研究者公布了LUX-Lung8的研究结果,该研究直接比较阿法替尼和厄洛替尼两种EGFR靶向药物在一线化疗后发生进展的晚期肺鳞状细胞癌(SCC)患者中的疗效和安全性,这是首个前瞻性TKI直接比较的晚期肺鳞癌研究。(摘要号:8002)主要研究者Jean-Charles Soria汇报研究结果总生存期(OS)是本项随机化、III期

芝加哥当地时间5月31日上午8点30分,ASCO非小细胞肺癌口头报告专场,研究者公布了LUX-Lung8的研究结果,该研究直接比较阿法替尼和厄洛替尼两种EGFR靶向药物在一线化疗后发生进展的晚期肺鳞状细胞癌(SCC)患者中的疗效和安全性,这是首个前瞻性TKI直接比较的晚期肺鳞癌研究。(摘要号:8002)

主要研究者Jean-Charles Soria汇报研究结果

总生存期(OS)是本项随机化、III期头对头试验的关键次要终点,继2014年发表了主要终点无进展生存期(PFS)的积极结果后,对本终点也进行了分析。结果显示,阿法替尼治疗可使死亡风险明显降低(19%),并使患者的中位生存期延长达7.9个月,超过厄洛替尼(6.8个月);接受阿法替尼治疗一年后仍存活的患者数量要明显多于接受厄洛替尼治疗的患者(36.4% vs. 28.2%)。

PFS的更新分析确认,与厄洛替尼治疗组患者相比,阿法替尼治疗组患者的癌症进展率显著降低(19%)。接受阿法替尼治疗组患者的癌症进展延缓,同时癌症相关性症状控制亦得到改善:与厄洛替尼治疗组患者相比,阿法替尼治疗组报告以下症状得到改善的患者比例更高,这些症状有:咳嗽 (43.4 vs. 35.2%)、呼吸短促(51.3 vs. 44.1%)和总体健康/生活质量(35.7 vs. 28.3%)。

LUX-Lung 8 临床试验中国首席研究者、上海胸科医院肿瘤临床医学中心陆舜教授评论说:“肺鳞状细胞癌是一种公认难治的疾病,更多的治疗选择会使患者受益。LUX-Lung 8 临床试验的结果非常令人鼓舞,因为它们说明了以ErbB受体为靶向治疗该疾病的临床意义。国际指南将厄洛替尼作为肺鳞状细胞癌的二线治疗选择,阿法替尼的结果更胜一筹,表明阿法替尼可让该患者人群获益更多。”

阿法替尼和厄洛替尼治疗组的严重不良事件发生率相似(57.1 vs. 57.5%)。研究发现,与厄洛替尼组相比,阿法替尼组报告严重腹泻和口腔炎(口腔溃疡)的发生率更高(3/4级腹泻:9.9/0.5 vs. 2.3/0.3%;3级口腔炎:4.1 vs. 0.0%),而厄洛替尼组报告的严重皮疹/痤疮的发生率则要高于阿法替尼组(3级皮疹/痤疮:10.4 vs. 5.9%)。

勃林格殷格翰实体肿瘤治疗领域医学负责人Mehdi Shahidi博士评论说:“阿法替尼现已在50多个国家被批准用于治疗特定类型的EGFR突变阳性肺癌,再加上阿法替尼治疗最常见EGFR突变患者已获得积极的总生存期数据,我们可以很自豪地展示阿法替尼延长肺鳞状细胞癌患者生存期的又一项证据。勃林格殷格翰致力于研究和开发可以弥合医疗需求缺口的药物,正如本品阿法替尼。我们的目标是,在不久的将来阿法替尼能够成为这些癌症患者的治疗新选择。”

非小细胞肺癌(NSCLC)是一种最常见的肺癌,占全部肺癌病例的85%以上。SCC是一种可在呼吸道壁层细胞中发生的肺癌,约占NSCLC病例的30%。由于治疗选择有限以及SCC不良预后,晚期SCC患者能够存活5年或5年以上的比例不到5%。

LUX-Lung 8是在23个国家中进行的第一项前瞻性试验,目的是对接受两种不同的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s)的晚期SCC患者(n=795)进行比较。本研究的完整结果将成为今年下半年全球申报的依据。阿法替尼目前未被批准用于治疗SCC患者。

阿法替尼已在超过50个国家获得批准,成为特定类型的EGFR突变阳性NSCLC的一线治疗药物(商品名 :GIOTRIF® / GILOTRIF®)。批准阿法替尼用于本适应症是基于LUX-Lung 3临床试验的主要终点PFS,该试验结果显示,与标准治疗相比,阿法替尼可明显延缓肿瘤生长。此外,与(其他)化疗相比以阿法替尼作为初始治疗时,特定类型的EGFR突变阳性NSCLC患者可得到OS获益。10LUX-Lung 3 和6试验中发现,与(其他)化疗相比,最常见的EGFR突变(19号外显子删除,del19)患者可从阿法替尼治疗中得到显著的OS获益。

阅读全文

相关资讯

PD-1单抗单药治疗双原发癌,局部晚期肺鳞癌肿瘤疗效PR,肝细胞癌肿瘤疗效评估pCR

局部晚期肺鳞癌是一类相对难治性的疾病,驱动基因突变发生率低,既往主要治疗模式为化疗。免疫治疗的问世,为这类难治性患者带来了一种新的治疗手段和治疗新希望。目前,在我国,PD-1单抗联合化疗和PD-1单抗单药分别获批用于局部晚期肺鳞癌一线和二线治疗,且无论PD-L1的表达程度。以下分享一例二线入组信迪利单抗EAP项目的局部肺鳞癌合并原发性肝细胞癌的病例,该患者肺癌最佳疗效达部分缓解(PR),原发性肝细

病例:一例纵隔型肺鳞癌的二线免疫治疗

纵隔型肺癌是肺癌的一种特殊类型,最初因在胸片上,原发性肺癌形成的肿物位于纵隔旁,与纵隔无界限,极似纵隔肿瘤而得名。以下带来1例原发性纵隔型肺鳞癌,二线接受免疫治疗的病例报道。

中国晚期肺鳞癌患者迎一线治疗新标准,帕博利珠单抗新适应证获批意义重大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药品评审中心(CDE)官网显示,帕博利珠单抗注射液的又一适应证完成审评审批。此次获批的适应证为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化疗(卡铂和紫杉醇)一线治疗转移性鳞状非小细胞肺癌(NSCLC),无论患者PD-L1表达情况。这是帕博利珠单抗在国内的第四个适应证。

肺癌丨精准医疗,肺鳞癌的诊疗

从目前的临床实践应用来看,肺癌靶向治疗[EGFR(18、19、20、21、遗珠、胞外域、复合突变)、ALK、ROS1、RET、MET、HER2、KRAS、BRAF、NTRK、NRG1等]、抗血管生成治疗,免疫治疗(免疫治疗生物标志物、超进展、假性进展,耐药机制),化疗,鳞癌诊疗,小细胞癌诊疗,非小细胞肺癌脑转移,非小细胞肺癌术后辅助治疗(点击阅读)等这几大主题值得探讨,今天我们分享肺鳞癌诊疗。

J Hematol Oncol:肺鳞癌新进展!上海市肺科医院周彩存团队在肺鳞癌免疫和基因图谱研究方面取得新进展!

肺鳞癌是肺癌最常见的组织学类型之一。近年来,PD-1/PD-L1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应用为肺鳞癌的治疗带来了新希望,探索有效的疗效预测标志物与合理的免疫联合治疗策略是肺鳞癌治疗领域亟待解决的关键问题。上海市肺科医院周彩存教授团队近期在国际著名肿瘤学期刊Journal of Hematology & Oncology(2018年影响因子:8.731;中科院SCI期刊分区:医学类1区)发表了一项最新研究

J Hematology & Oncology:肺鳞癌新进展!上海市肺科医院周彩存团队在肺鳞癌免疫和基因图谱研究方面取得新进展!

肺鳞癌是肺癌最常见的组织学类型之一。与肺腺癌不同的是,肺鳞癌患者的治疗策略在过去几十年中进展非常缓慢,导致此类患者的总体预后较差。近期,以免疫检查点抑制剂PD-1/PD-L1为靶点的免疫治疗,革新了晚期肺鳞癌的一线、二线及后线治疗策略。然而,在临床实践中,研究者发现PD-1/PD-L1抗体单药治疗未加选择的晚期肺鳞癌患者,有效率仅20%左右,探索有效的疗效预测标志物与合理的免疫联合治疗策略是该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