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CR 2020:Capmatinib治疗MET 14突变的NSCLC脑转移疗效

2020-04-29 MedSci MedSci原创

NSCLC是一种常见的肺癌类型,每年影响人数超过200万人,据估计,有3%~4%的NSCLC患者具有MET突变。Capmatinib是目前全球唯一上市的选择性MET抑制剂。

NSCLC是一种常见的肺癌类型,每年影响人数超过200万人,据估计,有3%~4%的NSCLC患者具有MET突变。Capmatinib是目前全球唯一上市的选择性MET抑制剂。

GEOMETRY mono-1是一项前瞻性、多队列、非随机、开放标签的Ⅱ期临床研究,结果表明,先前接受过治疗的患者(n=69)和未接受过治疗的患者(n=28)经双盲独立审查委员会(BIRC)评估的capmatinib治疗的总体应答率(ORR)分别为68%和41%,中位应答持续时间(DOR)分别为9.72和11.14个月。

此次AACR 2020中报道了II期GEOMETRY mono-1研究的脑转移患者疗效。该研究纳入了MET 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或MET扩增的晚期NSCLC患者,包括脑转移患者。在97例可评估疗效的患者中,队列4(经治,2/3线)和队列5b(初治)患者的ORR分别为40.6%和67.9%,中位DOR(缓解持续时间)为9.72和11.14个月,中位PFS为5.42和9.69个月。

共有13例患者基线具有可测量脑转移(中位脑转移灶数量为3.3个)。颅内ORR为54%(7/13),其中4例达到完全缓解(CR),意味着用Capmatinib治疗后脑病灶完全消失了,其余3例PR患者中,一个患者有3个病灶达到完全缓解,1个病灶减小了50%,剩余4个病灶达到稳定(共7个);另一个患者有2个病灶完全缓解,一个稳定(共3个);另一个患者有1个病灶完全缓解,3个病灶稳定(共4个)。颅内DCR(疾病控制率)为12/13个。颅内起效时间与全身起效时间一样迅速,起效的7例患者中有3例接受过脑部放疗,有5例在入组时有颅内进展的迹象。

作为高效的MET抑制剂,Capmatinib展现了很可观的颅内治疗效果,就算是后线治疗也能有效。

Capmatinib(INC280)是强力MET抑制剂,对MET的抑制能力远强于其他MET靶向药,如克唑替尼、沃利替尼(Savolitinib)、Tepotinib。Capmatinib(INC280)的剂量为400mg,每天两次,口服。

图1 不同MET靶向药的IC 50值,IC 50值越小对MET的抑制越强。

MET抑制剂一般分为 I型和II型,其中IB型对MET的抑制更专精

图2 Capmatinib一线(初始)治疗的客观缓解率(ORR)超过60%,就是说接受治疗的患者中60%以上肿瘤会缩小至少30%。疾病控制率(DCR)则达到96.4%,接受治疗的绝大部分患者肿瘤都不会进展。

图3 Capmatinib 2/3线治疗的客观缓解率(ORR)有所降低,但仍超过40%,疾病控制率超过76%。

图4 Capmatinib一线治疗(橙色色曲线)的中位持续缓解时间(DOR)为11.14个月,2/3线治疗(蓝色曲线)的中位持续缓解时间为9.72个月。持续缓解时间是指疗效评价为客观缓解的患者肿瘤持续受控的时间。我们从曲线图可以看到无论几线治疗,都有很多患者可以维持20个月以上疾病不进展。

图5 Capmatinib一线治疗(橙色色曲线)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9.69个月,2/3线治疗(蓝色曲线)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5.42个月。无进展生存期指患者肿瘤不进展的存活时间。

图6 Capmatinib治疗脑转移同样有效,颅内病灶的客观缓解率为54%(7/13),其中有4例患者所有脑转病灶完全消退。颅内疾病控制率超过90%(12/13)

Capmatinib治疗颅内病灶与颅外病灶一样起效迅速,大约7个星期见效。

图7 不管患者MET突变类型,以及是否存在MET基因扩增,Capmatinib同样有效

图8 MET 14外显子突变患者肿瘤突变负荷(TMB)低,预示免疫治疗效果不佳

图9 最常见的不良反应是外周水肿、恶心、呕吐,多数是温和的1、2级。只有4.5%的患者出现4级严重不良反应,11.1%的患者因为不良反应中止治疗。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AACR 2020:Durvalumab治疗III期不可切除NSCLC的吸烟状态亚组分析

PACIFIC是第一项证明能够改善无法切除的III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生存的研究,将改写III期NSCLC的治疗标准。III期无法切除NSCLC的5年生存率为15%~30%左右,在长达几十年中

AACR 2020:大样本NSCLC中的FGFR基因突变结果发布

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FGFR)信号功能异常在NSCLC中,尤其是肺鳞癌中较为常见。最近一项大样本研究结果发布在今日开幕的AACR大会上,题目为:

姚煜教授:抗血管生成单抗联合TKI治疗有望成为EGFR 21L858R突变晚期NSCLC治疗金标准

众所周知,EGFR 19外显子缺失突变(19del)和21外显子L858R突变(21L858R)对EGFR TKI的敏感性存在差异。在不久前公布的CTONG 1509研究亦指出,21L858R患者接受

Lancet Onocol:NSCLC脑转移的免疫治疗依赖PD-L1表达

因为血脑屏障的存在,脑转移一直是传统化疗药物尚未攻克的战略高地。近几年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mmune Checkpoint Inhibitor, ICI)的出现,让我们对其在脑转移方面的数据翘首以待。

褚倩教授:EGFR 19del和21L858R突变阳性NSCLC的差异与治疗选择

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突变是亚裔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最常见的突变类型,自IPASS研究开启了肺癌靶向治疗之后,人们对EGFR通路的认识越来越深入。在追求精准再精准的今天,EGFR 19

刘晓晴教授:EGFR敏感突变晚期NSCLC一线治疗进展颇丰,治疗药物选择需综合考虑

EGFR敏感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治疗日新月异,新药新组合、新的治疗模式不断改善着患者的总生存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