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法替尼治疗青春期前儿童斑秃

2019-06-25 孙秋宁 北京协和医院 CSDCMA资讯平台

斑秃(Alopecia areata,AA)是一种多见于儿童的常见病,它与患儿及其家人的健康相关生活质量呈负相关[1]。虽然历来AA的治疗受到了限制,但近来JAK抑制剂的出现成为了一种直接作用于发病机制的治疗方法。报道的两个病例系列研究证明了口服托法替尼治疗12岁及以上的AA患儿有效[2,3];并且发现虽然外用不如系统治疗效果好,但局部外用JAK抑制剂可以用于治疗最小4岁的患儿[4,5]。但是至今

全文

致编辑:斑秃(Alopecia areata,AA)是一种多见于儿童的常见病,它与患儿及其家人的健康相关生活质量呈负相关[1]。虽然历来AA的治疗受到了限制,但近来JAK抑制剂的出现成为了一种直接作用于发病机制的治疗方法。报道的两个病例系列研究证明了口服托法替尼治疗12岁及以上的AA患儿有效[2,3];并且发现虽然外用不如系统治疗效果好,但局部外用JAK抑制剂可以用于治疗最小4岁的患儿[4,5]。但是至今尚没有系统使用JAK抑制剂治疗青春期前儿童AA的临床研究。

本文报道4例全秃和普秃儿童患者(3女1男),年龄8-10岁,采用托法替尼治疗。患儿临床特征和治疗的反应见表1。所有患儿之前均采用多种治疗方法治疗过,但均无效。实验室评估包括治疗前、治疗后4周以及治疗后每3-4个月检测全血细胞计数和分类、综合代谢水平以及空腹血脂水平。基线评估包括用QuantiFERON-TB Gold试验 (试剂盒,凯杰,德国)筛查是否有结核杆菌感染和排除HIV、乙肝丙肝病毒感染

3例患者接受托法替尼治疗,每次5mg, 每天2次,这是正在进行的青少年特发性关节炎临床试验中成人和体重超过40kg儿童患者治疗的标准剂量(见下文)。第四个入组的患者(例2)给予每次5mg,每天一次治疗,以观察小剂量是否足以实现毛发再生;但是3个月后症状没有改善,随后将剂量加至每天2次。研究发现两例患者经过治疗毛发完全再生,一例是治疗3个月(例3),另一例治疗6个月(例1[表1])。第3例患者(例4)曾在眉毛部位外用2%托法替尼霜没有发生治疗反应,但是在口服治疗6个月后毛发出现62%再生。例2在治疗3个月后(每天一次,每次5mg)以及3个月后(每天两次,每次5mg),只出现了少量终毛生长(脱发严重程度工具评分99分)。在6个月-15个月的治疗过程中,所有患者的实验室指标都正常,也没有发生不良反应。所有的患者目前仍在继续治疗中。





尽管目前对于儿童人群尚没有长期服用的安全数据,但托法替尼正在进行2-18岁的青少年特发性关节炎的临床试验 (NCT02592434 和NCT01500551)。根据患者体重,除了例1(每天2次,每次4mg)外,我们使用的剂量(每天2次,每次5mg)和临床试验中的剂量一致。

尽管我们的病例数量少,但研究结果支持并证实了既往的有关青少年和成人的大型研究。AA在任何年龄都可以是伤害性的,但我们的经验表明对儿童和青少年期患者危害性更大。我们建议在经过充分沟通,包括告知严重感染和恶性肿瘤风险,对于存在社会心理障碍的青春期前AA患者可以考虑口服托法替尼治疗。

相关资讯

高剂量托法替尼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可增加肺部血栓的风险

EMA建议医疗保健专业人员和患者在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时不要超剂量使用Xeljanz(托法替尼)。该建议遵循正在进行的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研究(A3921133)的早期结果,该研究表明,当超过正常剂量的两倍时,肺部血栓和死亡的风险增加。在欧盟,每日两次5mg托法替尼是类风湿性关节炎和银屑病关节炎的授权剂量,每天两次10mg托法替尼的较高剂量仅被批准用于溃疡性结肠炎患者的初始治疗。

Arthritis Rheumatol:使用托法替尼或肿瘤坏死因子抑制剂的静脉血栓栓塞风险比较

在共50,865名开始使用托法替尼或TNF抑制剂的RA患者中,VTE的发生率低(<1/100)。

Arthritis Rheumatol:托法替尼对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淋巴细胞的短期、中期和长期影响

单独监测ALC似乎足以评估托法替尼治疗RA患者的感染风险。

欧盟批准Xeljanz(托法替尼)治疗溃疡性结肠炎

辉瑞公司近日宣布欧盟委员会扩大了Xeljanz(tofacitinib,托法替尼)的适应症,今后托法替尼能够治疗成人中度至重度活动性溃疡性结肠炎(UC),这些患者对传统疗法或生物制剂不耐受剂、反应不足或反应迟钝。

Semin Arthritis Rheu:类风湿性关节炎中托法替尼单药或联合用药的安全性比较

与联合治疗相比,托法替尼单药治疗的安全事件较少,并且在csDMARDs不耐受的活动性RA患者中具有有利的风险-收益特征。

Circulation:JAK-STAT信号抑制剂可抑制大中动脉血管炎的病理性免疫反应

巨细胞动脉炎是主动脉及其大分支的一种慢性自身免疫性疾病,可合动脉瘤形成、破裂和动脉闭塞。动脉壁树突细胞吸引CD4+T细胞和巨噬细胞形成原发性肉芽肿浸润。血管炎病灶里有各种各样的效应T细胞,对类固醇治疗耐受,并维持慢性血管炎。透壁性炎症可诱导微血管形成,导致闭塞性内膜增生。持续性血管壁炎症是否是由病变的T细胞(包括新鉴定的tissue-resident memory T[TRM]细胞)维持的?这类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