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半年有余,美国的医院依然存在这个问题

2020-08-03 凌武娟(编译) 健康界

1月20日,华盛顿的普罗维登斯地区医疗中心(Providence Regional Medical Center)接收了美国第一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

1月20日,华盛顿的普罗维登斯地区医疗中心(Providence Regional Medical Center)接收了美国第一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

半年多过去,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已突破400万,疫情形势持续恶化。

美国医疗机构乃至医疗行业也因此发生了变化。

颠覆医疗模式

在美国第一波疫情迅速蔓延并实施全国性封锁后,远程医疗就成为医院提供紧急护理服务的必要方式。

美国家庭医疗和远程医疗初创公司Heal首席营销官蕾妮·杜(Renee Dua)表示,任何人不能忽视预防筛查和初级医疗服务,即便是疫情期间,常规医疗服务也不能中断,尤其是重要的医疗服务,例如儿童疫苗接种。否则,可能导致本可预防的癌症或传染病患者增加。

美国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CMS)和商业保险公司也在此时放宽规定,扩大了保险覆盖范围,医院的远程医疗业务量在3月和4月激增。

有人推测,随着疫情缓解,一些医院的远程医疗服务可能会停止。但事实是,患者和医生越来越习惯于通过远程医疗看病,同时远程医疗平台的功能也在疫情期间更加完善,许多医院的远程医疗服务可能会持续下去。

当然,也有部分患者和医生更喜欢面对面的方式。中长期来看,美国医院的远程医疗在诸如精神病学等专科领域会蓬勃发展。

其实不光是远程医疗,其他在医院以外进行的医疗服务,如在家医疗和零售诊所的急诊护理服务量也可能上升。

蕾妮·杜称,自美国疫情暴发以来,Heal的线上就诊人数增加了8倍,家庭医疗的就诊人数也上升了33%。

美国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KPMG)医疗战略负责人罗斯·尼尔森(Ross Nelson)表示,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前,美国医疗行业就已经在颠覆传统医疗模式了。在疫情的推动下,医院转移了资源,刺激了对远程医疗的投资。“医疗行业向家庭医疗和远离医院的医疗服务转变的趋势将会加速。”

据外媒报道,美国多个大型卫生系统已计划在患者家中提供和医院一样的护理服务。

变化的不只是医院提供医疗服务的方式。

改变工作流程

在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开始激增后,美国各家医院根据CMS发布的指南,暂停了择期医疗服务,以整合资源应对新冠肺炎疫情。

疫情形势再次恶化后,出于盈利的目的,美国很少有医疗机构愿意再次中止择期医疗服务。

美国咨询公司艾德维斯(Advis)首席执行官林迪恩·布里克(Lyndean Brick)表示,还有个原因是,现在医院已经知道该如何继续提供择期医疗服务。“我认为大多数医疗机构应当继续提供择期医疗服务。因为它们有能力保证患者的安全,相比之下,患者延期治疗的危害性更大。”

虽然山间医疗(Intermountain Healthcare)也因为疫情中断过择期手术,但2020年已经完成100例器官移植手术,高于2019年同期的移植手术量。

山间医疗腹部移植项目负责人阿隆索(Alonso)透露,虽然移植是必不可少的医疗服务之一,但在被迫暂停时,山间医疗的医护人员重新评估了工作流程,以保证术后感染风险较高的患者的安全。

山间医疗为此开发了一个患者分流系统,以根据当下新冠病毒的传播水平以及可用的床位数和医护人员确定哪些医疗服务有“必要”。针对新冠肺炎患者,医院专门安排了特定楼层和医护人员,并对这些医护人员进行了明确分工。此外,山间医疗还尽可能将所有门诊服务改成线上,并在医院大楼里对所有患者进行症状筛查。

山间医疗移植中心的医生也被分成小组,以防有医生感染而其他所有医生都必须自我隔离。

布里克认为,美国医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应对很好,关键是美国联邦政府没有统一的规划,尤其是防疫物资采购方面。

这也是美国医院抗疫半年多后没有太大成效的根源。

防护装备和医护人员持续性短缺

在最初的疫情中心,如华盛顿州和纽约市,医院面临的一个关键问题是缺乏必要的个人防护设备(PPE),包括N95口罩、防护服和手套。诸如呼吸机之类的治疗器械和治疗患者所需的药物也供不应求。

虽然,在物资储备方面较之前有所好转,但疫情蔓延的脚步更快。

从6月下旬开始,美国疫情“震中”逐渐转移至南部和西部地区。这期间,美国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补足防疫物资缺口,导致前线医护人员到现在仍然没有安全保障。

美国机构采购公司Premier的副总裁肖恩·鲍威尔(Chaun Powell)称,随着新冠肺炎患者数量激增,“保护医护人员的安全仍然是个关键目标”。疫情严峻形势持续的时间越长,防疫物资供应链的压力也越大。

Premier一项最新医院调查发现,超过一半的受访者表示N95口罩供货严重不足,大量订单延期交货,且几乎一半的人表示,防护服和鞋套的情况与N95口罩类似。

达特茅斯-希区柯克医学中心副首席质量官迈克尔?卡尔德伍德(Michael Calderwood)说,他们医院已经开始自己制造PPE。然而,制造PPE的原材料也有限。

鲍威尔认为,美国国内生产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缓解供应链的压力。

在疫情进一步蔓延的同时,美国医院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保证足够的前线医护人员。

目前,美国的医生、护士和其他一线医务人员都处于极大压力下。外媒称,疫情导致的医务人员过劳将加剧美国医护人员本已短缺的现状。

更重要的一点是,由于工作条件的恶化,安全得不到保证,美国医护人员的劳工争端已经在增加,甚至出现罢工行动。布里克预计,这些行动会继续下去。

根据外媒的调查,美国医院除了最担心医护人员外,其次担心的是秋冬季的疫情反弹。

美国咨询公司艾德维斯在6月份对医疗行业高管进行的调查发现,有65%的人表示美国医疗机构已为秋冬季的疫情反弹做好了准备。

达特茅斯希区考克医学中心(Dartmouth-Hitchcock Medical Center)副首席质量官迈克尔?卡尔德伍德(Michael Calderwood)说:“现在,我们的状态比疫情暴发初期要好得多。”

问题是美国累计死亡病例已突破15万,各地激增的病例数仍没有下降的迹象。如果秋冬季疫情反弹,加上流感季的到来,美国医疗机构能否顺利应对还真是个问题。

原文来源:Healthcare Dive

原文标题:6 months in: What will the new normal look like for hospitals?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改制大限“缓冲期”过半,国资平台这样为企业医院“兜底”

原定于2018年底的企业医院改制“大限”,由于剥离企业医院的进程远比预期的更加艰难和缓慢,国务院国资委在时间节点上做出让步,把企业医院的剥离大限延后到2021年,增加了三年缓冲

成也资本,败也资本,企业医院“二次改制”破局生产关系

四年前,攒起百亿资本局、推出上市时间表的北京天健华夏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天健华夏),曾被认为最有希望冲刺中国医疗“第二股”,然而结果是另一番局面。

互联网医院发展新动向,更多药企入局申办

看病贵,往往是吃药贵。如今,看病贵的难题正在缓解,也必须解决。大量药企参与互联网医院建设,或是解决这一难题最有效的方法之一。

医院要停用这种设备,权威研究发现,其有利于病毒传播

最近发表在《麻醉学》(Anaesthesia)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发现,与使用其他设备及完全不使用设备相比,使用某种特定的气雾隔离罩(Aerosol box,如下图)会显着增加空气中病毒悬浮颗粒的扩散。

曾经创造多个全国第一,如今被拍卖抵债,这家医院经历了什么

在数月前的武汉疫情中,还名列第四批定点救治医院的武汉商职医院,目前已处于停业状态。医院人去楼空,官网上的两个联系电话均无法拨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