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NAS:艾滋病毒的“隐形衣”

2015-06-05 佚名 生物谷

埃默里大学医学院,耶基斯国家灵长类动物研究中心和亚特兰大儿童卫生保健的病毒学家发现了一个有关艾滋病的关键问题,即艾滋病毒如何组装它的传染性隐形衣。 艾滋病毒的感染途径是从细胞到细胞的传播,因为病毒包膜蛋白需要合成为病毒颗粒,所以它们摆脱了受感染的细胞。医学博士Paul Spearman发现,包膜蛋白的一小部分位于HIV的尾巴上,是HIV病毒分为病毒颗粒必要的蛋白质。该研究结果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

埃默里大学医学院,耶基斯国家灵长类动物研究中心和亚特兰大儿童卫生保健的病毒学家发现了一个有关艾滋病的关键问题,即艾滋病毒如何组装它的传染性隐形衣。

艾滋病毒的感染途径是从细胞到细胞的传播,因为病毒包膜蛋白需要合成为病毒颗粒,所以它们摆脱了受感染的细胞。医学博士Paul Spearman发现,包膜蛋白的一小部分位于HIV的尾巴上,是HIV病毒分为病毒颗粒必要的蛋白质。该研究结果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

这一发现可以解释为什么艾滋病毒包膜蛋白有一个不同寻常的长尾巴,这是它有别于其它类似病毒的一个元素。艾滋病毒需要这条尾巴在巨噬细胞和T细胞里进行感染和复制。长尾被认为可以帮助艾滋病毒逃避免疫系统,如何操纵这条长尾可帮助研究人员设计出更有效的疫苗。

Spearman博士和同事们在先前的研究中发现,来自宿主细胞的一种称为Rab11-FIP1C的蛋白质对于包膜蛋白变成HIV倾向侵入细胞中的部分病毒颗粒来说很重要。

“新论文表示,我们发现的蛋白质对于胞膜蛋白结合T细胞和巨噬细胞来说是关键因素。”Spearman说。“现在我们知道所需的包膜蛋白的一部分很可能与蛋白质Rab11-FIP1C相结合,有更多的证据表明该途径对病毒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艾滋病毒粒子能被相对稀疏的Env蛋白质标记,这被认为有助于艾滋病毒逃避难缠的免疫系统。“它可能既会干扰也会加强艾滋病毒胞膜与细胞的结合过程,”Spearman说。增强该过程可能对于实验室疫苗设计、基于非传染性病毒样颗粒的研究更有帮助。相反,干扰包膜结合细胞的过程可能会靶向制造抗病毒药物的目标。

原始出处:

Mingli Qia, Hin Chub, Xuemin Chena, Junghwa Choia, Xiaoyun Wena, Jason Hammondsa, Lingmei Dinga, Eric Hunterc, and Paul Spearmana.A tyrosine-based motif in the HIV-1 envelope glycoprotein tail mediates cell-type– and Rab11-FIP1C–dependent incorporation into virions.PNAS, June 1, 2015.doi: 10.1073/pnas.1504174112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来源注明为“梅斯医学”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为“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或“梅斯号”自媒体发布的文章,仅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站仅负责审核内容合规,其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负责内容的准确性和版权。如果存在侵权、或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GetPortalCommentsPageByObjectIdResponse(id=1855735, encodeId=93d31855e3540, content=<a href='/topic/show?id=f32014428fc' target=_blank style='color:#2F92EE;'>#PNAS#</a>, beContent=null, objectType=article, channel=null, level=null, likeNumber=39, replyNumber=0, topicName=null, topicId=null, topicList=[TopicDto(id=14428, encryptionId=f32014428fc, topicName=PNAS)], attachment=null, authenticateStatus=null, createdAvatar=, createdBy=08e964, createdName=drwjr, createdTime=Tue Sep 29 08:27:00 CST 2015, time=2015-09-29, status=1, ipAttribution=)]
    2015-09-29 drwjr

相关资讯

Cell:揭秘HIV广泛中和抗体家族

  来自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所(TSRI)的科学家们发现,一个可广泛中和不同艾滋病毒株的抗体家族演变出了显著不同的结构来攻击病毒上的一个脆弱位点。研究结果为未来的HIV疫苗设计提供了一些新线索。相关论文在9月25日《细胞》(Cell)杂志上。   斯克里普斯研究所Skaggs化学生物学研究所成员、结构生物学教授 Ian Wilson 

PNAS:引蛇出洞智胜艾滋病毒

如果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有点像一个密封的罐头,那目前还没有人能够破开它,最近,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CHUM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找到一种方法,使用一种“开罐器”分子迫使病毒开放,暴露出其脆弱的部分,从而使免疫系统细胞杀死被感染的细胞。这一研究突破,发表在最近的《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为对抗艾滋病打开了一条新的路径,并可能最终带来更好的疫苗设计,防止病毒的传染。这种创新的方法将来也可能

PLOS Medicine:艾滋病毒传播能力有所下降

近日,一项研究发现人感染艾滋病毒的传染性可能不会像以前那么强了,这一发现可以改善全球预防艾滋病毒传播的情况。特别是在疾病发作之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艾滋病毒感染者以防止病毒继续传播不再成为难题。 人感染艾滋病毒几周后就进入了一个长达数月的急性感染期,在此阶段,血液中的病毒水平开始飙升。如果不及时治疗,紧随其后的便是长达数十年的慢性感染阶段。急性感染期在以前一直被认为与传播艾滋病毒的风险相

JACS:艾滋病毒天然屏障或被打开

近日,东安格利亚大学研究人员通过血液稀释剂对人体艾滋病毒天然屏障有了新了解。新研究揭示了朗格汉斯蛋白如何作为感染艾滋病毒第一阶段的自然屏障存在于生殖器分泌液中,期间与药物肝素相互作用。研究小组已经鉴定了朗格汉斯蛋白和肝素之间不同机制的相互作用。东安格利亚大学药学学院博士研究员Jesus Angulo说:“朗格汉斯蛋白存在于生殖器粘液中并由免疫细胞产生。艾滋病病毒在感染人的过程中朗格汉斯蛋白组成了第

PLoS Genet:为什么有些人对艾滋病毒免疫?

据科学日报报道,一直以来医生们感到困惑不解的谜题之一是,为什么人类免疫缺陷病毒1型(简称艾滋病病毒1型,HIV-1)可以迅速的感染一些个体,但却有时候很难在另一些个体身上“扎根立足”?目前一项有关HIV-1遗传变异以及它感染的细胞的最新研究揭示了HIV-1盔甲里的一个裂缝,它或可能——至少可以部分——解释这令人不解的个体差异,并潜在启发新的治疗方案。这项由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的研究人员进行的研究被

Cell:美发现强力HIV药物制造方法

美国加州理工学院Caltech的研究人员根据艾滋病毒(HIV)躲避抗体的机制,开发了中和能力比天然抗体强一百倍的免疫分子,为人们提供了设计HIV药物的新途径。这项研究发表在一月二十九日的Cell杂志上。 “我们现在可以制造真正强力的HIV药物,这些药物不仅可以在低浓度下起作用,还可以迫使病毒突变使其更容易被消灭,”Pamela Bjorkman教授说。“给HIV患者使用这种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