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bolism:肥胖和炎症代谢生物标志物与癌症死亡率之间的关联

2019-03-02 xing.T 网络

由此可见,在调整基线危险因素后,较高的基线炎症和代谢生物标志物与显著增加的癌症死亡风险相关,并且这些关联因BMI而异。癌症患者可能受益于调节炎症和代谢生物标志物的干预措施。

近日,代谢性疾病领域权威杂志Metabolism-Clinical and Experimental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研究人员旨在通过肥胖状态探究炎症和代谢失调的生物标志物与癌症死亡率之间的关联。

研究人员使用卒中地理和种族差异原因(REGARDS)队列中1822名参与者的数据评估基线炎症(IL-6、IL-8、IL-10和CRP)和代谢(脂连蛋白、抵抗素和脂蛋白(a))生物标记物与癌症死亡率之间的关系。加权Cox比例风险回归被用来估算风险比和95%置信区间(CI),根据基线协变量进行调整,根据BMI(正常、超重/肥胖)进行分层来考虑生物标记物与BMI之间的显著交互作用(P<0.1)。

在平均随访8年期间,在BMI正常的参与者中,癌症死亡率与IL-6(HR为5.3; 95%CI为1.6-17.8)、CRP(HR为3.4,95%CI为1.0-11.2)和抵抗素(HR为3.7; 95%CI为1.2-11.2)最高与最低三分位数之间存在统计学显著相关性。在超重/肥胖的参与者中,IL-6与癌症死亡风险增加3倍(HR为3.5; 95%CI为1.5-8.1)有关;然而,CRP和抵抗素均未与该组的癌症死亡率显著相关。

由此可见,在调整基线危险因素后,较高的基线炎症和代谢生物标志物与显著增加的癌症死亡风险相关,并且这些关联因BMI而异。癌症患者可能受益于调节炎症和代谢生物标志物的干预措施。

原始出处:

Daniel T. Dibaba,et al.Association between obesity and biomarkers of inflammation and metabolism with cancer mortality in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Metabolism-Clinical and Experimental.2019. https://doi.org/10.1016/j.metabol.2019.01.007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JCEM:GLP-1受体激动剂治疗肥胖、多囊卵巢综合征和不孕

GLP-1RA的减肥效果为拓宽PCOS患者的治疗选择提供了机会。

Diabetes Obes Metab:利拉鲁肽治疗超重和肥胖1型糖尿病患者疗效

利拉鲁肽可改善血糖,降低肥胖和SBP。利拉鲁肽还会刺激脂质氧化和产热增加,同时又保持了瘦肉体重。

CELL:癌基因ALK竟也帮助瘦子吃不胖

最近,研究人员在一个表型独特的爱沙尼亚队列中,对代谢健康的瘦人(全人群BMI谱的最低6个百分位数)进行了GWAS研究。

Eur Heart J:肥胖和体重减轻与糖尿病前期和2型糖尿病患者死亡率和心血管结局成负相关

DM或糖尿病前期的患者肥胖与较高的死亡率或不良CV结局无关。超重和中度肥胖(BMI为25–35 kg/m2)患者的死亡风险最低。与没有体重减轻相比,体重减轻是死亡率增加的独立危险因素。

“发福” 不仅有碍美观,还影响脑容量

“五月不减肥、六月徒伤悲” 可能不仅仅只是为了追求好身材的一个说法。近日,有研究显示,肥胖更易加重新冠肺炎患者病情;而且,还有研究显示,肥胖与脑容量有关,肥胖且腰臀比例高的人,大脑灰质更少。

SCI ADV:AAV基因疗法可解决骨关节炎和肥胖问题

肥胖相关的炎症和肌肉功能的丧失在骨关节炎(OA)的发展中起着关键作用;因此,针对肌肉组织的治疗可能可以为恢复与肥胖相关的代谢和生物力学功能障碍提供新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