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间歇性给予威罗菲尼片治疗黑素瘤可推迟耐药性的产生

2013-02-07 shumufeng Nature

美国加利弗尼亚州和瑞士的研究者发现黑素瘤不但可对威罗菲尼片产生抗性,同时也易成瘾,这一发现可能对晚期黑素瘤患者产生重大影响。来自加州大学(UCSF)、加州埃默里维尔的诺华生物医学研究所,以及瑞士苏黎世大学的研究小组发现,黑素瘤细胞对威罗菲尼片产生耐性的机制,同样使之对该药产生依赖性(药物成瘾)。其结果是,黑素瘤细胞无可救药地利用威罗菲尼片刺激自身的快速生长,直到发展为致死性、耐药性肿瘤。 这项研

美国加利弗尼亚州和瑞士的研究者发现黑素瘤不但可对威罗菲尼片产生抗性,同时也易成瘾,这一发现可能对晚期黑素瘤患者产生重大影响。来自加州大学(UCSF)、加州埃默里维尔的诺华生物医学研究所,以及瑞士苏黎世大学的研究小组发现,黑素瘤细胞对威罗菲尼片产生耐性的机制,同样使之对该药产生依赖性(药物成瘾)。其结果是,黑素瘤细胞无可救药地利用威罗菲尼片刺激自身的快速生长,直到发展为致死性、耐药性肿瘤。

这项研究发表于本周的Nature杂志,它这样写道:“研究小组的基础研究发现,在校正药物剂量并引入间歇性治疗方案后,黑素瘤小鼠模型的生存时间得到延长。”该研究的牵头研究员, Martin McMahon博士说:“很显然,威罗菲尼片间歇性给药方案会延长耐药性黑素瘤小鼠的生存期,”他是 UCSF Helen Diller Family 综合肿瘤中心肿瘤生物学的 Efim Guzik 杰出教授。因此,利用相似的途径也许可以延长这种药物的有效作用期——当然,这一想法的可行性还有待于临床试验的检验。

研究通过公私合作的方式展开,本文第一作者Meghna Das Thakur是该研究的首席研究员,他在诺华公司从事博士后研究,由 UCSF 的 McMahon 教授给予指导。 McMahon 得到了黑素瘤研究联盟、国家癌症研究所,以及UCSF Helen Diller 家族综合癌症中心(全国顶尖的癌症研究和临床服务中心)的支持,后者是圣弗郎西斯科湾区唯一一所综合癌症中心。

黑素瘤:一种致死性皮肤癌

黑素瘤是一种最具侵犯性的皮肤癌,仅2012年,美国就有76,250例患者新诊为黑素瘤。根据国家癌症研究所的数据,去年有9180例患者死于该疾病。一如其他类型的肿瘤,体内正常细胞突变的积累和潜在的变异导致了它们异常增殖和转移,黑素瘤就出现了。黑素瘤中最常见的突变基因为BRAF,有超过一半的黑素瘤患者携带有BRAF突变。

2011年,基于临床试验显示的积极的生存期数据,美国食品药物监督管理局 (FDA) 批准威罗菲尼片用于BRAF突变型晚期黑素瘤患者。然而,这种药物的获益不会永久性持续。患者的肿瘤开始消退,但大部分服用威罗菲尼的患者会遭受疾病复发并最终导致致死性、耐药性黑素瘤。

实验室中,研究人员观察到小鼠模型中出现了同样的情形。当接种黑素瘤细胞的小鼠接触威罗菲尼后,肿瘤灶开始消退,但最终小鼠对该药物的应答将终止,耐药性肿瘤将会卷土重来。

如何应对耐药性机制

利用实验室模型, UCSF 和 NIBR 研究小组揭示了威罗菲尼的耐药性机制。他们发现当黑素瘤细胞还对威罗菲尼保持应答时,抗性就已经开始产生了,其途径是表达更多的BRAF蛋白,这种蛋白恰恰是该药物自身的靶点。

于是间歇性给药的理念便应运而生。如果肿瘤开始对威罗菲尼的抗肿瘤性能产生抗性,那么也就意味着黑素瘤已经对该药产生了依赖性,Das Thakur 及其同事说,他们准确地观察到,当停止使用威罗菲尼后,耐药性肿瘤便可消退。

研究小组观察到当对复发性耐药性肿瘤小鼠模型停止给予威罗菲尼后,肿瘤再次消退。而且,持续给予威罗菲尼药物治疗的小鼠在100内全部死去,但以“药物窗口”模式有规律地给予威罗菲尼治疗的小鼠生存期全部超过100天。

“对于BRAF突变型黑素瘤患者亚群来说,威罗菲尼无疑是一种革命性的药物,但药物抵抗性的产生对其长期效果产生了不良影响,”McMahon说道,他是UCSF Helen Diller 家族综合肿瘤医院肿瘤生物学的 Efim Guzik 杰出教授。“通过寻找威罗菲尼耐药性产生的机制,我们发现了延长药物应答期的方法,即间歇性给药策略。”

doi:10.1038/nature11814
PMC:
PMID:

Modelling vemurafenib resistance in melanoma reveals a strategy to forestall drug resistance

Meghna Das Thakur, Fernando Salangsang, Allison S. Landman, William R. Sellers, Nancy K. Pryer, Mitchell P. Levesque, Reinhard Dummer, Martin McMahon & Darrin D. Stuart

Mutational activation of BRAF is the most prevalent genetic alteration in human melanoma, with ≥50% of tumours expressing the BRAF(V600E) oncoprotein1, 2. Moreover, the marked tumour regression and improved survival of late-stage BRAF-mutated melanoma patients in response to treatment with vemurafenib demonstrates the essential role of oncogenic BRAF in melanoma maintenance3, 4. However, as most patients relapse with lethal drug-resistant disease, understanding and preventing mechanism(s) of resistance is critical to providing improved therapy5. Here we investigate the cause and consequences of vemurafenib resistance using two independently derived primary human melanoma xenograft models in which drug resistance is selected by continuous vemurafenib administration. In one of these models, resistant tumours show continued dependency on BRAF(V600E)MEKERK signalling owing to elevated BRAF(V600E) expression. Most importantly, we demonstrate that vemurafenib-resistant melanomas become drug dependent for their continued proliferation, such that cessation of drug administration leads to regression of established drug-resistant tumours. We further demonstrate that a discontinuous dosing strategy, which exploits the fitness disadvantage displayed by drug-resistant cells in the absence of the drug, forestalls the onset of lethal drug-resistant disease. These data highlight the concept that drug-resistant cells may also display drug dependency, such that altered dosing may prevent the emergence of lethal drug resistance. Such observations may contribute to sustaining the durability of the vemurafenib response with the ultimate goal of curative therapy for the subset of melanoma patients with BRAF mutations.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16-01-26 doctording1

    这篇文章有一定深度

    0

  2. 2016-01-26 doctording1

    是一篇不错的文章

    0

相关资讯

Oncogene:NEDD9在乳腺癌形成早期阶段的作用

乳腺癌是美国妇女癌症死亡的第二大原因。许多这样的死亡发生在还只是初步诊断为侵袭性或转移性癌症之时。大量的研究证实,一种称作NEDD9的蛋白质参与调控了细胞迁移、分裂及存活,与多种癌症的肿瘤侵袭及转移有关。 近日来自Fox Chase癌症中心的研究人员发现,NEDD9通过控制引起肿瘤的祖细胞生长,在乳腺癌形成的早期阶段发挥了令人惊奇的作用。研究结果在线发表在1月14日的《癌基因》(Oncogene

Cancer Cell:癌症表观变异“定居点”

一直以来,科学家们都认为表观遗传学与遗传学是作为两个独立的机制参与癌变过程,然而随着研究的深入,不少研究人员发现了许多调控表观遗传的基因休眠突变,由此癌症表观遗传学成为了研究热点。近期的研究表明,癌细胞中一些大型基因组区域易于发生表观遗传突变,这意味着什么呢? 来自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的Stephen B. Baylin等人发表了题为“Epigenetic Abnormalities in Can

Clin Chem.:癌细胞发生发展的新模型

鼎鼎大名的Robert A.Weinberg教授身上笼罩着一道道绚丽的光环:美国科学院院士,世界著名Whitehead研究所创始人之一,他曾发现了第一个人类癌基因Ras和第一个抑癌基因Rb,他的一系列杰出研究工作已经成为肿瘤研究领域乃至整个医学生物学领域的重要里程碑。 Weinberg教授撰写的两篇关于肿瘤细胞十大特征的综述文章,常年是Cell杂志最受关注的论文之一,也被多次引用,近期他与其他几

JBC:研究揭示Pax2在结肠癌中作用机制

近日,《生物化学杂志》(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 在线发表了中科院上海生科院营养科学研究所方靖研究组有关肠癌研究的最新进展:Pax2 induces expression of cyclin D1 through activating AP-1 and promotes proliferation of colon cancer cells,研究揭示了Pax

Hepatology:间充质干细胞在肝癌进程中的作用机制

近日来自军事医学科学院的研究人员在新研究中,揭示了间充质干细胞(MSCs)在肝癌进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及其机制。相关论文发表在在国际著名肝脏疾病杂志Hepatology上(最新影响因子11.665)上。 军事医学科学院输血研究所的裴雪涛(Xue-Tao Pei)教授和岳文(Wen Yue)研究员为这篇文章的共同通讯作者。裴雪涛主要从事干细胞生物学与再生医学的基础及应用研究。在国内外学术杂志发表论着1

PNAS:癌细胞中负调控p53酶的表达

从1979年发现至今,p53已经历经30多年的岁月,30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人们对p53基因的认识经历了癌蛋白抗原—癌基因—抑癌基因的三重转变,关于p53的文章层出不穷,每当我们觉得离p53的真相接近之时才发现,p53仍是我们最熟悉的陌生人。 来自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的一组研究人员近期从p53蛋白的降解入手,发现了一种蛋白能作为E3连接酶,在某些类型的癌细胞中,负调控p53的表达,相关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