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立新:高血压药物治疗的4大误区,如何避免?

2018-05-16 蒋立新教授 阜外医院

在第四十个世界高血压日来临之际,国家心血管病中心主任助理、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副院长蒋立新教授对高血压病的现状、危害、预防的好处、服药误区做了详细介绍。

在第四十个世界高血压日来临之际,国家心血管病中心主任助理、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副院长蒋立新教授对高血压病的现状、危害、预防的好处、服药误区做了详细介绍。

01.高血压的现状

高血压是心血管疾病最重要的危险因素。

世卫组织数据显示,每年全球约有1700万人死于心血管疾病,约占总死亡人数的三分之一,其中80%发生在低中收入国家。而在这些死于心血管疾病的人中,有940万死于高血压并发症,至少有45%的心脏病死亡和51%的脑卒中是由高血压导致。高血压已成为全球疾病负担最重的疾病之一。

高血压同样是我国重要的公共卫生问题,给社会和家庭带来了沉重的疾病负担和经济负担。目前,我国高血压患病人数2.7亿。高血压直接经济负担占我国卫生总费用的6.6%。

自2014年以来,由财政部和国家卫生计生委批准设立的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地方卫生计生项目“心血管病高危人群早期筛查与综合干预项目”,旨在从社区人群中筛检出心血管病高危人群,提早进行干预管理,以减轻未来心血管病疾病负担。该项目自2014年实施以来,已覆盖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截至2017年6月,累计筛查35岁至75岁城乡社区居民超过170万人,是我国目前高血压筛查最大的研究,其中高血压检出率为37%,在检出的高血压患者中,知晓率、治疗率、控制率分别为36%,23%,6%。也就是有三分之一的患者知道自己血压高,接受药物治疗的患者不足四分之一,只有6%的患者得到了控制。因此,我国高血压管理十分令人堪忧,高血压管理的任务仍然任重而道远。

02.高血压的危害

高血压是最常见的一种慢性疾病,很多人患了高血压只是偶尔感觉头痛、头晕,甚至可能没有任何症状,因此不重视高血压的治疗。

但事实上,高血压最可怕的危害是它所导致的重要脏器的损害——长期高血压可能引发心脏病、脑卒中、肾功能衰竭、眼底病变甚至失明等,严重影响生活质量,甚至威胁生命。有数据显示,发生心梗的患者中69%有高血压;发生卒中的患者中77%有高血压;发生心衰的患者中有74%有高血压,此外还可能引发一些严重的心律失常,如房颤的发生风险增加。

因此,高血压是心脑血管疾病的重要危险因素之一,不对它进行积极防控,后患无穷!希望全社会对高血压的预防和治疗要重视、重视、再重视!

03.高血压预防的好处

高血压危害非常大,但是它可防可控。

首先是“防”,也就是说要早筛查、早诊断。35岁以后应定期检测血压。有的人可能患高血压病的风险更高些,比如肥胖、缺乏体力活动、长期高盐、高脂肪饮食、吸烟饮酒,工作压力大或情绪容易紧张激动、有高血压家族史等,这样的患者更应该注意定期检测血压,35岁以上每年测一次。也就是提高高血压的“知晓率”,才能引起大家足够的重视,早诊断、早治疗,防患于未然。

其次是“控”,即严格控制高血压患者的血压水平。研究显示,降压治疗可降低心力衰竭风险超过50%,脑卒中风险35-40%,降低心肌梗死风险20-25%,因此降压治疗是降低心脑血管疾病危害最有效的手段之一。

当然,降压治疗不仅仅是吃上药就万事大吉了,还要看所服用的药物是否可以有效控制血压,也就是医生们会提到降压要“达标”,通常我们认为高血压患者应将血压控制在:收缩压140 mmHg和舒张压90 mmHg以下,如果患者年纪比较大,比如超过80岁了,那么收缩压可以放宽到150mmHg以下。总之,治疗要达标,保证血压长期平稳,才能更好的改善预后。

04.服药的误区

误区一、是药三分毒,药物“伤肝”“伤肾”,能不吃就不吃,能少吃就少吃。

所有的药品在正式上市之前,必须经过一系列临床试验的验证,在健康人及患者中充分观察其安全性和疗效,是有安全保障的。不要被药物说明书上所列的药物不良反应“吓到”,药品被允许上市,说明不良反应对人体影响小,或发生率极低,是安全的。比如1万个人里任何人出现任何一种不良反应都会记录到说明书中,但发生的概率非常低。

药物要经过肝脏或肾脏代谢出体内,但并非伤肝伤肾不能服用,疾病患者的肝脏或肾脏已有问题,医生会根据药物特点、以及患者肝脏和肾脏情况选择药物。而不能惧怕对肝肾造成损伤而拒绝服药。比如对于某些慢性肾功能不全的患者,服用某些降压药物反而对肾脏功能起到保护作用。

从另一方面说,吃高血压的药物发生不良反应的危害,远小于不吃高血压药引发心梗、脑梗等危害。因此,建议患者遵医嘱规律服用降压药物,发生可能的药物不良反应时,及时告知医生,调整用药,避免自行停药。

误区二、有症状才服药,或吃着药没有症状就不监测血压。

有的患者仅在出现头痛、头晕等症状时才服用降压药,一旦症状消失就停药;还有些人倒是能够坚持长期服药,但吃上一种药后几乎从不监测,认为只要吃上药、头不痛不晕就没事了。这也是不对的。

(1) 高血压被称为“无声杀手”,因为大多数患者没有任何症状,但是血压升高,对于心脑血管的危害却是持续存在的,还是需要积极治疗,不能根据症状有无决定是否服药。高血压的治疗原则之一是长期平稳降压,如果一会儿吃药一会儿不吃,造成血压大幅度波动,对患者极其不利。因此建议首选长效药物,确保一天24小时体内药物有一定的浓度,使血压平稳控制。但长效药物通常价格较贵,如果经济条件不允许,一些很便宜的中长效药物也一样可以发挥作用,比如:尼群地平、阿替洛尔合用,每日早晚各一片,同样可以平稳降压,有效覆盖清晨(6-10点)血压高峰区,降低并发症发生风险。

(2) 只要吃上药,没有症状就不监测,可能血压并未达标。应以降压达标为根本,只有控制在140/90mmHg以下(80岁以上在150/90mmHg以下),才能真正降低并发症的发生风险。因此要定期监测血压,及时调整用药。

误区三:害怕高血压用药一旦用上就得一辈子服药。

高血压用药确实是长期的,除非是有明确原因的高血压(比如肾血管狭窄),原发性高血压不可能治愈,终身服药,将血压控制在理想水平,最大程度降低并发症发生的可能性,就是最好的治疗。这不是“药物依赖”,而是高血压就应该坚持长期治疗。

但并不是一天都不能停,比如夏季天气热,血管舒张,再加上大量出汗、血容量下降,血压水平可能适当降低,降压药物可以根据血压水平减量或停用一段时间,冬天天气寒冷,血管收缩、血压上升时,要及时增加药物。因此应该注意监测血压,定期看医生调整用药。

误区四、血压突然升高,舌下含服心痛定等短效降压药物快速降压。

有的病人在偶尔出现突然的血压升高时,比如收缩压超过200mmHg,会非常紧张,往往希望服用快速降压的药物尽快把血压降下来,比如舌下含服硝苯地平片(心痛定)。而实际上这对病人而言可能是危险的,应该禁忌。原因是舌下含服心痛定时,药物经过舌下静脉直接吸收入血,血药浓度迅速增加,可能导致血压短时间内急剧下降,有些患者就可能出现脑供血不足等症状,比如突然晕倒,是很危险的。

另外,提醒广大患者,出现突然的急剧血压上升,特别是伴有明显症状时,应该尽快就医,因为如果合并不同疾病,降压治疗的策略是不一样的,自行在家用药是不安全的。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0)
#插入话题
  1. 2018-07-02 jyzxjiangqin

    高血压药物.治疗.

    0

  2. 2018-06-21 jyzxjiangqin

    高血压药物.治疗.

    0

  3. 2018-06-09 jyzxjiangqin

    高血压药物.治疗.

    0

  4. 2018-05-26 jyzxjiangqin

    高血压药物.治疗研究.

    0

  5. 2018-05-18 jyzxjiangqin

    高血压药物.治疗的误区.

    0

相关资讯

Hypertension:孕期暴露在PM2.5污染的空气中,子代儿童期血压升高风险增加

暴露在空气污染的环境中,成人和儿童血压(BP)升高的风险都会增加。近期有证据表明孕期空气污染暴露可能会增加下一代的风险;但是,少有研究证实这一关系。Mingyu Zhang等人对Boston出生队列的1293位母亲(于1998-2012年招募)及其在3-9岁期间接受随访的有完整暴露和预后数据的子女进行前瞻性研究。主要暴露:孕期外界PM≤2.5μm (PM2.5)的浓度(通过将母亲住址与US缓解保护

【病例】低龄高血压更要引起重视,也许会相当危急!

中国高血压患者多为55岁以上,但是现在越来越年轻化了,有很多三四十岁的患者比例逐年上升,今天讲的是一例26岁血压就高达200/120 mmHg的案例,但是他和其他患者又有着本质不不同,到底是什么情况呢?

JAHA:妊娠高血压可增加孕妇心血管疾病发生风险

子癫前期和妊娠期高血压(GH)是最常见的妊娠期高血压疾病。子癫前期被证实与心血管疾病(CVD)发生风险相关,但GH与心血管疾病发生风险的相关性尚未被阐明。本研究纳入了挪威1980年至2009年首次妊娠的617589名妇女,平均随访时间是14.3年。分析结果显示,首次妊娠有GH的妇女出现CVD的风险是无妊娠高血压疾病妇女的1.8倍(95% Cl, 1.7-2.0),当GH联合小于胎龄儿或早产儿时,该

JAHA:房颤女性患者更容易发生妊娠高血压疾病!

房颤在女性中发病率很高,主要是由于各种原因导致的心脏重塑,尤其是高血压。妊娠高血压疾病(HPDs)与未来高血压的发生及心脏重塑相关。本研究旨在评估比较房颤女性患者是否更容易发生妊娠高血压疾病。本次巢氏病例对照研究纳入了105例房颤患者,并根据出生日期和首次妊娠年龄1:1匹配了正常对照,房颤患者的平均年龄为57±8岁,首次妊娠时间是32±8年前,对照组分别是56±8岁和31±8年前。分析结果显示,房

J Hypertens:血清尿酸对日本在职男性高血压发生的影响!

由此可见,血清尿酸水平与未来高血压发病率相关,在年轻男性、无糖尿病者和正常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水平的日本男性在职人群中观察到了这种关联。

J Hypertens:抗高血压治疗对高危高血压患者心血管事件和新发糖尿病的长期影响!

由此可见,在超过28385人次每年的患者随访中,研究人员证实了坎地沙坦和氨氯地平在降低高危高血压患者心血管事件方面具有相当的效果。此外,该研究的结果支持坎地沙坦在减少NOD发病率方面优于氨氯地平,即使进行长期随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