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治疗时代下的晚期胃癌治疗

2020-04-17 ioncology 肿瘤瞭望

胃癌是发病率位居前列的消化道恶性肿瘤,在中国,大部分胃癌患者在确诊时已然处于晚期阶段,治疗效果不佳,而现有的治疗方案难以进一步改善疗效,故亟待寻找到新的治疗策略。近年来,免疫治疗为晚期胃癌治疗带来新希

胃癌是发病率位居前列的消化道恶性肿瘤,在中国,大部分胃癌患者在确诊时已然处于晚期阶段,治疗效果不佳,而现有的治疗方案难以进一步改善疗效,故亟待寻找到新的治疗策略。近年来,免疫治疗为晚期胃癌治疗带来新希望,在2019年的CSCO第三届全国肿瘤免疫高峰论坛上,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梁军教授针对“晚期胃癌免疫治疗进展“的讲题进行了全面讲解,现整理内容如下。

晚期胃癌发病率居高不下,化疗已面临瓶颈

近年来,晚期胃癌的发病率呈现居高不下的趋势,一项流行病学研究的数据显示,中国的胃癌患者中有63%为晚期,这与欧美国家相似,这无疑使得胃癌的治疗难度加大。尽管,晚期胃癌的化疗方案在近40年来不断进展,包括以5-FU为基础的方案、含铂类的方案以及新型化疗药联合方案等,但晚期胃癌的一线化疗疗效仍不佳,中位生存期(mOS)难以突破2年。因此,在经历了40年的不断演变和改善之后,化疗方案在晚期胃癌领域仍不可避免的面临瓶颈。

晚期胃癌靶向药物研究现状不容乐观

传统化疗在晚期胃癌的治疗中面临瓶颈,因此,靶向药物成为了寻求疗效突破的研究方向。近年来,各种靶向药物正不断开展临床研究,比较著名的临床研究包括AVAGAST(贝伐珠单抗)、EXPAND(西妥昔单抗)、REAL-3(帕尼珠单抗)、ToGA(曲妥珠单抗)及LOGIC(拉帕替尼)等。但总体结果令人失望,除外曲妥珠单抗在HER2阳性的晚期胃癌患者中获得了疗效改善,其他的靶向药物在晚期胃癌患者的一线或二线治疗中均无显著的疗效,皆以失败告终。此外,在中国的晚期胃癌患者中,HER2阳性率仅为12%~13%,因此曲妥珠单抗的应用范围也较为有限。总体而言,目前胃癌领域的靶向药物研究现状极其不乐观。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Checkpoint inhibitors)重燃晚期胃癌治疗新希望

肿瘤细胞的免疫逃逸是胃癌的发病机制之一,肿瘤细胞的PD-L1与T细胞的PD-1结合后,便提供了抑制性信号,诱导了T细胞的凋亡,并抑制T细胞的增殖及活化,从而产生“免疫逃逸”现象,使得肿瘤细胞避免被T细胞识别及杀伤。而PD-1/PD-L1抑制剂正是基于此理论,通过特异性阻断PD-1与PD-L1的结合,从而达到抑制肿瘤的免疫逃逸、杀灭肿瘤细胞。
近年来,PD-1/PD-L1抑制剂在胃癌领域掀起了研究热潮,著名的临床研究包括了ATTRACTION-02研究(III期)、KEYNOTE-059研究(大型队列)、ATTRACTION-04研究(一线联合)及KEYNOTE-061研究(二线对照)等,并且上述的多项研究均显示了PD-1/PD-L1抑制剂在晚期胃癌中具有确切的疗效。其中,ATTRACTION-02研究显示,Nivolumab(O药)对于胃癌三线以上患者的2年生存率提升3倍,死亡风险比降低38%。正是基于ATTRACTION-02的良好疗效数据,Nivolumab在日本、韩国等多个地区及国家批准用于化疗进展后的不可切除的晚期或复发性胃癌治疗。此外,KEYNOTE-059研究结果显示,在PD-L1表达阳性的晚期胃癌二线治疗中,Pembrolizumab可显著改善其生存率,Pembrolizumab对于PD-L1(+)胃癌患者vs. PD-L1(-)胃癌患者的6月PFS和OS分别为18.2% vs. 9.9%、48.4% vs. 42.9%。基于该研究,Pembrolizumab获批用于复发性局部晚期或转移性胃癌,且表达PD-L1的患者。
相关临床研究进展不仅于此,PD-1/PD-L1抑制剂的出现使得晚期胃癌获得了新治疗选择,也改善了疗效及生存。

免疫治疗进入胃癌治疗指南

由于PD-1/PD-L1抑制剂在晚期胃癌中取得了不俗的疗效进展,我国2018年的CSCO指南明确将免疫检查点抑制剂(Nivolumab和Pembrolizumab)推荐作为晚期转移性胃癌的三线治疗(III级推荐,1A证据)。此外,NCCN、ESMO指南以及日本胃癌诊疗规约也更新了晚期胃癌的治疗策略,将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纳入晚期胃癌的治疗推荐中。

免疫治疗未来探索趋势—— 生物学标志物的不断挖掘

尽管PD-1/PD-L1抑制剂在晚期胃癌中获得显著进展,但需要注意的是,PD-1/PD-L1抑制剂并非适合于所有晚期胃癌患者,而免疫生物学标志物有助于正确筛选合适的患者进行PD-1/PD-L1抑制剂治疗。目前,PD-L1表达、微卫星高度不稳定(MSI-H)/错配修复缺陷(dMMR)已经获得认可,并进入了PD-1/PD-L1抑制剂疗效评估的临床实践。除此之外,肿瘤突变负荷(TMB)、肿瘤浸润淋巴细胞(TIL)、基因表达谱、TCGA分型等Biomarkers是潜在的研究探讨方向,而这些生物学标志物的不断探索有助于更为精准的应用PD-1/PD-L1抑制剂。

免疫治疗相关不良反应(irAEs)管理更为规范

在免疫治疗中,irAEs需要及时判断及妥善处理。目前,irAEs的管理正在不断规范化,国内外指南也公布了irAEs的处理准则。对于1~2级irAEs而言,通常采用延缓免疫治疗、对症处理及严密监测等措施即可减轻irAEs。而对于3~4级irAEs而言,则需要立即停止免疫治疗,并应用免疫抑制剂(如糖皮质激素)进行治疗,必要时住院治疗。

总结

晚期胃癌发病率居高不下,治疗难度极大,而化疗正面临瓶颈,靶向药物进展极其有限。多项研究证实,PD-1/PD-L1抑制剂在晚期胃癌中取得了显著疗效,这使得其陆续获得FDA及国内外指南的认可,进入了晚期胃癌的治疗推荐。免疫生物学标志物的探索有助于更合理的筛选患者进行PD-1/PD-L1抑制剂治疗,是未来研究方向之一。此外,irAEs管理不断规范化,更好的不良反应管理也是未来关注的重点。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2019年ESMO-GI:TAS-118联合奥沙利铂显著延长晚期胃癌患者的生存期

根据2019年欧洲肿瘤内科学会胃肠癌大会(ESMO-GI)上发表的一项研究,TAS-118联合奥沙利铂作为晚期胃癌患者的一线化疗方案,显著提高了患者的生存率。

纳武利尤单抗治疗晚期胃癌新进展

全球肿瘤学者期待已久的年度盛会--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于芝加哥盛大举行。本届年会的主题为“Caring for Every Patient, Learning from Every Patient”。作为ASCO年会的重头大戏,免疫治疗再度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基于ATTRACTION 02研究,纳武利尤单抗确立了在晚期胃癌三线的治疗地位。在此基础上,纳武利尤单抗向前迈进,同时在一线治疗

帕博利珠单抗或为晚期胃癌一线治疗提供新选择

一年一度的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在芝加哥如期举行,逾39000名肿瘤学界精英和专业人士汇聚于此,在期待和兴奋中交流最新的研究进展、激荡最潮的学术观点。本届年会的主题为“Caring for Every Patient, Learning from Every Patient”。免疫治疗方兴未艾,是当仁不让的会场焦点。6月2日胃肠道肿瘤的口头摘要专场,来自西班牙巴塞罗那希伯伦大学医院的Jo

瑞戈非尼联合纳武利尤单抗治疗MSS型晚期胃癌和结直肠癌柳暗花明新征程

“Caring for Every Patient, Learning from Every Patient”,2019ASCO年会在众人翘首中拉开大幕,重磅研究纷纷上线,冲击着医者们的视听。本次大会上如何改善冷肿瘤对免疫治疗的疗效依旧是研究热点,绝大多数晚期结直肠癌和胃癌都属于冷肿瘤,免疫治疗反应差,因此探讨如何通过免疫联合治疗来改善冷肿瘤疗效的研究层出不穷,然而一直没有可圈可点的阳性结果。6月

Lancet:并非所有的免疫治疗都能创造奇迹——帕博利珠单抗未能延长胃/胃食管结合部癌症患者总生存

晚期胃癌患者一线治疗后进展者结局通常不佳,而且二线治疗的选择十分有限。但随着免疫检查点阻滞剂的问世,多种肿瘤的治疗模式发生了变化。在晚期胃癌治疗后进展的患者中,免疫检查点阻滞剂是否能同样复制在其他肿瘤中的奇迹呢?KEYNOTE-061研究给了我们答案。遗憾的是,即使是在PD-L1联合阳性评分≥1的复发的晚期胃癌或胃食管结合部癌患者中,帕博利珠单抗二线治疗并未能延长其总生存。

ANN ONCOL:口服和静脉紫杉醇对一线治疗失败的晚期胃癌治疗效果比较

目前,紫杉醇只能通过静脉输入。DHP107是口服紫杉醇。DHP107用作晚期胃癌患者的二线治疗时与静脉输入紫杉醇有效性,安全性和药代动力学结果相似。DREAM是一项多中心的前瞻性临床试验,纳入的患者为病理确诊的无法切除或一线治疗失败复发的晚期胃癌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