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近期鼻炎研究进展(九)

2021-07-23 AlexYang MedSci原创

鼻炎即鼻腔炎性疾病,是病毒、细菌、变应原、各种理化因子以及某些全身性疾病引起的鼻腔黏膜的炎症。鼻炎的主要病理改变是鼻腔黏膜充血、肿胀、渗出、增生、萎缩或坏死等。梅斯医学小编整理了近期鼻炎的研究进展,与

鼻炎即鼻腔炎性疾病,是病毒、细菌、变应原、各种理化因子以及某些全身性疾病引起的鼻腔黏膜的炎症。鼻炎的主要病理改变是鼻腔黏膜充血、肿胀、渗出、增生、萎缩或坏死等。梅斯医学小编整理了近期鼻炎的研究进展,与大家一起分享学习!

【1】Allergy Asthma Clin Immunol:牛磺酸通过调节IL-35/STAT1途径促进过敏性鼻炎模型中CD4 + CD25 + FOXP3 + Treg细胞的产生

过敏性鼻炎(AR)是全世界最普遍的免疫性疾病之一。然而,常见的治疗方法往往有很大的副作用,或者对大多数人来说费用过高。大量的治疗方法已用于治疗AR,包括抗组胺药、类固醇和免疫调节剂。在这些治疗方法中,条件必需氨基酸牛磺酸在治疗AR方面显示出潜在的疗效,且副作用最小,但仍进行充分研究。牛磺酸先前已证明可减少AR症状。

近期,有研究人员调查了牛磺酸在调节T调控细胞、AR中的细胞因子反应和健康鼻粘膜恢复中的作用。

研究人员比较了20名健康捐赠者和20名AR患者的血液样本,在有无牛磺酸处理或IL-35中和的情况下,比较了CD4+CD25+FoxP3+T调节(Treg)细胞群百分比、细胞因子释放和STAT1信号。对OVA诱导的AR小鼠模型进行溶质、牛磺酸或牛磺酸加IL-35中和抗体处理,并对打喷嚏频率、炎症细胞因子反应、鼻粘膜小球细胞密度和T调节细胞百分比进行了检测。并进一步检查了CD4+细胞的细胞因子释放、STAT1磷酸化,以及对有无STAT1抑制剂的抗IL-35抗体的反应。

结果发现,正常献血者和AR患者的血液分析发现,AR患者的CD4+CD25+FoxP3+Treg细胞减少,Treg百分比和IL-35释放之间有很强的关联性。与正常对照小鼠相比,在未经处理的AR小鼠中也发现了类似的Treg抑制模式,其中Treg百分比减少,IL-35释放也相应减少。另外,AR小鼠还表现出打喷嚏的频率增加,鼻粘膜上的绒毛细胞浸润,以及CD4+细胞的IL-35释放减少。相反,在AR模型小鼠中,CD4+细胞分泌的IL-4、IL-5和IL-13有所增加,STAT1的磷酸化也有所增加。当用牛磺酸治疗AR模型小鼠时,打喷嚏的频率和鼻粘膜细胞杯状细胞的含量减少,而Treg的丰度则增加到正常小鼠的水平。相应地,IL-35的释放得到恢复,而CD4+细胞分泌的IL-4、IL-5和IL-13受到抑制。同样,牛磺酸处理也抑制了STAT1的磷酸化。同时进行牛磺酸和IL-35中和抗体处理的则表现出AR病理学,包括频繁打喷嚏和高杯状细胞含量,而保留了Tregs的恢复。此外,暴露于重组IL-35的小鼠AR模型CD4+细胞的反应为炎症细胞因子释放的减少和STAT1磷酸化的降低,与牛磺酸处理的效果相似。

综上所述,牛磺酸能够诱导AR中IL-35的释放;IL-35通过STAT1依赖的途径促进CD4+CD25+FoxP3+Treg细胞的产生。牛磺酸恢复Treg细胞群可使炎症反应正常化,减少AR症状,并减少AR的组织病理体征。

【2】Am J Rhinol Allergy:HMGB1的表达模式在有鼻息肉的嗜酸性慢性鼻窦炎和非嗜酸性慢性鼻窦炎之间存在差异

慢性鼻窦炎(CRS)是一种鼻腔和副鼻窦粘膜的炎症性疾病,具有鼻腔阻塞、前/后部分泌物、面部疼痛、 疼痛和嗅觉功能下降持续时间超过12周的特征。根据《2020年欧洲鼻炎和鼻息肉立场文件》(EPOS2020),CRS分为原发性和继发性CRS,根据解剖学分布,均包括局部性和弥漫性疾病。

嗜酸细胞慢性鼻窦炎伴鼻息肉(ECRSwNP)在组织学上与非嗜酸细胞慢性鼻窦炎(NECRSwNP)不同,其复发频率高。ECRSwNP和NECRSwNP的发病机制的差异还没有得到很好的鉴定。HMGB1与CRSwNPs的发病机制有关;然而,其对ECRSwNP和NECRSwNP的确切贡献还没有确定。

近期,有研究人员评估了HMGB1在ECRSwNP发病机制中的作用。

研究人员从接受内窥镜鼻窦手术的ECRSwNP和NECRSwNP患者中共获得了26个鼻息肉(NPs)样本。通过蛋白免疫印记和免疫组化比较了ECRS和NECRS的NPs之间的HMGB1水平;还进行多重细胞因子检测评估了NPs中渗出物的其他细胞因子和趋化因子的水平。另外,他们使用了酶联免疫吸附法,在鼻腔灌洗液中评估了细胞外HMGB1的水平。

结果发现,ECRSwNP中NPs的HMGB1表达高于NECRSwNP中的NPs。ECRSwNP中NPs渗出物的HMGB1水平明显高于NECRSwNP中NPs渗出物中HMGB1的水平。此外,ECRSwNP的鼻腔灌洗液中的HMGB1水平高于NECRSwNP鼻腔灌洗液中的HMGB1水平水平。研究人员还发现,NPs中的渗出物和鼻腔灌洗液中的HMGB1水平可以有效区分ECRSwNP与NECRSwNP。

综上所述,NPs中高水平的HMGB1是区分ECRSwNP与NECRSwNP的重要因素。HMGB1可能在ECRSwNP的发展中存在作用,并应进一步评估。

【3】Int J Environ Health Res:妊娠期期环境空气污染暴露与儿童过敏性疾病的关系

过敏性疾病主要是指接触各种过敏性物质引起的过敏反应,包括哮喘、过敏性鼻炎、过敏性结膜炎、湿疹等。世界过敏组织(WAO)报告全球约有30%至40%的人患有一种以上的过敏性疾病。哮喘是常见的过敏性疾病之一,2016年在全球造成417918人死亡,2480万残疾调整寿命年(DALYs)(WHO 2020),其患病率在全球范围内仍在增加,尤其是在儿童时期。流行病学研究表明,过敏性疾病可能影响儿童的身体和心理健康,甚至影响他们的成年生活。

近期,有研究人员调查了母亲在不同孕期接触空气污染与过敏性疾病之间的关系,包括哮喘、过敏性鼻炎、过敏性结膜炎或/和湿疹。

研究人员使用了空气质量监测站的SO2、NO2、PM10和PM2.5的日浓度,用反距离加权(IDW)方法评估了个人对空气污染物的暴露情况。多重逻辑回归模型用来估计怀孕期间每个孕期的空气污染与儿童过敏性疾病之间的关联。研究包括了332名(51.3%)由他们的父母报告说诊断为过敏性疾病的儿童。在对协变量进行调整后,中期妊娠期间,过敏性疾病与每一个四分位数范围(IQR)的NO2、PM10、PM2.5的增加显著相关,让步比(ORs)和95%置信区间(95%CIs)分别为1.292(1.005,1.662)、1.210(1.042,1.405)和1.270(1.004,1.606)。

综上所述,他们的发现表明,母亲在怀孕期间暴露于某些空气污染物(特别是在怀孕中期)与儿童过敏性疾病有关。

【4】PLoS One:过敏性鼻炎稳定以及吸烟减少情况下年轻成年人的哮喘却在增加

在20世纪下半叶,哮喘和过敏性鼻炎(AR)的患病率在世界大部分地区都有增加,包括瑞典。然而,后来的研究对患病率的趋势呈现了不一致的结果。一些研究报告表明,以前哮喘的上升趋势已经达到了稳定,特别是在儿童和青少年中,但其他研究显示了相反的趋势。最近一项2008-2016年对瑞典西部16-75岁人群的研究表明,这种增长在年轻的成年人中更为突出。

由于之前的研究对哮喘和过敏性鼻炎(AR)的流行趋势产生了不一致的结果。近期,有研究人员在2008年和2016年对年轻的成年人进行了关于哮喘的调查,并调查了性别、AR和吸烟的影响。

研究人员在瑞典西部3万名随机选择的16-75岁的受试者在2008年收到了邮政问卷,2016年为5万份问卷。研究基于16-25岁的应答者,2008年有2143人,2016年有2484人。

结果表明,2008-2016年,当前的哮喘从9.3%增加到11.5%(P=0.014),在没有AR的男性(aOR 1.83,95%CI 1.09-3.07)和男性吸烟者(aOR 3.02,95%CI 1.12-8.13)中增加显著。在这两年中,在农场长大的受试者发生当前哮喘的风险降低(aOR 0.26,95%CI 0.81-0.84和aOR 0.47,95%CI 0.23-0.996),且与哮喘或过敏家族史无关。2008-2016年,AR没有明显差异(22.5% vs 24.4%,p=0.144)。当前的吸烟率从20.3%下降到15.2%(p<0.001),尤其是女性(23.5%到16.2%,p<0.001)。女性吸烟者开始吸烟较晚,2016年比2008年吸的烟要少。2016年,4.8%的比例报告使用电子香烟;其中,60.7%的人也吸烟,超过2/3同时使用的人(67.2%)是重度吸烟者。

综上所述,2008-2016年在16-25岁的受访者中,当前的哮喘病有所增加,主要发生在没有AR的男性和男性吸烟者中。在这一年轻人群中,当前的AR趋于平稳,而女性的当前吸烟率下降。

【5】J Allergy Clin Immunol Pract:产前维生素D与儿童早期气源性过敏原致敏和过敏性鼻炎的关系

维生素D具有免疫调节作用,可能对过敏性疾病的发展具有重要作用,也许早在胎儿发育的前三个月就开始起作用了。研究表明,母体的维生素D可以自由穿过胎盘,其水平可以通过母体的饮食和补充来改变。维生素D的缺乏已质疑为过敏性鼻炎和环境气源性过敏原致敏的一个因素。然而,尽管一些研究表明产前维生素D充足对后代的过敏性鼻炎和哮喘有预防作用,产前补充维生素D对预防过敏性鼻炎的作用仍不清楚。

近期,有研究人员在VDAART试验中,调查了产前维生素D与儿童过敏性结果的关系,VDAART试验是一项产前维生素D补充的随机对照试验。

分析包括414对母子,包括了后代6岁时气源性过敏原敏感数据。他们调查了产前维生素D充足状况(基于第一个三个月和第三个三个月测量的维生素D水平)或维生素D补充治疗情况与3岁和6岁时气源性过敏原致敏、父母报告的临床过敏性鼻炎、父母报告的临床过敏性鼻炎与气源性过敏原致敏、食物致敏、任何致敏、湿疹和总IgE之间的关系。

结果发现,与早期和晚期维生素D不足相比,早期产前维生素D不足而晚期充足与3岁(aOR=0.34,95%CI 0.13,0.82,p=0.02)和6岁(aOR 0.54,95%CI 0.29,0.98,p=0.05)的临床过敏性鼻炎和气源性过敏原致敏的发展减少有关。6岁时,与母亲接受低剂量维生素D的后代相比,母亲接受高剂量维生素D的后代临床过敏性鼻炎的致敏率明显下降(aOR 0.54,95%CI 0.32,0.91,p=0.02)。

综上所述,在前三个月维生素D不足的母亲中,第三个三个月的产前维生素D充足对3岁和6岁时临床过敏性鼻炎和气源性过敏原致敏的发展有预防作用。

【6】Eur Arch Otorhinolaryngol:通过互联网搜索检测腺样体肥大、鼻炎和过敏性鼻炎的流行病学的相关性

腺样体肥大(AH)是儿童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OSA)最常见的原因。AH的发病机制尚不清楚,但它与许多因素有关,如吸烟、季节性过敏和呼吸道感染。之前的研究已经证实了AH和鼻窦炎之间的关系,针对AH的治疗方法可以有效地治疗鼻窦炎。然而,有关AH和过敏性鼻炎(AR)之间关系的信息并不一致。一些学者认为AR会诱发AH,而另一些学者则认为两者之间没有关系,或者两者之间是负相关的。

近期,有研究人员通过互联网搜索,调查了腺样体肥大(AH)与鼻窦炎,以及AH与过敏性鼻炎(AR)之间的流行病学相关性。

研究人员从百度指数(BI)中检索了2011年1月至2019年12月的中国互联网搜索查询数据。采用Spearman相关系数来检测AH、鼻窦炎和AR的搜索量之间的关联性。他们还收集了2020年前5个月的搜索数据,当时由于冠状病毒病在2019年的流行,中国实施了检疫隔离。然后,研究人员将搜索数据与2019年同期获得的数据进行比较,评估了隔离对AH和AR的影响。

结果表明,2011-2019年期间AH和鼻窦炎的搜索变化之间有统计学意义上的相关性(R=0.643,P<0.05)。然而,AH和AR之间的关系很弱(R=- 0.239,P<0.05),鼻窦炎和AR之间(R=- 0.022,P>0.05)并不相关。AH和鼻窦炎的月平均搜索量有很强的相关性(R=0.846,P<0.01),但AH和AR以及鼻窦炎和AR没有相关性(R=- 0.350,P>0.05;R=- 0.042,P>0.05)。在2020年的前5个月,AH和鼻窦炎的搜索量持续下降(隔离),而AR的搜索量在1-2月增加。

综上所述,AH与鼻窦炎有流行病学关系,这与AR不同。公共集会的减少有效地减少了AH和鼻窦炎的发病率,但没有减少AR的发病率。

【7】Environ Res:妊娠期染发剂的使用和儿童3岁时的过敏之间的关系

染发剂的使用经常会诱发过敏性接触性皮炎,在少数情况下会诱发免疫球蛋白E介导的急性荨麻疹、过敏性休克和哮喘。怀孕期间使用染发剂对后代的影响已阐明为具有致癌性,但没有研究对过敏发展的影响。

近期,有研究人员评估了怀孕期间使用染发剂与3岁儿童的过敏性疾病之间的关系。

研究人员使用了日本环境与儿童研究的77303名参与者的数据,该研究是一个前瞻性的出生队列,于2011年1月至2014年3月进行了招募。研究人员通过多变量逻辑回归调查了在调整协变量后,怀孕期间使用染发剂与儿童过敏性疾病(食物过敏、哮喘、特应性皮炎和过敏性鼻炎)之间的关系。

结果发现,在怀孕期间接触染发剂的母亲中,50.0%在发廊接触,21.3%在家里使用,9.5%是职业性接触。3岁时医生诊断为过敏的百分比为:食物过敏6.3%,哮喘7.7%,特应性皮炎7.3%,过敏性鼻炎4.6%。在单变量分析中,在家里使用染发剂和职业性接触分别与哮喘显著相关(在家中接触,OR 1.15,95%CI 1.07-1.24;职业性接触,OR 1.18,95%CI 1.08-1.28)。在家使用染发剂与3岁时医生诊断的过敏性鼻炎显著相关(OR 1.12,95% CI 1.02-1.22)。在对协变量进行调整后,与哮喘的关联有所下降,不再显著(在家中接触,OR为1.06,95%CI为0.98-1.14;职业性接触,OR为1.09,95%CI为1.00-1.20,P=0.057),仍与过敏性鼻炎有关(aOR为1.07,95%CI为0.97-1.19)。在最经常使用染发剂的组别中,3岁时医生诊断的过敏性鼻炎与在家使用染发剂显著相关(经常使用与从未使用的aOR为1.78,95%CI为1.22-2.60)。

综上所述,怀孕期间家庭和职业使用染发剂都表现出后代在3岁时发生过敏性鼻炎和哮喘的几率增加的趋势。然而,唯一达到显著性的关联是在使用频率分析中,即最高频率的家里染发剂使用者与过敏性鼻炎之间。

【8】Int J Biol Sci:Livin与Ras的协同作用诱导并维持气道粘膜的皮质类固醇抗性

有许多疾病,如慢性肺部疾病、慢性肾脏疾病、炎症性肠病、类风湿性关节炎等,都依赖于对非特异性抑制炎症有强烈作用的类固醇治疗。为了控制症状,类固醇治疗通常需要很长的时间,有些病人甚至需要终生使用。在这些病人中,多达30%的人对中等剂量的皮质类固醇没有反应,这种情况称为皮质类固醇抵抗(CR)。

皮质类固醇抵抗(CR)严重影响了类固醇对许多慢性炎症的治疗效果,包括气道过敏。CR的产生机制尚不清楚。近期的研究表明,一种凋亡抑制剂-livin,与细胞活动的调控有关。最近,有研究人员探讨了livin在诱导和维持气道粘膜CR中的作用。

研究人员从手术切除的过敏性鼻炎(AR)和鼻息肉患者的鼻粘膜组织中分离出鼻上皮细胞(NECs),他们患有或者不患有CR。通过RNA测序分析了NECs中的差异表达基因,并建立了一个CR小鼠模型,以测试livin在CR发展中的作用。

结果显示,患有CR的AR患者的NECs表达了高水平的livin,这与NECs中胸腺基质淋巴细胞生成素(TSLP)的表达和Ras的高度激活状态呈正相关。在诱导和维持NECs中TSLP的表达方面,Livin和Ras激活具有相互促进作用。TSLP能够诱导嗜酸性粒细胞和中性粒细胞表达糖皮质激素受体-β(GRβ)。CRβ高表达的嗜酸性粒细胞和中性粒细胞对皮质类固醇具有抗性。消除livin或抑制TSLP可明显减弱CR和气道过敏。

综上所述,Livin通过促进上皮细胞中TSLP的表达和嗜酸性粒细胞和中性粒细胞中GRβ的表达促进了气道中CR的发展。消除Livin或抑制TSLP可减弱CR的发展并抑制气道过敏,该结果有转化的潜力,可用于治疗气道过敏。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Ear Nose Throat J:后鼻神经冷冻消融术对慢性鼻炎患者的症状和特定疾病的生活质量的影响

慢性鼻炎在美国影响了8000多万人,通过流行研究的推断,全世界受影响的人口大约有4.5亿。受这种疾病过程影响的人口规模使得可查的其对经济影响。在21世纪初,仅过敏性鼻炎(AR)就造成了超过30亿美元的

Eur Arch Otorhinolaryngol:通过互联网搜索检测腺样体肥大、鼻炎和过敏性鼻炎的流行病学的相关性

腺样体肥大(AH)是儿童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OSA)最常见的原因。AH的发病机制尚不清楚,但它与许多因素有关,如吸烟、季节性过敏和呼吸道感染。之前的研究已经证实了AH和鼻窦炎之间的关系,针对AH的治疗

【盘点】近期鼻炎与治疗进展(八)

【1】Ann Allergy Asthma Immunol:SLIT片剂治疗过敏性鼻炎的进展分析

【盘点】近期鼻部疾病研究进展(八)

鼻炎即鼻腔炎性疾病,是病毒、细菌、变应原、各种理化因子以及某些全身性疾病引起的鼻腔黏膜的炎症。鼻炎的主要病理改变是鼻腔黏膜充血、肿胀、渗出、增生、萎缩或坏死等。梅斯医学小编整理了近期鼻炎的研究进展,与

Allergy Asthma Clin Immunol:牛磺酸通过调节IL-35/STAT1途径促进过敏性鼻炎模型中CD4 + CD25 + FOXP3 + Treg细胞的产生

过敏性鼻炎(AR)是全世界最普遍的免疫性疾病之一。然而,常见的治疗方法往往有很大的副作用,或者对大多数人来说费用过高。大量的治疗方法已用于治疗AR,包括抗组胺药、类固醇和免疫调节剂。在这些治疗方法中,

Eur Arch Otorhinolaryngol:Ectoin ®鼻炎喷雾剂与赛洛唑啉作为急性鼻炎治疗方案的比较

鼻窦炎是一种非常普遍的疾病,对患者的生活质量(QoL)有显著的负面影响,并造成社会经济负担。根据《欧洲鼻炎和鼻息肉意见书》(EPOS 2012),鼻窦炎定义为鼻子和副鼻窦的炎症,有两个或更多的症状,其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