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说新冠病毒是大号流感,流感的死亡率究竟是多少?

2022-01-17 小小医者 MedSci原创

全球:Global mortality associated with seasonal influenza epidemics

首先看全球情况,主要基于这篇文献:Global mortality associated with seasonal influenza epidemics

谈到流感的死亡率,一般有这几个影响因素:年龄,地区,流感类型(甲型还是乙型),统计口径。当然,这一点对新冠同样适用。

大于65岁死亡率在万分之五-千分之一水平,小于65岁死亡率低于万分之一,当然不同国家和地区差别很大。

An external file that holds a picture, illustration, etc.
Object name is jogh-09-020421-F1.jpg

Boxplot of the Stage 1 country estimates of influenza-associated excess respiratory mortality rates per 100 000 by WHO region, under 65 and over 65. Panel A. Age <65. Panel B. Age ≥65.

通过数学模型估计认为,在65岁以下人群中,流感相关呼吸道超额死亡(EMR)为每10万人0.1-6.4人;65-74岁为每10万人2.9-44人;75岁以上每10万人为17.9-223.5人。在全球92个国家中,每年5岁以下儿童死亡流感人数达到9243-105 690人。

美国:CDC披露流感数据,死亡率大致在千分之一水平。

主要是因为美国只要将合并有流感的死亡,全部统计在内,因此,流感每年会导致3-6万美国人死亡,更确切地应该称为“流感相关死亡”。新冠统计同样如此。

图片

国内:

第1篇,2021年发表的荟萃分析,Influenza‑associated disease burden in China: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文章搜索了3个英文和4个中文数据库,系统评价和荟萃分析2005年至2019年发表的数据。

An external file that holds a picture, illustration, etc.
Object name is 41598_2021_82161_Fig1_HTML.jpg

结果显示:合并的流感相关全因死亡率,全年龄组14.33每10万人,≥65岁年龄组122.79每10万人,小于65岁年龄组2.67每10万人。国内流感,全年龄死亡风险在万分之一水平,大于65岁死亡风险在千分之一水平,小于65岁死亡率约十万分之二。

中国统计流感的死亡,必需是流感是主要死亡病因,才会被计入流感导致的死亡,因此,死亡风险约万分之一。

Pooled influenza-associated mortality rates per 100,000 persons by cause of death and age group.

Outcome No. of estimates Influenza-associated mortality rates (95% CI)
All-cause
All ages 23 14.33 (11.56, 17.10)
Age-standardized 12 14.76 (11.54, 17.98)
 < 65 years 12 2.67 (2.27, 3.07)
 ≥ 65 years 17 122.79 (92.23, 153.34)
Respiratory and circulatory disease
All ages 20 10.89 (8.71, 13.07)
Age-standardized 12 11.01 (8.77, 13.26)
 < 65 years 12 1.55 (1.30, 1.80)
 ≥ 65 years 16 95.29 (71.67, 118.92)
Respiratory disease
All ages 32 5.84 (4.66, 7.03)
Age-standardized 27 5.03 (3.91, 6.16)
 < 65 years 27 1.23 (0.64, 1.82)
 ≥ 65 years 28 43.71 (34.33, 53.09)
Pneumonia and influenza*
All ages 12 0.67 (0.27, 1.07)
 ≥ 65 years 10 8.73 (1.10, 16.35)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All ages 8 2.66 (1.50, 3.83)
 ≥ 65 years 5 20.67 (5.08, 36.26)
Ischemic heart disease*
All ages 7 2.57 (0.97, 4.18)
 ≥ 65 years 5 19.15 (6.97, 31.33)

*Due to the small numbers (< 5) of the reported estimates for age-standardized and < 65 years, the meta-analyses were not performed.

由中国疾控中心、复旦大学、香港大学研究团队合作开展的「2010-2015 年中国流感相关呼吸系统疾病超额死亡:一项基于人群的研究」在《柳叶刀-公共卫生》杂志发表。

结果显示,2010~2011 至 2014-2015 年度,全国平均每年有 88,100 例(95% CI: 84,200~92,000)流感相关的呼吸系统疾病超额死亡,占所有呼吸疾病死亡的 8.2%(95% CI: 7.9~8.6),超额死亡率为 6.5(95% CI: 6.3~6.8)/10 万,年龄标化的超额死亡率为 5.9(95% CI: 5.5~6.3)/10 万。约 80% 的流感相关呼吸系统疾病超额死亡发生在 60 岁以上老人,该年龄组超额死亡率(38.5/10 万)远高于 60 岁以下人群(1.5/10 万)。

22 个省份流感相关呼吸系统疾病超额死亡率存在空间异质性(Q = 784,P<0.001,I2 = 98%)。随机效应 meta 回归模型在纳入地区分类(西部、中部、东部)协变量后,发现西部和东部的年均超额死亡率高于中部地区。

各型/亚型流感病毒所导致的超额呼吸死亡率存在差异。A(H1N1)pdm09,A(H3N2) 和 B 型流感病毒导致的年均超额呼吸死亡率分别为 1.6(95% CI: 1.5~1.7)、2.6(2.4~2.8)和 2.3(2.1~2.6)/10 万。60 岁及以上老人中,A(H3N2) 和 B 型流感病毒导致的年均超额呼吸死亡率高于 A(H1N1)pdm09。

另外一篇,2019年发表的荟萃分析:中国流感死亡负担研究系统综述,共纳入17篇文献,提取了描述特征、建模方法及相应结果的基本信息。

17篇文献均采用了间接模型的研究方法,研究指标均为超额死亡率,其中14篇采用回归模型;主要以全死因(16篇)、呼吸及循环系统疾病(14篇)和肺炎及流感(10篇)作为流感相关死因。老人死亡负担较重,相关全死因、呼吸及循环系统疾病和肺炎及流感超额死亡率最低分别为49.57/10万、30.80/10万和0.69/10万,最高分别为228.16/10万、170.20/10万和30.35/10万;非老年组最低分别为-0.27/10万、-0.08/10万和0.04/10万,最高为3.63/10万、2.6/10万和0.91/10万人。北方地区全人群流感相关全死因超额死亡率较高,最低为7.8/10万,最高为18.0/10万,南方略低,最低为6.11/10万,最高为18.7/10万。不同流感病毒亚型导致的死亡也存在差异,其中A(H3N2)和B型导致的死亡负担较重。

参考文献:

Iuliano AD, et al.  Estimates of global seasonal influenza-associated respiratory mortality: a modelling study.Lancet. 2018. PMID: 29248255

Ahmed M, et al.  Estimates of seasonal influenza-associated mortality in Bangladesh, 2010-2012.Influenza Other Respir Viruses. 2018

Paget J, et al. Global mortality associated with seasonal influenza epidemics: New burden estimates and predictors from the GLaMOR Project.J Glob Health. 2019.

Li L, Liu Y, Wu P, et al. Influenza-associated excess respiratory mortality in China, 2010-15: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Lancet Public Health 2019,4: e473–81.

李飒, 刘思家, 朱爱琴, 等.  中国流感死亡负担研究系统综述 [J] .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9,53 (10): 1049-1055.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9.10.018

Li J, Chen Y, Wang X, Yu H.Influenza-associated disease burden in mainland China: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Sci Rep. 2021 Feb 3;11(1):2886. doi: 10.1038/s41598-021-82161-z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3)
#插入话题
  1. 2022-01-21 wjl066452

    好资料

    0

  2. 2022-01-17 撑撑

    新冠死亡率多少?

    0

  3. 2022-01-17 小小医者

    全面

    0

相关资讯

NEJM:细胞培养四价流感疫苗对儿童流感的预防效果研究

基于哺乳动物马丁达比犬肾细胞系生产的流感疫苗在多个流感季表现出良好的流感预防效果

流感又双来了!关于流感你需要知道这些

​流行性感冒简称流感,是流感病毒引起的一种急性呼吸道传染病,根据核蛋白和基质蛋白不同, 分为甲、乙、丙、丁四型。

Nature Biomedical Engineering:吸入式雾化LNP,递送mRNA疫苗,成功治疗致命性流感

该研究描述了LNP的设计三原则,优化了由脂质、中性或阳离子辅助脂质和聚乙二醇 (PEG)组成的 LNP 的组成、摩尔比和结构,改善了雾化LNP的肺脏递送效果

Nat Rev Microbiol:新冠病毒消灭了乙型流感病毒?

众所周知,流感也是一种大规模流行病,流感病毒也很难对付,以美国为例,每年流感的感染人数都有300多万,CDC报告自2010年以来,每年与流感有关的死亡人数为12000至61000人,与流感有关的住院人

JAMA Neurol:流感和其他感染后帕金森病的长期风险

帕金森病(PD)是一种以运动迟缓、静止性震颤、强直为主要特征的常见的神经退行性疾病。观察数据表明流感和帕金森病之间存在联系,但没有证明因果关系。

以色列发现一例Florona病:新冠与流感双重感染

以色列发现了第一例Florona(“弗洛罗纳”)病,即 COVID-19 和流感的双重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