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肠道菌群产生的吲哚可通过IFN1限制移植物抗宿主病

2018-09-28 MedSci MedSci原创

中心点:微生物产生或口服的吲哚可限制移植物抗宿主病,且不影响移植抗白血病效应。吲哚通过I型干扰素信号保护和修复粘膜损伤。摘要:异基因骨髓移植(allo-BMT)受体的肠道菌群可调节移植物抗宿主病(GvHD),供体T细胞所引发的全身炎症状态可导致结肠炎(决定GvHD严重程度的关键因素)。肠道菌群色氨酸代谢所产生的吲哚或吲哚衍生物可限制由不同应激源所引发的肠道炎症,因此,研究人员在MHC错配的allo

中心点:

微生物产生或口服的吲哚可限制移植物抗宿主病,且不影响移植抗白血病效应。

吲哚通过I型干扰素信号保护和修复粘膜损伤。

摘要:

异基因骨髓移植(allo-BMT)受体的肠道菌群可调节移植物抗宿主病(GvHD),供体T细胞所引发的全身炎症状态可导致结肠炎(决定GvHD严重程度的关键因素)。肠道菌群色氨酸代谢所产生的吲哚或吲哚衍生物可限制由不同应激源所引发的肠道炎症,因此,研究人员在MHC错配的allo-BMT小鼠模型中评估吲哚及吲哚衍生物抗GvHD的作用。通过对allo-BMT受体小鼠色氨酸酶阳性或阴性染色的大肠杆菌的定植来评估吲哚的效应,或者通过外源予以吲哚衍生物吲哚-3-羧基醛(ICA)来评估。

ICA治疗可限制肠上皮损伤、减少经上皮的细菌移位,同时减少炎性细胞因子产生、减轻GvHD病理以及降低GVHD死亡率,而且不影响供体T细胞介导的移植物抗白血病(GvL)反应。ICA治疗还可促进受体特异性耐受移植T细胞。转录谱和基因本体分析提示ICA治疗可上调与I型干扰素(IFN1)反应相关的基因,这些基因已被报道可抵抗放射诱导的肠损伤和减轻GvHD病理。因此,在缺乏IFN1信号的小鼠中,ICA在放射暴露后的保护作用被消除。

总而言之,本研究提示肠道菌群所产生的吲哚代谢可通过I型IFNs限制与清髓性放化疗和急性GvHD相关的肠道炎症和损伤,而且不影响抗肿瘤反应,或可为有GvHD风险的BMT患者提供新的治疗选择。


原始出处:

Alyson Swimm, et al. Indoles derived from intestinal microbiota act via type I interferon signaling to limit Graft-versus-Host-Disease. Blood  2018  :blood-2018-03-838193;  doi: https://doi.org/10.1182/blood-2018-03-838193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转载需授权!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18-10-06 121832a9m88暂无昵称

    学习了

    0

相关资讯

Front in Immu:烟酸受体与肠道菌群互作参与调控肠道屏障

近日,吉林大学动物医学学院研究者联合广东省微生物研究所(华南应用微生物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团队科研人员共同发现,肠道菌群与宿主烟酸受体GPR109A互作、调控肠道屏障,其介导的互作机制对肠道菌群均一性和多样性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Cell Metab:神奇!移植肠道菌群竟可减肥!

长寿和减肥都是经久不衰的话题,转网近来也是屡屡报道。既往的研究表明:低热量饮食的小鼠寿命更长,更健康,身材也更好。可是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由瑞士国家科学基金会(SNSF)资助的一项研究显示:肠道菌群这一次又立下了“汗马功劳”。

Nat Med:胆碱类似物或是抗栓新星,通过改变肠道细菌某种功能起作用

美国克利夫兰医学中心的研究人员聚焦于其中的一种化学物质—三甲胺N-氧化物(TMAO),进行了深入研究。

Nat Med:抑制血栓形成:一种靶向肠道微生物的全新疗法

一种新药通过抑制肠道细菌产生特定化合物,从而显着降低心血管疾病的风险。

Hepatology:在国际肝硬化队列中,饮食对肠道菌群的影响和对住院风险的调节是不同的

本研究表明,富含发酵牛奶、蔬菜、谷物、咖啡和茶的饮食与较高的微生物多样性有关。微生物多样性与90天住院治疗风险的降低有关。

肠道菌群紊乱诱发脊柱关节炎,你了解多少

肠道菌群作为人体第二基因组,与人类多种疾病的关系提供了重要理论依据。正常肠道菌群不仅可以与肠粘膜紧密集合构成肠道的生物屏障,阻止细菌、病菌和食物等抗原入侵,还可参与人体多种正常的生理代谢过程,对机体免疫和生长发育发挥重要的调节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