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HA:心脏手术后急性肾损伤的更好预测指标

2020-07-29 xiangting MedSci原创

这些数据表明,高AUC是体外循环后AKI的重要独立危险因素,可以考虑将其作为AKI的风险预测模型。

这项研究目的是比较氧输送(DO2)阈值下的曲线下最大面积(AUC)与DO2阈值下累积AUC预测体外循环心脏手术后急性肾损伤(AKI)的准确性。

2017年3月至2019年10月,纳入202例接受体外循环心脏手术的患者。每20秒记录一次灌注参数,DO2(10×泵流量指数[L/min/m2]×[血红蛋白(g/dL)×1.36×动脉血氧饱和度(%)+动脉血氧分压(mmHg)×0.003])阈值为300mL/min/m2被定义为DO2充足。使用DO2最低值、曲线下累积AUC和曲线下最大AUC 来预测AKI发生率。

在12.4%的患者中观察到了术后AKI(25/202)。通过多因素分析,发现最大AUC≥880(比值比[OR],4.9; 95%CI,1.2–21.5[P=0.022])、术前血红蛋白浓度≤11.6g/dL(OR,7.6;95%CI,2.0–32.3[P=0.004])、体外循环时输注红细胞≥2U(OR,3.3;95%CI,1.0-11.1 [P=0.041])是AKI的独立危险因素。受试者工作曲线分析显示,与DO2最低值和累积AUC(面积间差异为0.0691 [P=0.006]和0.0395[P=0.001])相比,最大AUC能够更准确地预测术后AKI。

这些数据表明,高AUC是体外循环后AKI的重要独立危险因素,可以考虑将其作为AKI的风险预测模型。

原始出处:

Tomoya Oshita. A Better Predictor of Acute Kidney Injury After Cardiac Surgery: The Largest Area Under the Curve Below the Oxygen Delivery Threshold During Cardiopulmonary Bypass. JAHA. July 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0-11-05 lovetcm

    #肾损伤##急性肾损伤#,引发因素很多,如#造影剂#是目前多见的一种形式

    0

相关资讯

Sci Rep:术前住院时间延长与心脏手术后感染的风险升高相关

术前住院时间延长与心脏手术后院内感染的发生密切相关。

Sci Rep:心脏手术后心脏康复期间的炎性细胞因子及其与术后房颤的关联

这项研究结果会影响术后预防性抗心律失常的治疗策略。

Sci Rep:维那卡兰对心脏手术后新发房颤患者的血流动力学影响

静脉注射维那卡兰不会对患者的血流动力学产生临床相关的负面影响,并且10例患者中有7例在中位时间8.0分钟后转为持续的SR。

Sci Rep:心脏手术后急性肾病的临床病程

心脏手术后的AKD与90天死亡率高和出院后肾功能下降相关。

Sci Rep:血清高迁移率族蛋白-1浓度在心脏手术中的预后作用

鉴于其在无菌炎症的介导中起重要作用及与不良结局的关联,脱离CPB 1小时后测得的HMGB1可作为心脏手术患者进行准确风险分层的有用生物标志物,并可指导个性化的抗炎治疗。

Sci Rep:术前血清纤维蛋白原与心脏瓣膜置换术后的急性肾损伤相关

术前血清纤维蛋白原水平与心脏瓣膜置换术后的AKI风险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