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 Adv:BCMA CAR-T治疗RRMM后的淋巴细胞绝对值可预测缓解

2024-05-27 聊聊血液 聊聊血液 发表于上海

该研究是首次报道BCMA CAR-T输注后ALC与临床结局的关联及其在预测RRMM患者缓解方面的应用。

CAR-T后的淋巴细胞绝对值

靶向BCMA CAR-T细胞是复发/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RRMM)的有效治疗手段,但缓解治疗后的缓解持续时间(DoR)差异较大。CAR-T细胞输注后的扩增及持续时间可预测缓解深度和持续时间,但检测CAR-T细胞扩增的技术仍处于研究阶段,尚缺乏预测缓解的预后因素。

R/R B-ALL的研究证实,CD19 CAR-T输注后两周内淋巴细胞绝对值(ALC)增加,且+10天时的ALC峰值与持续缓解存在相关性。但该现象尚未在其他血液肿瘤中予以证实。因此美国3家中心的学者开展研究,描述了RRMM患者在BCMA CAR-T治疗后的ALC动力学,以及该动力学与免疫介导毒性和临床结局的关联。该研究是首次报道BCMA CAR-T输注后ALC与临床结局的关联及其在预测RRMM患者缓解方面的应用,近日发表于《Blood Advances》。

图片

重点

1、BCMA CAR-T细胞输注后前15天的最大ALC (ALCmax)与更深缓解及CRS和ICANS的发生相关。

2、ALCmax≤0.5 x103/uL是无缓解的预测指标,而>1.0是持续缓解的独立预后生物标志物。

研究结果

该研究纳入美国3家中心(威尔康奈尔医学中心,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西奈山医院)接受cilta-cel或ide-cel治疗的RRMM患者。监测并分析ALC的动力学。

患者特征

研究共纳入156例患者,基线特征见表1。接受cilta-cel和ide-cel治疗的患者基线特征平衡,且CRS/ICANS无差异(CRS:88% vs 86%,p=0.75;ICANS:13% vs 11%,p=0.65)。多数CRS为1级(cilta-cel和ide-cel分别为73%和76%)。所有患者中位随访17.5个月,cilta-cel和ide-cel分别为9.4个月和33.2个月。

图片

整个队列的总缓解率(ORR)为89%,完全缓解率(CR)为65%,MRD阴性率为46%。

BCMA CAR-T后的ALC动力学

研究中监测-5到+15天的ALC。两个产品+6到+7天的ALC均增加,且ALCmax(0天到+15天的ALC最高值)和至ALCmax时间存在显著差异。cilta-cel和ide-cel组预处理前的ALC分别为0.83 x103/uL和1.0 x103/uL (p=0.6);所有患者的ALCmax为1.28 x103/uL,且cilta-cel高于ide-cel (2 x103/uL vs 0.8 x103/uL,p<0.001)。所有患者ALC的绝对变化值(ALCmax与0天时的差异)为1.28 x103/uL,且cilta-cel高于ide-cel (2.1 x103/uL vs 0.77 x103/uL,p<0.001)。使用3.75 x103/uL作为ALC的正常值上限,cilta-cel组32%发生淋巴细胞增多,而ide-cel组为0;与之类似,cilta-cel和ide-cel组ALCmax >1.0 x103/uL的比例分别为74%和29% (p<0.001)。ide-cel组的至ALCmax时间短于cilta-ce组(+11天vs +12天,p=0.002)。

ICANS和CRS与ALC的关联

细胞因子释放综合(CRS)与较高的ALCmax相关,包括所有患者中(优势比[OR]=5.16,P=0.018)和cilta-cel组(OR=12.6,P=0.013),ide-cel组有相关趋势但不显著(OR=1.38,P=0.1)。免疫效应细胞相关神经毒性综合征(ICANS)与较高的ALCmax相关,包括所有患者中(OR=6.6,p=0.005) 和cilta-cel组(OR=13,P=0.009)、ide-cel组(OR=1.57,p=0.03)。此外有趣的是,发生神经毒性的患者ALCmax高于未发生神经毒性的患者(4.3 vs 1.1 x103/uL,p=0.02)

此外,较高级别的CRS与较高的ALCmax相关,包括所有患者和两组都是如此(表2)。ide-cel组的至CRS时间早于cilta-cel组(1天vs 7天,P<0.001)。cilta-cel组发生CRS的患者的ALCmax高于未发生CRS患者(2.5 x103/uL vs 0.46 x103/uL,P=0.001),但ide-cel组无差异。

图片

ALC与CAR-T后的结局

PFS和DOR

cilta-cel和ide-cel组的91和65例患者中,分别有70和25例发生进展和死亡事件。单因素分析中,ALCmax >1.0 x103/uL、ALCmax>队列中位值、ALCmax处于第二/第三分数与较长PFS相关,非骨旁EMD和CAR-T产品与较差的PFS相关;两个产品的单独分析也是如此。ALCmax >1.0 x103/uL患者的PFS优于≤1.0 x103/uL患者(30.5个月 vs 6.01个月,HR=0.34,P<0.001;图1A)。

图片

多因素分析校正非骨旁EMD、高危细胞遗传学、既往治疗线数和CAR-T产品后,仅ALCmax >1.0 x103/uL (HR=0.37,p<0.001)存在非骨旁EMD(HR=2.15,p=0.003)仍与PFS显著相关(表3)。ALCmax >1.0 x103/uL与改善PFS的关联还存在于高危细胞遗传学((19.8 vs 5.3个月,p<0.001)和非骨旁EMD(12 vs 4.5个月,p=0.008)患者中。

图片

对于DOR,137例(82例cilta-cel和55例ide-cel)患者中结果类似。多因素分析控制相关变量后,ALCmax >1.0 x103/uL与DOR改善(HR=0.46,p=0.025)相关

缓解深度和进展状态

VGPR/CR患者的ALCmax高于最佳缓解为PR和SD/PD的患者(表4)。

图片

多因素分析中,ALCmax、ALC绝对值变化和ALCmax >1.0 x103/uL与达到≥VGPR相关,ALCmax >1.0 x103/uL还与进展风险较低相关。重要的是,预处理前ALC和基线ALC不影响缓解深度,ALCmax不影响至初始或最佳缓解时间。此外,未进展患者的ALCmax高于进展患者(1.86 vs 0.79 x103/uL,p<0.001),≥VGPR 患者的ALCmax也更高(1.67 x103/uL vs 0.5 x103/uL, p<0.001)。

图片

ALCmax作为预后工具的不同临界值

本部分旨在探索不同的ALCmax临界值是否可以预测更深缓解、更长PFS或早期进展。

ALCmax ≤0.5 x103/uL可预测缺乏缓解和较短PFS:ALCmax ≤0.5 x103/uL患者的中位PFS短于>0.5 x103/uL患者(3.7 vs 24.1个月,P<0.001)。

ALCmax >1.0 x103/uL可预测较长PFS:ALCmax >1.0 x103/uL患者的中位PFS较长(33.1 vs 6个月,P<0.001);ide-cel组(19.8 vs 8.5个月,p=0.023)和cilta-cel组(未达到vs 5.3个月,p<0.0001)也是如此(图1D、E)。

CAR-T输注后的淋巴细胞增多主要是由BCMA CAR-T淋巴细胞驱动

通过流式细胞术分析四例患者的外周血样本,观察到ALC与BCMA+ T细胞比例之间存在显著的强相关性(Spearman r=0.93, p<0.0001),表明ALC是CAR-T扩增的良好指标

BCMA CAR-T ALC的动力学与CD19 CAR-T治疗NHL不同

作者纳入威尔康奈尔医学中心接受axicabtagene ciloleucel (axis-cell)、lisocabtagene maraleucel (liso-cell)、tisagenlecuucel (tisa-cell)或brexucabtagene autooleucel (brexue-cell) CD19 CAR-T治疗NHL的105例患者作为NHL队列,分析第-5天到第+15天的ALC。

当比较BCMA与CD19 CAR-T时,ALC动力学存在差异。BCMA CAR-T的中位ALCmax为1.3 x103/uL,至ALCmax的中位时间为12天,而CD19 CAR-T的中位ALCmax为0.47 x103/uL,至ALCmax的中位时间为10天,两者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1)(图3)。

图片

总结

该多中心研究描述了156例接受BCMA CAR-T(cilta-cell和ide-cell)治疗的RRMM患者输注后15天内ALC的动力学和预后影响。最大ALC (ALCmax)较高的患者具有更好的缓解深度、无进展生存期和缓解持续时间。ALCmax >1.0 x103/uL的患者的PFS优于≤1.0x103/uL的患者(30.5 vs 6个月,p<0.001),而ALCmax ≤0.5 x103/uL的患者是疾病早期进展和PFS较短的高危组(HR=3.4,p<0.001)。在多因素分析中,考虑ISS分期、年龄、CAR-T产品、高危细胞遗传学和既往治疗线数后,ALCmax >1.0 x103/uL和非骨旁EMD是PFS和DOR的唯一独立预测因子。此外,流式细胞术数据表明,ALC是BCMA CAR-T扩增的替代物,可以作为一种可获得的预后标志物。

该研究首次报道了BCMA CAR-T输注后ALC与临床结局的关联及其在预测RRMM患者缓解方面的应用,将输注后15天内的ALC作为一种新的、广泛可用的生物标志物,用于预测RRMM患者对BCMA CAR-T治疗的反应。ALCmax≤0.5 x103/uL是与缓解不佳和较短PFS相关的负面预后因素,而ALCmax >1.0 x103/uL是预示着BCMA CAR-T缓解更深和更持久的阳性预后因素。该研究结果也为进一步了解高ALC患者和低ALC患者在免疫微环境、CAR-T特征和T细胞特征方面的表型差异开启新的世界。

参考文献

Saldarriaga MM,et al.Absolute Lymphocyte Count after BCMA CAR-T Therapy is a Predictor of Response and Outcomes in Relapsed Multiple Myeloma.Blood Adv . 2024 May 22:bloodadvances.2023012470. doi: 10.1182/bloodadvances.202301247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来源注明为“梅斯医学”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为“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或“梅斯号”自媒体发布的文章,仅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站仅负责审核内容合规,其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负责内容的准确性和版权。如果存在侵权、或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GetPortalCommentsPageByObjectIdResponse(id=2206867, encodeId=5f1b220686e7e, content=<a href='/topic/show?id=dd85431162e' target=_blank style='color:#2F92EE;'>#多发性骨髓瘤#</a> <a href='/topic/show?id=edba4069ec' target=_blank style='color:#2F92EE;'>#CAR-T治疗#</a> <a href='/topic/show?id=833732e80d' target=_blank style='color:#2F92EE;'>#BCMA#</a> <a href='/topic/show?id=47e3114913f6' target=_blank style='color:#2F92EE;'>#淋巴细胞绝对值#</a>, beContent=null, objectType=article, channel=null, level=null, likeNumber=14, replyNumber=0, topicName=null, topicId=null, topicList=[TopicDto(id=3278, encryptionId=833732e80d, topicName=BCMA), TopicDto(id=4069, encryptionId=edba4069ec, topicName=CAR-T治疗), TopicDto(id=43116, encryptionId=dd85431162e, topicName=多发性骨髓瘤), TopicDto(id=114913, encryptionId=47e3114913f6, topicName=淋巴细胞绝对值)], attachment=null, authenticateStatus=null, createdAvatar=null, createdBy=cade5395722, createdName=梅斯管理员, createdTime=Mon May 27 15:18:49 CST 2024, time=2024-05-27, status=1, ipAttribution=上海)]

相关资讯

【Nat Commun】BCMA和CD19双特异性CAR-T治疗RRMM的中国I/II期研究

该研究发现输注 BC19 双特异性 CAR-T 细胞是管理 RRMM 患者的一种可行、安全和有效的策略。

【Lancet Oncol】IMWG关于双抗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相关毒性的管理建议

IMWG召集37位多发性骨髓瘤领域的专家,为使用双特异性抗体治疗骨髓瘤提供了专家共识的临床实践指南,以优化接受免疫疗法的患者的管理。现整理主要内容供参考。

【Blood Adv】首次对比CAR-T和双抗:治疗三重难治RRMM的回顾性研究

《Blood Advances》进入发表一项回顾性研究,比较了CAR-T和双抗策略的疗效,探索了两种治疗后复发患者的预后和最佳治疗顺序及安全性。

【ASCO教育文集】高危与超高危多发性骨髓瘤的定义、挑战与治疗策略

文章回顾了HR和uHRMM的现有和新特征,并讨论了免疫治疗时代的挑战。

多发性骨髓瘤预后评分系统 (MPSS)计算公式分享

多发性骨髓瘤预后评分系统 (MPSS)

【Lancet Haematol】CD38单抗艾沙妥昔单抗联合KRd治疗适合移植NDMM的2期研究结果

评估了艾沙妥昔单抗联合卡非佐米(K)、来那度胺(R)和地塞米松(d;Isa-KRd)用于所有细胞遗传学风险组、适合移植、新诊断多发性骨髓瘤(NDMM)患者,并根据细胞遗传学风险分层给予维持治疗。

BCJ:1576例多发性骨髓瘤患者自体移植后长期缓解的比例、特征及预测因素

MD安德森癌症中心学者开展一项回顾性研究,旨在确定患者在进行一线autoHCT后获得长期缓解的特征,并评估长期缓解的预测因素。

【JCO】MM自体移植+来那度胺维持治疗1年后的MRD状态与长期生存相关

该研究旨在评估MRD阴性率和MRD状态对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OS)的影响,首次证明了自体移植后1年达到MRD阴性的长期预后价值。

JHO:上海交通大学陈赛娟等团队合作为治疗复发和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开发新的潜在方法

该研究进行了一项LEGEND-2试验的5年随访,报告了LCAR-B38M CAR-T细胞治疗后复发或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患者的长期缓解和生存结果。

【JHO】BCMA CAR-T最长随访:LEGEND-2研究5年随访结果

近日《Journal of Hematology & Oncology》发表了该研究随访65.4个月的结果,也是靶向BCMA CAR-T随访最久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