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ynecol Oncol:鳞状细胞癌抗原(SCC-Ag)是局部晚期宫颈癌患者的生存预后因素

2021-09-22 原艳妮 张师前 张师前公众号

Gynecol Oncol:鳞状细胞癌抗原(SCC-Ag)是局部晚期宫颈癌患者的生存预后因素

图片

 

亮点

l  SCC-Ag ≥1.2 ng/ml 是 LACC 患者的独立危险因素。

l  主动脉淋巴结受累是 LACC 患者的独立危险因素。

l  SCC-Ag ≥1.2 ng/ml 的患者总体生存率较差。

l  晚期和对治疗的不完全反应是 LACC 患者的危险因素。

 

引言

自 1977 年首次描述鳞状细胞癌抗原 (SCC-Ag) 以来,一直被视为宫颈癌重要的生物标志物。SCC-Ag 是由正常宫颈鳞状上皮细胞表达的糖蛋白,在肿瘤发展过程中显着升高。28%-88%的宫颈鳞状细胞癌患者中血清 SCC-Ag 升高。

 SCC-Ag 可用于评估患者对治疗的反应,随访和预判复发。SCC-Ag 的预后指导价值尚缺乏研究。本研究评估接受同步放化疗 LACC 患者 SCC-Ag 水平的预后价值,以及 SCC-Ag 水平的临界值。 

材料和方法

多中心观察性回顾性研究包括 2000 年 8 月至 2016 年 12 月期间在西班牙八家三级转诊医院妇科肿瘤科管理的 LACC 患者。

所有患者均接受同步放化疗。

在初诊时评估患者治疗前电化学发光免疫测定法 SCC-Ag 水平。该试剂盒SCC-Ag 水平1.9 ng/ml 是正常上限。治疗结束后 3个月,通过体格检查、血浆 SCC-Ag 测量和 MRI 和/或 PET-CT 评估。阴道或宫旁区域的病变为局部复发;淋巴结转移(盆腔和/或主动脉)是区域性复发,其他部位为远端转移。

SPSS20.0 分析数据。卡方检验或 Fisher 精确检验进行变量比较。 

结果

该研究包括 447 例患者,中位随访时间为53 个月,治疗前和治疗后 SCC-Ag 的中位水平分别为 3.4 ng/ml 和 0.8 ng/m。治疗前 SCC-Ag 的临界值为 11.75 ng/ml(敏感性 37.5%;特异性 80.5%),治疗后 SCC-Ag 的临界值为 1.24 ng/ml(敏感性 34.6%;特异性 83.1%)。在多变量 Cox 回归分析中,作为 OS 独立预测因子的因素是:FIGO 分期、主动脉旁淋巴结受累,治疗后 SCC-Ag 水平 ≥ 1.2 ng/ml和对治疗的不完全反应。

 

 

图片

 

 

治疗前 SCC-Ag 水平≥11.7 ng/ml 的患者,平均生存时间为 138.63 个月;治疗前 SCC-Ag 水平 <11.7 ng/ml 的患者,则为 171.77 个月。治疗后 SCC-Ag 值≥1.2 ng/ml 的患者,平均生存时间为 126.6 个月;治疗后 SCC-Ag 值 <1.2 ng/ml 的患者,平均生存时间为 165.99 个月。

 

图片

 

 

基于对治疗的反应和治疗后 SCC-Ag 水平,建立了四个 LACC 患者的预后组:完全缓解和治疗后 SCC-Ag <1.2 ng/ml 的患者,平均 OS 时间为 182.56 个月;完全缓解且治疗后 SCC-Ag ≥1.2 ng/ml 的患者,平均 OS 时间为 155.01 个月;不完全反应和治疗后 SCC-Ag <1.2 ng/ml 的患者,平均 OS 时间为 54.23 个月;不完全反应和治疗后 SCC-Ag ≥1.2 ng/ml 的患者,平均 OS 时间为 36.54 个月。

 

图片

多变量 Cox 回归分析显示以下因素是 OS 的独立预测因素:FIGO 分期,主动脉旁淋巴结受累,治疗后 SCC-Ag 水平 ≥ 1.2 ng/ml和对治疗的不完全反应。

讨论

研究发现治疗后 SCC-Ag 水平是接受放化疗治疗LACC的独立预后因素。治疗终止后 3 个月 SCC-Ag 值≥1.2 ng/ml 的患者,总体生存率明显低于临界值较低的患者。

一项包括 559 例IB-IVA 期患者治疗后 SCC-Ag 水平的研究表明,临界值 1.8 ng/ml作为治疗失败的预测指标;多变量分析表明,治疗后 SCC-Ag 是复发的独立预后因素。Ryu团队评估了783 名 I-IV 期宫颈癌患者,发现治疗后 SCC-Ag 作为复发预测指标的最佳临界值为 0.9 ng/ml,多变量分析表明,治疗后 SCC-Ag 水平 >0.9 ng/ml 与较差的无病生存率显著相关。Kawaguchi等分析了 116 例LACC 患者(IIB-IVA 期),发现治疗后 SCC-Ag作为生存预测指标的最佳临界值水平为 1.15 ng/ml;多变量分析表明,治疗后 SCC-Ag 水平是生存的独立预后因素。另一项包括 401 例宫颈癌患者的研究中观察到,放疗后 2-3 个月持续升高的 SCC-Ag 水平较盆腔检查更能预测治疗失败,并与更高的宫颈癌发生远处转移率相关。因此,治疗后血浆 SCC-Ag 水平的评估可能有助于 LACC 患者的管理。

原始出处:

Benito V, Lubrano A, Pérez-Regadera JF, Torné A, Gil-Moreno A, Tejerizo-Garcia Á, Vergés R, Díaz-Feijoo B; SEGO Spain-GOG Group.Postreatment squamous cell carcinoma antigen as a survival prognostic factor in patients with locally advanced cervical cancer. A Spanish multicenter study. The SEGO Spain-GOG group.Gynecol Oncol. 2021 Aug;162(2):407-412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晚期、复发、转移性宫颈癌的靶向与免疫治疗

2014 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 (FDA)基于GOG-240批准了抗血管生成药物贝伐珠单抗联合化疗用于晚期和转移性宫颈癌,OS较单独化疗提高3.5 个月 。近年来,人们开始转向开发分子靶向和免疫治疗

NEJM:帕博利珠单抗治疗持续性、复发性或转移性宫颈癌(KEYNOTE-826研究)

帕博利珠单抗对化疗期间进展的程序性死亡配体 1 (PD-L1) 阳性转移性或不可切除的宫颈癌有效。我们评估了在有或没有贝伐单抗的化疗中加入派姆单抗的相对益处。

Lancet子刊:放心打!85万人数据提示HPV疫苗接种后很安全!

该研究并不支持HPV疫苗接种会增加非特异性感染性疾病的风险。

Molecules:番茄红素:以为我只能抗前列腺癌?我还能抗这些癌!

番茄红素的多面效应:通往癌症多靶点治疗的大道!来看看番茄红素如何“大发神威”!

J Clin Oncol:3期| 图像引导的调化放疗 vs 3D适形放疗用于宫颈癌术后患者的晚期毒副作用

对于宫颈癌术后需放疗的患者,与三维适形放疗 (3D-CRT) 相比,图像引导的调化放疗 (IG-IMRT) 的毒副作用更少,而且不减弱疗效

WHO发布最新指南:宫颈癌首选筛查方法有重要改变,即使一生只进行2次筛查,也是有益的!

宫颈癌是一种可防可治的疾病,但全球每年仍有大量女性死于宫颈癌。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人类生殖特别规划处6日共同发布了一份新指南,以帮助各国更好地开展宫颈癌筛查和治疗。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