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脱发吗?拿什么拯救我们的头发?

2021-06-25 神盾医疗局局长Jack MedSci原创

雍禾医疗正式提交IPO招股书,拟于港交所上市,冲刺中国”植发第一股“

雍禾医疗IPO招股书

6月17日,雍禾医疗正式提交IPO招股书,拟于港交所上市,冲刺中国”植发第一股“,成为国内植发领域催生的第一家上市公司。

此前,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已经有超过2.5亿人正饱受脱发的困扰,平均每6人中就有1人脱发,大批90后也已经加入到脱发的阵营中来。植发已成为90后消费主流,在目前的植发群体中,20至30岁的年轻人占据了57.4%。国内健康教育协会近年调查数据显示:"男性型脱发"在中国25~45岁人群中的总体发病率高达25%,而就诊者中大部分人是在出现"明显掉头发"情况2~5年才开始寻医问药,有的患者已错失了治疗脱发的最佳时间。

超过2.5亿人“脱发人”造就了庞大“植发经济”,据相关研究机构报告称,从2016年到2020年,我国植发行业的市场规模从57亿元跃升至192.2亿元。

我国现存1104家植发相关企业,其中广东以175家位列第一,贵州、云南紧跟其后。从注册量趋势来看,2019年新增176家,2020年新增169家,今年1-5月新增80家。从相关专利数量来看,目前我国治疗脱发的专利已达1990项,其中发明专利数量最多,共1853条,占比93%。

专家表示,近年来,植发行业涌现的新技术名词和专利层出不穷,微针、3D植发等植发概念让人看得眼花缭乱。某些机构技术包装得五花八门,实则在故意抬高消费者的理解门槛。

值得注意的是,天眼查专业版风险数据显示,我国植发养发相关企业中,超450家相关企业曾产生法律诉讼,其中,近30%的案由涉及买卖合同纠纷。另外,​超过5,300家相关企业曾出现经营异常,占比19.5%。遭受行政处罚的有350余家,严重违法的有近70家。

所以植发行业靠谱吗?

FUE Hair Transplant: What to Expect, Cost, Pictures, and More

所谓植发手术,就是将毛发较多部位的毛囊移植到秃发或毛发稀疏的部位,移植后成活的毛囊可以继续生长。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整形外科副主任医师苗勇此前介绍,过去,毛发移植主要针对的是脱发或秃发患者。近年来,植发范围越来越广,增加了发际线调整、鬓角种植、胡须种植、眉毛种植等新项目。做毛发移植的人中,一多半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

正常人平均每天脱发约40-100根左右,属于正常新陈代谢,每天脱落的头发与新生发的数量大致相同,因此不会变稀。脱发分为生理性脱发和病理性脱发两种,如果短时间内每天掉发100根以内,属于生理性脱发,无需焦虑,也不需要治疗。对于病理性脱发,植发也并非唯一选择。如果要植发,一定要选择正规机构,消费者可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医师管理系统查询医疗美容主诊医师备案信息。

Hair Transplant In Turkey | Elcid tour

较为常见的雄激素性脱发分为男性型脱发和女性型脱发,两者均可伴有头皮油脂分泌增多。一般来说,男性型脱发主要表现为“M型”脱发(即前额、双侧额角、双侧鬓角发际线后移)及顶部毛发变细、脱发。女性型脱发表现为头顶部与发际缘之间弥漫性稀疏,分发线增宽,而发际线一般不受影响。

女性脱发以不同脱发方式为特征,是一种常见的非瘢痕性脱发。这是一种进行性疾病,从18岁到80岁的任何地方开始,超过35%的女性都会受到影响。来自不同国家的研究表明,20岁至29岁之间的患病率为1%至12%,45岁以上患者的患病率为12%至56%。

PRS此前发表对该领域资深作者(C.O.U)的临床资料进行回顾性分析研究称,女性型脱发需要进一步研究才能阐明其病理生理机制。对于超过35%的女性来说,这仍然是一个令人烦恼的问题,非手术治疗效果有限。毛囊单位移植是治疗女性型脱发的一种较好的选择,不需要剃除受区,手术时间比毛囊单位切除技术短,效果极佳,并发症和复发率较低。

头发修复手术需要大约2000个毛囊(从后脑部移植到前额及顶部),而且还有限制条件——脱发稳定且有足够可转移毛囊的男性。

关于脱发防治方式与研究目前仍然有限,雄激素性脱发(AGA)是最常见的脱发类型,影响了全球约50%的男性和45%的女性。虽然这不是危及生命的状况,但脱发可能对自尊心和心理造成困扰。然而,尽管医学专家努力寻找有效的治疗药物,但只有少数AGA药物获得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批准。

不少基础研究带来些许希望,2019年,由美国哥伦比亚大学Vagelos医师和外科医学院的Richard&Mildred Rhodebeck皮肤病学教授Angela Christiano博士领导的团队发现了以前未知的细胞——它们使小鼠毛囊处于静止状态,抑制这些细胞的活动可以重新唤醒毛囊。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Cell Stem Cell》杂志上。这可能给脱发族带来头发新生。Christiano和她的同事之前发现了一种名为JAK-STAT的新通路,活跃于静息毛囊的干细胞,并能使毛囊处于休眠状态。之前的研究证明,给小鼠皮肤应用JAK抑制剂可以唤醒小鼠休眠的毛囊。

今年,3月发表在Nature子刊上的一篇研究发现,在衰老过程中,毛囊干细胞由于采用非典型细胞分裂程序而丧失再生能力。细胞命运追踪和细胞分裂轴分析显示,年轻小鼠的HFSC是通过典型的对称和非对称细胞分裂来再生毛囊。

 

年轻HFSC的干细胞分裂示意图

非那雄胺被认为是目前临床上是治疗男性脱发最有力的武器。它是一种Ⅱ型5α还原酶的特异性抑制剂。通过抑制Ⅱ型5α还原酶的活性,阻断睾酮代谢为活性更高的DHT,降低血清及头皮中DHT含量70%,从而使萎缩的毛发恢复生长,1-2年的连续服用可以达到最好的疗效。其药物耐受性较好,不良反应发生率低且较轻,可以长期服用。

一篇系统性回顾文章试图探索确认非那雄胺对于女性脱发、多毛症等皮肤性疾病的治疗效果。文中表明高剂量(5mg/d)、中剂量(2.5mg/d)以及低剂量(1.25mg/d)的口服非那雄胺剂型对于雄激素性脱发的女性来说,都在可以6-12个月左右有效改善脱发,增加头发厚度,但1mg/d的非那雄胺却没有明显的治疗效果。多项随机对照研究建议其更适合于多毛症或多囊卵巢综合症的女性脱发。

目前非那雄胺应用于女性还是备受争议的,尤其是绝经前的女性应谨慎用药。在中国雄激素性秃发诊疗指南中也未相关推荐。

我国指南推荐螺内酯用于女性患者。可减少肾上腺产生睾酮。同时对DHT和雄激素受体结合有温和的抑制作用。用法为40~200 mg/d,能使部分患者的症状得到一定改善。主要不良反应为月经紊乱、性欲降低、乳房胀痛。建议疗程至少1年。

随着再生医学研究进一步深入,间充质干细胞(MSCs)是中胚层来源的多能细胞表现出巨大潜能,最近的研究试图鉴定脂肪来源的MSC的药理作用并将其应用于再生医学。脂肪组织衍生干细胞(ADSC)是一种MSC,它分泌多种生长激素来帮助细胞发育和增殖。根据实验室研究,肝细胞生长因子(HGF)、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胰岛素样生长因子(IGF)和血小板衍生生长因子(PDGF)等生长因子会在头发发育过程中增加其毛囊的大小。最近的回顾性人体研究表明,ADSCs可以促进脱发男性和女性的头发生长。

图1. 在ADSC-CE组(左)和安慰剂组(右)中,在应用ADSC-CE后在基线(A)、8周(B)和16周(C)的发量变化

图2. 在16周内,毛发计数(A)和直径(B)从基线的变化百分比(意向性分析)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脂肪干细胞成分提取物(ADSC-CE)有助于AGA患者的头发再生。但是,ADSC-CE的作用尚未在一项随机、双盲临床试验中得到证实。在这项随机、双盲、对照的临床试验中,将38例AGA患者(29名男性)分配到干预组(IG),每天两次在头皮上自行应用ADSC-CE局部药物。使用光声图谱评估从基线开始到第16周时的毛发数量和厚度的变化。总体而言,有34位患者(89%)(平均年龄45.3岁)完成了研究。在第8周的光声图谱显示,IG组患者中的毛发数量比对照组患者中的毛发增加更多,并且直到第16周,毛发变化的群体间差异仍然很明显。同样,与对照组患者的头发直径(6.3%)相比,在16周后,IG组患者的头发直径显著更粗(14.2%)。结果显示,ADSC-CE局部用药是AGA患者毛发再生的潜在治疗策略(图1、2)。

2019年美国皮肤病学会(AAD)年会上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富含血小板血浆(PRP)疗法治疗雄激素性脱发(AGA)患者时,比外用米诺地尔更有效。PRP来自全自体血液制品,通过激活生长因子来刺激毛囊。以前的研究已经证明了PRP在AGA治疗中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但缺乏对女性患者的研究。

梅奥诊所Bruce博士及其同事随机分配了20名女性接受PRP治疗,然后分别接受米诺地尔(A组)或米诺地尔接受PRP(B组)的治疗。米诺地尔治疗后检测的患者头发计数、末端毛发密度和累积厚度,与PRP相比,有更大程度的改善。但有趣的是,使用PRP到第12周时患者的生活质量反应显着改善,但在米诺地尔中未观察到。虽然不优于米诺地尔,但PRP仍可有效治疗脱发。Bruce博士强调,与米诺地尔治疗相比,PRP治疗患者的生活质量和治疗满意度有所提高。这些结果表明联合治疗可能带来益处的趋势。需要对更大样本量进行的进一步研究,以研究PRP的时间和频率以及组合使用时可能产生的影响。

制药行业治疗脱发的多款新药有望出现,今年1月底,制药公司Follicum宣布,在正在进行的IIa期临床研究中,FOL-005治疗脱发的所有患者均已完成治疗,该研究在200多例名男性患者中检查了不同剂量的候选药物FOL-005的安全性和治疗效果。候选药物 FOL-005 基于对人类蛋白骨桥蛋白的研究。 FOL-005 是一种较短的蛋白质序列 ---一种肽。 序列略有修改,但仍基于天然氨基酸。

但5月Follicum 报告了 FOL-005 治疗脱发的 IIa 期研究的顶线结果,出乎意料。该研究涉及 210 名男性患者,其中四分之一接受安慰剂。 在接受研究的最高剂量 FOL-005 治疗的患者中,毛发生长增加了 6.6 根头发/平方厘米(p=0.04),而安慰剂组为 5.6 根头发/平方厘米(p=0.01)。 FOL-005 与安慰剂的积极治疗之间的差异不显著(p = 0.83)。 然而,一些可能很重要的次要参数出现了积极的迹象,很快就会对这些数据进行更准确的分析。

而在3月,礼来和 Incyte 联合宣布JAK抑制剂巴瑞替尼治疗成人重度斑秃(AA)的III期研究(BRAVE-AA2)达到积极顶线结果。两个剂量组巴瑞替尼 (2mg和4mg,每日1次)在第36周时均达到主要疗效终点,与安慰剂相比,头皮毛发再生有了统计学上的显着改善。该研究的详细结果将在即将召开的医学会议上公布。巴瑞替尼是首个在治疗AA的III期试验中证明可促使毛发再生的JAK抑制剂,目前还没有被FDA批准治疗斑秃的药物。

 

 

参考资料:

1.Uebel Carlos O,Piccinini Pedro S,Spencer Leonardo S B et al. Female Pattern Hair Loss: Why the Follicular Unit Transplantation Surgical Technique Remains a Good Option.[J] .Plast Reconstr Surg, 2021, 147: 839-849.10.1097/PRS.0000000000007760

2.Etienne C.E. Wang, Zhenpeng Dai, Anthony W. Ferrante, et al. A Subset of TREM2+ Dermal Macrophages Secretes Oncostatin M to Maintain Hair Follicle Stem Cell Quiescence and Inhibit Hair Growth. Cell stem cell, VOLUME 24, ISSUE 4, P654-669.E6, APRIL 04, 2019.
 
3.Hasan Erbil Abaci, Abigail Coffman, Yanne Doucet, et al. Tissue engineering of human hair follicles using a biomimetic developmental approach. Nature Communicationsvolume 9, Article number: 5301 (2018) .

4.Hu AC, Chapman LW, Mesinkovska NA. The efficacy and use of finasteride in women: a systematic review. Int J Dermatol. 2019;58(7):759-776. doi:10.1111/ijd.14370.

5. 中国雄激素性秃发诊疗指南

 

作者:JACKZHAO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1-06-25 神盾医疗局局长Jack

    脱发养护很重要

    0

相关资讯

治疗脱发!礼来JAK抑制剂 III 期研究成功

礼来和 Incyte 联合宣布JAK抑制剂巴瑞替尼治疗成人重度斑秃(AA)的III期研究(BRAVE-AA2)达到积极顶线结果。两个剂量组巴瑞替尼 (2mg和4mg,每日1次)在第36周时均达到主要疗

PNAS:中年爱脱发男性更自私、小气、不慷慨?

雄性激素,是指由性腺合成的一类内分泌激素,是维持正常性欲及生殖功能的激素,其中,由睾丸和肾上腺分泌的睾丸素(testosterone,也叫睾酮)是最重要的雄性激素。

Nature:慢性压力为何让人“头秃”

最近,为了了解连接系统性变化和干细胞行为的机制,研究人员探索慢性压力对毛囊干细胞的影响。

PRS:女性脱发怎么治?植发效果好吗?

女性脱发以不同脱发方式为特征,是一种常见的非瘢痕性脱发。

如何治疗雄激素性脱发?脂肪来源的干细胞成分提取物具有显著功效!

雄激素性脱发(AGA)是最常见的脱发类型,影响了全球约50%的男性和45%的女性。虽然这不是危及生命的状况,但脱发可能对自尊心和心理造成困扰。

拓展阅读

JEADV:男性雄激素性脱发患者皮损内注射度他雄胺联合口服米诺地尔与单独口服米诺地尔的疗效比较

度他雄胺皮损内注射可能是治疗AGA的一种有效的抗雄激素替代疗法,本文目的是对比皮损内注射度他雄胺联合口服米诺地尔(OM)和单纯口服米诺地尔(OM)治疗男性AGA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吕中法教授:雄激素性脱发的综合治疗

吕中法教授-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

雄激素性脱发相关靶点研究进展

近年来,脱发人群占比越来越大,主要分为瘢痕性脱发和非瘢痕性脱发,其中雄激素性脱发(androgenetic alopecia, AGA)是最为常见的一种脱发类型。

J Invest Dermatol:雄激素受体介导的旁分泌信号诱导雄激素性脱发毛乳头血管退行性变

雄激素性脱发(AGA),本研究表明,在毛囊小型化的早期,DP细胞的AR介导的旁分泌信号(主要是转化生长因子-β信号)诱导了DP内血管的退化,并支持了早期抗雄激素治疗优于晚期抗雄激素治疗的观点。

热门推荐!《脱发的临床诊疗新进展》

梅斯公开课为皮肤科医生提供大量免费临床诊疗课程!

直播回放:脱发的临床诊疗新进展

脱发的临床诊疗新进展-冉玉平(四川大学华西医院)

国内外斑秃诊疗共识、指南的解读与启示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 2021-12-28

中西医结合诊疗雄激素性秃发专家共识

中国皮肤性病相关专家小组(统称) · 2021-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