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SABCS 十大最受关注的乳腺癌研究

2018-12-21 Medscape Medscape

2018年圣安东尼奥乳腺癌研讨会(SABCS)于12月4-8日在美国圣安东尼奥盛大召开,自1978年成立以来,SABCS已从默默无名的一个地区性会议成长为吸引来自90多个国家的乳腺癌临床医生和研究人员参与的盛会。本次会议上公布了一系列可能改变乳腺癌临床实践的研究,对此我们进行了梳理。01.低剂量他莫昔芬治疗DCIS有效III期TAM-01研究显示,对于乳腺导管原位癌(DCIS)、小叶原位癌(L

2018年圣安东尼奥乳腺癌研讨会(SABCS)于12月4-8日在美国圣安东尼奥盛大召开,自1978年成立以来,SABCS已从默默无名的一个地区性会议成长为吸引来自90多个国家的乳腺癌临床医生和研究人员参与的盛会。本次会议上公布了一系列可能改变乳腺癌临床实践的研究,对此我们进行了梳理。

01.低剂量他莫昔芬治疗DCIS有效

III期TAM-01研究显示,对于乳腺导管原位癌(DCIS)、小叶原位癌(LCIS)和非典型导管增生(ADH)患者,每日使用低剂量(5 mg)他莫昔芬治疗3年(短于常规治疗期)相比安慰剂,疾病复发或新发乳腺癌事件减半。

在这项包含500名患者的最新试验中,低剂量他莫昔芬组5.5%患者(253名患者中的14名)复发或新发疾病(包括侵袭性疾病),而安慰剂组为11.3%(247名中的28名)。

主要研究作者、意大利国立医院EOOspedali Galliera - SC Oncologia Medica的医学博士Andrea De Censi指出,这个结果在改变临床实践,他莫昔芬目前没有5mg药丸,因此患者需要以后开始实施每隔一天服用他莫昔芬10mg。

02.HER2 +早期乳腺癌T-DM1辅助治疗新标准

对于HER2 +早期乳腺癌患者,术前接受化疗和曲妥珠单抗治疗,切除后残存病灶的患者预后相比病灶清除者更差,将继续在辅助治疗中接受更多的曲妥珠单抗。但III期KATHERINE试验显示,相比单独使用曲妥珠单抗,残存病灶组使用T-DM1可使乳腺癌复发或死亡的风险降低50%。

在该试验的中期分析中,T-DM1组中12.2%的患者发生侵袭性疾病或死亡,而曲妥珠单抗组为22.2%。3年内无侵袭性疾病的患者T-DM1组为88.3%,曲妥珠单抗组为77.0%。这一11.3%的差异构成了“巨大且实质性的绝对改善”,主要研究者、美国弗吉尼亚联邦大学梅西癌症中心Charles Geyer博士说。

03.部分乳腺照射对早期乳腺癌有益

一项长期大型试验表明,尽管在早期乳腺癌患者的疾病控制中,部分乳腺加速照射(PBI)的效果并不100%等同于全乳房照射(WBI),但产生的结果非常相似,可以被认为是许多患者的可行治疗选择。

“为了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我们研究是否可以通过PBI将整体治疗时间显着减少到一周或更短,这意味着将放疗区域局限于肿块切除腔区域,以及加速治疗时间不超过5天,”密歇根Pontiac放射肿瘤学研究所的弗兰克·维奇尼博士(Frank Vicini)说。

“虽然我们不能向外宣称WBI和PBI在控制乳房局部肿瘤复发方面是相同的,但它们的IBTR (同侧乳腺肿瘤复发)的10年累积发生率的绝对差异仅为0.7%。因此,对于一部分接受保乳手术的女性来说,PBI可能是WBI的可接受替代品,”他总结道。

04.奥昔布宁减少乳腺癌幸存者的潮热

奥昔布宁是一种抗胆碱能类药物,广泛用于治疗以尿急、失禁和尿频为症状的膀胱过度活动症。ACCRU研究SC-1603表明,奥昔布宁有助于减少乳腺癌幸存者的潮热。

潮热是女性更年期的常见症状,在乳腺癌幸存者中更严重、更持久。研究中的女性每周至少经历28次或更多次的潮热,持续至少30天。每日两次服用奥昔布宁2.5mg或5mg,可以显著降低潮热的频率和强度。

但是该研究没有解决奥昔布宁的长期毒性问题。先前的研究表明,长期使用这类药物可能与认知能力下降有关。

05.早期TNBC标准化疗后辅助卡培他滨治疗

III期GEICAM/CIBOMA结果显示,早期三阴性乳腺癌患者(TNBC)在接受手术和标准化疗后辅助卡培他滨治疗没有生存获益,然而,非基底细胞样疾病的患者可能是例外。

主要研究作者,西班牙马德里康普顿斯大学GregorioMarañón医院肿瘤内科主任MiguelMartín博士表示,我们很失望地发现,对于早期三阴性乳腺癌,在标准治疗中后添加卡培他滨辅助治疗并未显著改善DFS或OS。

但是,来自亚组分析的数据显示,与观察组相比,接受卡培他滨治疗的非基底样TNBC患者疾病进展风险降低了49%,死亡风险降低了52%。

由于样本量和对照组复发事件的数量低于预期,因此在临床实践中应针对具体患者讨论是否应用卡培他滨辅助治疗。

06.pCR是乳腺癌新辅助化疗预后的优效评价工具

一项荟萃分析表明,对于新辅助治疗后实现病理完全缓解(pCR)的乳腺癌患者,与治疗后有残存病灶的患者相比,无事件生存(EFS)和总生存(OS)显著改善。

该分析包括52项研究,涉及27,895名患者,这些患者在TNBC,HER2 +乳腺癌或激素受体阳性/ HER2阴性(HR + / HER2-)乳腺癌的新辅助治疗后达到了pCR。

“重要的是,所有患者都接受了术前化疗,所以特别关注那些pCR人群,”美国哈佛医学院医学讲师LauraSpring博士说。

 “我们证明pCR与更高的EFS和OS密切相关,并且该关联在手术后接受额外辅助细胞毒性药物化疗的患者与没有接受辅助化疗的患者中相似,”Spring补充说。换言之,在pCR的情况下显然不需要额外的辅助化疗,因为额外的治疗不会增加疗效。

07.运动对乳腺癌患者血管功能有益

EBBA-II研究结果发现,与不参加运动计划的乳腺癌患者相比,在辅助治疗期间接受过运动锻炼的乳腺癌患者血管功能明显改善。

该研究证实,乳腺癌患者辅助治疗期间,量身定制的运动训练计划可以改善心血管功能,特别是对接受化疗的患者。该研究结果支持将临床运动计划纳入乳腺癌治疗指南。下一步的研究将继续探讨运动对乳腺癌复发,转移,代谢特征以及工作能力的影响。

08.乳腺癌淋巴结治疗的“降级之美”

III期 AMAROS试验的10年随访数据显示,腋窝前哨淋巴结活检阳性的早期乳腺癌患者,可考虑腋窝放疗替代腋窝淋巴结清扫术。

自前哨淋巴结活组织检查术(SLNB)被提出至今,前哨淋巴结阳性乳腺癌患者的腋窝治疗已经以腋窝淋巴结清扫(ALND)作为标准治疗方式,然而ALND有可能出现术后并发症例如淋巴水肿,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近几年的研究提示,并非所有的前哨淋巴结阳性乳腺癌患者都需要接受ALND。

对于腋窝前哨淋巴结活检阳性的早期乳腺癌患者,腋窝复发极为罕见,ART与ALND治疗无显著差异。总生存、无远处转移生存和局部控制率也具有可比性。虽然ART后更包括对侧乳腺癌在内的第二原发癌发生率更高,但是绝对数量的差异仍然很小。因此,腋窝放疗是前哨淋巴结活检阳性患者更安全的治疗选择。

09.评估化疗毒性风险的新工具

一项前瞻性多中心研究表明,接受辅助/新辅助治疗的老年早期乳腺癌患者化疗毒性风险的新工具,比一系列实体肿瘤的早期迭代工具明显更好,并且优于广泛使用的Karnofsky Performance Status方法。

纽约罗切斯特大学James Wilmot癌症中心的Allison Magnuson教授表示,该工具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减少或放弃化疗,而是为了针对性的支持性治疗,并给予患者他们所需要的治疗。

主要研究作者,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杜阿尔特希望之城综合癌症中心的医学博士Arti Hurria于上个月在车祸中去世。Hurria曾经说过,她的梦想和使命就是利用循证医学和多学科方法让所有患有癌症的老年人都能接受个性化的治疗。

10.酒精和乳腺癌

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流行病学家Mary Beth Terry博士回顾了2016年收集的100万名女性群体数据,分析了乳腺癌风险与酒精的相关性,结果发现,即使是少量的酒精摄入也会增加乳腺癌的风险。 

我们不鼓励任何人饮酒,但也必须承认,酒精是社会结构的一部分。正如SABCS也为参会的医生准备了五个临时酒吧,提供葡萄酒和啤酒。据观察,估计有40%的参会者饮用了酒精。

参考文献:

Top News From SABCS 2018: Slideshow- Medscape - Dec 17, 2018.

相关资讯

2019 SABCS:乳腺癌辅助治疗新进展

APHINITY研究6年随访:淋巴结阳性HER2早期乳腺癌仍获益于双靶向治疗 背景 APHINITY研究旨在探索曲妥珠单抗+化疗±帕妥珠单抗用于HER2阳性可手术乳腺癌患者的疗效。初次分析时(截止日期2016年12月19日),中位随访时间为45.4个月,在意向治疗(ITT)人群中,帕妥珠单抗组预计3年无浸润性疾病生存率(iDFS)为94.

2017 SABCS中国之最!徐兵河教授团队4项研究入围

2017年圣安东尼奥乳腺癌大会上,徐兵河教授团队有4项研究参会报道,成为本届SABCS获得最多成果展示的中国研究团队,其中一项是本次大会中国唯一的一个Poster Discussion。我们有幸邀请到徐兵河教授对4项研究进行介绍,详见下文。

SABCS 2016:破解耐药的“利刃”:基因组测序揭示转移性乳腺癌基因改变

当地时间12月6日至12月10日,2016年底世界乳腺癌领域最重要的国际会议——圣安东尼奥乳腺癌会议在美国召开。12月7日全体大会上,研究者口头报告了雌激素治疗抵抗的转移性乳腺癌全基因组测序和转录组测序结果。随着乳腺癌内分泌治疗药物不断取得进步,伴随而来的获得性耐药问题也日益明显。复发转移性雌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的基因组变化在不同的原发肿瘤中差异较大,是产生耐药的重要原因。耐药后乳腺癌患者的可选治疗

SABCS 2015:贝伐珠单抗新辅助治疗能显著提高BRCA突变的三阴性乳腺癌pCR率,但DFS改善有限(GeparQuinto研究)

宋玉华教授在大会现场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常常出现BRCA1和BRCA2突变,血管生长因子如VEGF、Ang-1和Ang-2在BRCA突变的肿瘤重常常过渡表达。但是BRCA突变状态对于这部分人群治疗效果和预后的影响还是鲜为人知。在SABCS第三天,来自德国的Fasching教授在大会口头汇报了一项Neoadjuvant GeparQiunto 研究的亚组分析,关于BRCA突变对于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在新辅助

SABCS 2015:PD-L1免疫治疗在三阴乳腺癌(TNBC)治疗中显示潜力(JAVELIN研究)

JAVELIN研究: avelumab(摘要号S1-04)来自匈牙利森梅威思大学的Luc Dirix教授在本次大会上报告了JAVELIN研究的结果。JAVELIN研究旨在探索PD-L1抑制剂avelumab治疗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的安全性和疗效。本项研究共入组168例患者,其中58例为三阴乳腺癌(TNBC)患者,72例为ER+/HER2-或PR+/HER2-患者,26例为HER2+患者。结果

SABCS 2015:王殊教授:“降阶梯治疗(De-escalation)”——我们准备好做减法了吗?

在本次SABCS 2015大会上,“降阶梯治疗(De-escalation)”这个概念被反复提及。一直以来,我们总是怕治疗不足,怕病人漏掉有效的治疗,一直不断增加治疗手段,而同时病人的花费和副反应也在增加。经济有效(cost-effective)是理想状态,循值医学(value based medicine) 是理念的进步。治疗上的减法需要勇气,需要精准。在精准医学被反复提及的今天,在分子标记广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