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A紧急授权氯喹和羟基氯喹治疗新冠肺炎,但也有质疑声

2020-04-04 MedSci MedSci原创

日前,美国FDA发布了一份紧急使用授权(EUA),将氯喹和羟氯喹用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不过也遭受到质疑声。

日前,美国FDA发布了一份紧急使用授权(EUA),将氯喹和羟氯喹用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不过也遭受到质疑声。

紧急使用授权(EUA)如何在疫情中发挥作用?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3月28日,签发了一项紧急使用授权,允许磷酸氯喹和硫酸羟氯喹用于新冠患者治疗。这包含了被美国总统特朗普点名称有效但遭学者质疑的药品,授权发出后,质疑声依然不断。FDA已经在新冠疫情中发布了22种体外诊断产品、2种呼吸器、1套呼吸器净化系统、1种呼吸机和两种药物(氯喹和羟氯喹)的紧急使用授权,解决紧急情况下的药品和器械应用难题。获得授权的氯喹和羟氯喹必须由国家战略储备库(SNS)分发,由执业医师开出处方,且只能用于重达50公斤或以上且已接受住院治疗,但尚未接受任何临床试验的青少年和成年新冠患者。

根据美国卫生和公共服务部(HHS)发布的声明,FDA允许在没有临床试验或可行疗法的情况下,酌情将企业捐赠给战略国家储备(SNS)的硫酸羟氯喹和磷酸氯喹产品分发至各州,经医生处方用于某些COVID-19住院患者的治疗。目前,该授权仅适用于当前住院且体重至少为50公斤(约110磅)的患者。

同时,FDA表示虽然关于氯喹或羟基氯喹疗效的证据有限,但其益处大于风险。FDA已经允许纽约州在重症患者中对氯喹和羟氯喹药物进行测试,一些医院也已将这些药物添加到其治疗方案中。

氯喹是一款抗疟药,从1944年开始应用于临床,已经使用了70多年。既往研究表明,该药不仅仅有抗疟的作用,还具其他多种用途。氯喹能通过增加病毒/细胞融合所需的内体pH来阻断病毒感染。除了其抗病毒活性外,氯喹还具有免疫调节活性,可在体内协同增强其抗病毒作用。最近的研究发现,氯喹可能改变新冠病毒进入人体细胞受体ACE2的结构,或者抑制病毒表面S蛋白与ACE2的结合,从而抑制病毒在人体内繁殖。

羟氯喹是氯喹的衍生物,两者结构相近,作用机理非常相似,但在临床使用的安全性、耐受性等方面,羟氯喹与氯喹相比更有提升。

研究表明,氯喹(CQ)在体外对COVID-19有拮抗作用,但相关的研究数据较少。日前发表于预印本平台medRxiv(未经同行评审)的一篇题为“Efficacy of hydroxychloroquine in patients with COVID-19: results of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的文章,报告了羟基氯喹(HCQ)治疗COVID-19的疗效。

研究评估了2020年2月4日-2月28日,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收治的62例COVID-19患者。患者平均年龄为44.7岁,男女比例接近1:1,所有患者被随机分配到一个平行组试验,其中31名患者接受了额外的羟氯喹(400 mg/d)治疗,给药持续5天。

试验结果表明,接受羟氯喹治疗组,患者体温恢复时间和咳嗽缓解时间明显缩短,肺炎状况得到改善的患者比例为80.6%,高于对照组(54.8%),且对照组4例患者进展为重症。此外,接受羟氯喹治疗组有2例出现轻度副作用,包括皮疹、头痛等。

研究人员认为,使用HCQ可显著缩短COVID-19患者的临床恢复时间,促进肺炎的好转。

目前全球已有多个团队展开了对羟氯喹及氯喹的抗新冠病毒研究。我国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开始,将氯喹纳入抗病毒治疗方案。国外,日前美国华盛顿大学宣布与纽约大学合作,将在4月进行一项耗资950万美元的多位点临床试验,研究将招募来自6个地点的2000名参与者,包括确诊患者及其密切接触者,随机分配服用羟氯喹或安慰剂,以确定羟氯喹是否可以预防新冠肺炎。这项试验预计持续八周,如果一切顺利的话,结果将在夏天公布。

这项EUA的发布引发了争议。此前,特朗普曾多次表示,氯喹和羟氯喹对治疗新冠有奇效,并透露相关药物将被分发到纽约和其他州,敦促FDA加快审批这两类药物,尽快将其用于新冠临床治疗。FDA前首席科学家卢西亚娜·博里奥(Luciana Borio)30日则在推特上说:“我很想知道是哪位FDA专员签署了这项EUA,现在还缺乏科学依据证实氯喹和羟氯喹对新冠治疗有效”。

学界对这两类药物的研究也出现相反结论。3月17日,法国Didier Raoult团队在《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ntimicrobial Agents》发表论文称,羟氯喹和阿奇霉素对新冠肺炎有显著疗效。随后,多位科学家提出质疑。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向媒体表示,在没有进行大量随机试验的情况下,不可能很快发现这些药物是否有效。清华大学药学院院长丁胜认为试验在方案设计、患者入组、检测方法和数据分析等方面存在漏洞,无法得出上述结论。

一个中国研究小组发表了一项研究结果,证明氯喹和羟基氯喹在体外用羟基氯喹(EC50=0.72%µM)比氯喹(EC50=5.47%µM)更有效地抑制SARS-CoV-2。这些体外结果证实了我们的临床结果。我们的实验达到了文中提出的目标值。与氯喹相比,羟基氯喹在人体内具有更安全的剂量依赖性毒性,允许临床使用超过体外观察到的EC50的羟基氯喹。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感染与免疫科团队3月在《浙江大学学报》上发表论文称,标准剂量的羟氯喹(400mg,1次/d)治疗并未显示出改善患者症状、加速病毒学抑制等方面的临床效果。近日,梅奥医学中心Michael J.Ackerman团队在《Mayo Clinic Proceedings》发表论文称,使用羟氯喹可能引发患者的药物性心源性猝死。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