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 Host Microbe:使用离散的DF结构可实现对肠道微生物组及其代谢功能的靶向操控

2020-08-01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膳食纤维(DFs)影响肠道微生物组的方式通常被认为是有益的。然而,目前还不知道是否可以通过具有离散化学结构的DFs实现对肠道微生物群,特别是其代谢活动的精确和可预测的管控。

膳食纤维(DFs)影响肠道微生物组的方式通常被认为是有益的。然而,目前还不知道是否可以通过具有离散化学结构的DFs实现对肠道微生物群,特别是其代谢活动的精确和可预测的管控。

 

通过在健康人中使用三种IV型抗性淀粉(RS4s)的剂量反应试验,我们发现结晶和磷酸盐交联的淀粉结构对微生物组组成诱导了分歧的和高度特异性的影响,这些影响与丙酸或丁酸盐输出的定向转变有关。RS4诱导的主导效应在处理组内是显著一致的,在35克/天时呈剂量依赖性的平缓状态,并且可以通过具有不同淀粉代谢途径的细菌类群对RS4s的基质特异性结合和利用来解释。

 

总的来说,这些研究结果支持使用离散的DF结构来实现对肠道微生物组及其与健康相关的代谢功能的定向管控的潜力。

 

原始出处:

 

Edward C DeehanChen Yang, et al., Precision Microbiome Modulation with Discrete Dietary Fiber Structures Directs Short-Chain Fatty Acid Production. Cell Host Microbe. 2020 Mar 11;27(3):389-404.e6. doi: 10.1016/j.chom.2020.01.006.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0-08-01 Arvin0001

    膜拜,学习#肠道微生物#

    0

相关资讯

Anticancer Res:不同剂量口服维生素D3补充剂对健康成人肠道微生物群的影响

本研究旨在探讨补充维生素D3对肠道微生物群的影响。

Nat Commun:小肠微生物失调是胃肠功能性疾病相关症状的基础

小肠细菌过度生长(SIBO)一直与功能性胃肠道疾病(FGIDs)的相关症状有关,但其机制仍未明确,治疗涉及广谱抗生素。

NAT MED:强制改变生活方式对人类微生物组和健康的影响 

现代生活方式增加了慢性疾病的风险,部分原因是改变了微生物组,但至今为止,我们对少数民族的生活方式对健康的影响的研究还不充足。

Hypertension:肠道微生物产生的化合物会损伤动脉,进而增加患心脏病的风险

肠道微生物对人体健康的影响是近年来研究的热门领域之一,大量的研究表明肠道微生物对于机体健康具有重要的作用。近日《高血压》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证实了肠道中产生的化合物会损伤动脉,进而增加患心脏病的风险

GUT: 地中海饮食改变老年人的肠道微生物组并可以改善健康状况

众所周知,人体衰老伴随着多种身体功能的恶化和炎症。已经有研究表明,肠道菌群的变化会因食用多样性饮食而加速变化,地中海饮食(MedDiet)与健康有关,在本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对1年的MedDiet干预是否

Nat Cancer:阻断TNF修正肠道微生物群,可减轻结直肠癌发展

肠道炎症和微生物群是结直肠癌(CRC)病因的两个重要组成部分。然而,目前,我们尚不清楚使用临床相关的抗炎治疗调整炎症是如何影响微生物群的,或者这是否可以影响CRC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