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T: 接受药物治疗的IBD患者患严重COVID-19的风险分析

2021-06-29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2019年底,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新型肺炎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出现,被命名为COVID-19。目前已有约大约有 8500 万人感染了这种疾病。

       2019年底,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新型肺炎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出现,被命名为COVID-19。目前已有约大约有 8500 万人感染了这种疾病,190 万人死亡。自新冠病毒大流行开始以来,人们对 IBD 患者接受免疫调节剂和生物制剂治疗的安全性提出了质疑。有研究显示与抗TNF单药治疗相比,硫唑嘌呤或与抗TNF联合使用与严重 COVID-19 风险增加相关。本项研究旨在探究这样风险的真实性。

 

      研究人员根据 IBD 患者使用免疫调节剂和生物制剂治疗的差异,使用多变量 Cox 模型,比较了 2020年2月15日至2020年8月31日间IBD患者因 COVID-19 住院和死亡或机械通气的风险社会人口学特征、布地奈德/皮质类固醇和氨基水杨酸盐的使用以及合并症的区别,并进行了统计学分析。

 

      结果在268185名IBD患者中,600人因COVID-19住院,其中111人死亡或需要接受机械通气治疗。在多变量分析中,IBD 的治疗类别并不对COVID-19 住院风险造成影响,免疫调节剂单药治疗的调整后风险比为 0.94(95%CI:0.66-1.35),抗 TNF 单药治疗的风险比为1.05 (0.80-1.38) , 抗 TNF 联合硫唑嘌呤治疗的风险比是0.80 (0.38-1.69),维多珠单抗的风险比是1.06 (0.55-2.05)。

图:生物制剂对于新冠肺炎严重程度的影响

      由以上研究结果显示为 IBD 患者开具的免疫调节剂和生物制剂似乎不会增加 COVID-19 感染的严重程度。

 

 

原始出处:

Antoine Meyer. Et al. Risk of severe COVID-19 in patients treated with IBD medications: a French nationwide study. Alimentary Pharmacology & Therapeutics.2021.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IBD: 心理承受能力与IBD患者的更少疾病活动,更好的生活质量以及更少的炎症性肠病手术相关

炎症性肠病(IBD)包括溃疡性结肠炎(UC)和克罗恩病(CD)两种疾病,在美国影响超过了100万人口,在欧洲影响250万了人口。

IBD: 粪钙卫蛋白水平可预测IBD患者肠道组织学缓解和内镜缓解率

在过去的十年中,粘膜愈合成为了炎症性肠病(IBD)患者的治疗目标。达到MH的患者会有更好的长期预后,如复发风险降低,无类固醇缓解期延长,较少住院几率等。

GUT: 英夫利昔单抗治疗的IBD患者的抗新冠病毒的抗体反应会被减弱

新冠病毒(SARS-CoV-2)感染和/或接种疫苗后诱导保护性免疫对于抑制传播至关重要。

JCC: 存在肺功能受累的活动性IBD患者对生物治疗的反应差异

在溃疡性结肠炎(UC)患者的流行病学研究中,研究人员观察到因呼吸道疾病死亡率有增加的现象,这是潜在的被严重低估的炎症性肠病(IBD)肠外表现的影响。

JCC:饮食摄入模式与IBD患者发生疾病复发风险有关

目前已经有研究表明,饮食与炎症性肠病(IBD)的发作有关。多达一半的IBD患者认为饮食会导致疾病复发。

IBD: 炎性肠病患者门静脉血栓形成的发生风险分析

门静脉血栓形成(PVT)是炎症性肠病(IBD)的常见并发症,预后不佳。本项研究旨在试图更好地描述IBD患者出现PVT的危险因素,并比较不同的治疗方法及对于IBD相关PVT的预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