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os One:透析患者房颤:被低估的心律失常

2017-01-18 佚名 医脉通

房颤是最常见的心律失常疾病,可显著增加血液透析患者卒中和血栓风险。为明确血液透析患者房颤流行率以及是否可获益于抗凝治疗,北卡罗来纳大学的MedUni Vienna研究小组开展了一项多中心研究,结果表明血液透析患者房颤发生率远高于预期估计值;近50%的患者未接受抗凝治疗。研究发表在Plos One。研究者对626名患者进行了横断面研究,其中男性397例(63.4%),中位年龄66岁,中位BMI 25

房颤是最常见的心律失常疾病,可显著增加血液透析患者卒中和血栓风险。为明确血液透析患者房颤流行率以及是否可获益于抗凝治疗,北卡罗来纳大学的MedUni Vienna研究小组开展了一项多中心研究,结果表明血液透析患者房颤发生率远高于预期估计值;近50%的患者未接受抗凝治疗。研究发表在Plos One。

研究者对626名患者进行了横断面研究,其中男性397例(63.4%),中位年龄66岁,中位BMI 25.7 kg/m2。糖尿病肾病是导致终末期肾病的主要原因(25.6%),其次为血管性肾病(19.3%)。 

房颤的患病率为26.5%,远高于国际估计值10%-15%。男性发病率较高(71.1%),中位年龄71.5岁(64-78岁)。59.6%的AF患者在血液透析后发生,40.4%的患者在终末期肾病前就患有房颤。56%的患者为阵发性房颤,3%的患者为持续性房颤,32%的患者为永久性房颤,9%的患者为新发或不明类型房颤。

房颤患病率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年龄小于55岁的患者房颤发生率为8.4%,55-64岁的患者发生率为22.0%,65-74岁的患者发生率为31.4%,≥75岁的患者患病率为41.7%(下图)。


血液透析≤ 1年的患者房颤发生率为23.7%,血液透析1-2年患者的房颤发生率为27.0%,2-3年患者为19.0%,3-4年患者为27.7%,4-5年患者为30.0%,≥5年的患者为32.2%%。

研究者称,“该研究强调,血液透析患者房颤发生率常被低估,透析患者房颤不容忽视。房颤是终末期肾病患者常见合并症,但目前尚无理想的临床治疗指南。此外,因抗凝剂可大大增加患者出血风险,导致透析患者使用抗凝剂治疗卒中的难度较大,多数预防卒中的新型药未获批用于血液透析患者。透析患者因临床病程发杂,对于肾功能正常患者预防房颤并发症采用的治疗方法,可能并不适宜或可导致其他风险,需根据患者病情制定个体化治疗方案。”

原始出处

Königsbrügge O, Posch F, Antlanger M, Kovarik J, Klauser-Braun R, Kletzmayr J, Schmaldienst S, Auinger M, Zuntner G, Lorenz M, Grilz E, Stampfel G, Steiner S, Pabinger I, Säemann M, Ay C. Prevalence of Atrial Fibrillation and Antithrombotic Therapy in Hemodialysis Patients: Cross-Sectional Results of the Vienna InVestigation of AtriaL Fibrillation and Thromboembolism in Patients on HemoDIalysis (VIVALDI). PLoS One. 2017 Jan 4;12(1):e0169400.

相关资讯

2019 儿童肾脏营养组建议:儿童2-5期CDK患者及透析患者能量和蛋白质需求

2019年12月,儿童肾脏营养专家组发布了儿童2-5期CDK患者及透析患者能量和蛋白质需求建议。小儿肾脏病的饮食管理在临床实践中充满不确定性,儿童肾脏营养专家小组针对儿童2-5期CDK患者及透析患者能量和蛋白质需求提供指导建议。

2019 儿童肾脏营养组建议:儿童2-5期CDK患者及透析患者钙磷饮食管理

在儿童慢性肾脏病(CKD)患者中,优化骨和矿物质稳态的控制非常重要,本文主要针对儿童2-5期CDK患者及透析患者钙磷饮食管理提供指导建议。

JASN:透析的终末期肾脏病患者妊娠相关的种族差异和因素

由此可见,透析妇女的妊娠率高于既往文献报道的数据。较高的妊娠可能性与种族/民族、ESKD原因和透析方式有关。

BMJ:全球终末期肾病患者医疗及护理条件差异研究

综合数据显示,各国有能力为终末期肾病患者提供最佳护理,肾脏疾病的负担、肾脏替代治疗和肾脏管理的能力有很大的差异

《透析病人的营养治疗与实践》

我们CKD患者的能量和蛋白质摄入值不应该教条的引用西方国家指南中的数字,应根据我们华人自己的饮食习惯和流行病学数据制定属于我们自己的标准。

透析间里的“沉默杀手”—— 丙肝病毒

丙型肝炎病毒(HCV)从被发现到被治愈,都映证了人类的智慧: HCV是医学史上第一次单纯依赖分子生物学手段(噬菌体展示技术)被鉴定的病毒,HCV是第一个被“直接抗病毒药物”(DAA)攻克的病毒,DAA时代,丙肝迅速变成了一种可以轻松治愈的疾病,HCV基础研究几无价值,临床研究也渐渐式微,但现实世界的严峻又与研究领域的寂寥形成鲜明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