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盘点】近期Diabetes Care值得一看的研究进展

2016-10-23 作者:MedSci   来源:MedSci原创 我要评论3
Tags: Diabetes  Care  

本文梅斯医学小编为大家盘点了近期值得一看的研究,希望能一起学习,进步。

【1】Diabetes Care:2型糖尿病患者若没有外周脉搏,可要警惕了!

对于2型糖尿病患者,缺乏足背和胫后脉冲,是否是主要大血管和微血管事件、死亡和认知能力下降的预测因素?

数据来自11120例患者,均来自ADVANCE研究。基线无外周脉搏定义为:至少缺少一个足背或胫后脉冲。

多因素校正后,无外周脉搏与存在外周脉搏(n = 2,218)相比,与以下事件的5年风险增加有关:主要大血管事件(HR 1.47 [95%CI 1.28–1.69], P < 0.0001)、心肌梗死(1.45 [1.13–1.87], P = 0.003)、卒中(1.57 [1.23–2.00], P = 0.0003)、心血管死亡(1.61 [1.33–1.95], P < 0.0001)、心衰(1.49 [1.21–1.84], P = 0.0002)、全因死亡率(1.48 [1.29–1.71], P < 0.0001)、主要微血管事件(1.17 [1.00–1.36], P = 0.04)、肾病
(1.24 [1.00–1.54], P = 0.04)、终末期肾脏疾病或肾死亡(2.04 [1.12–3.70], P = 0.02)、周围神经病变(1.13 [1.05–1.21], P = 0.0008)。

不管是缺乏足背还是胫后脉冲,参与者的风险比具有可比性。风险增加的多少,与缺乏足背或胫后脉冲数目的多少是成比例的。缺乏3-4次的患者,风险最高;缺乏外周脉搏的数目每增加一个,所有结局的风险都会增加。

结果表明,无足背和胫后脉冲是2型糖尿病患者主要血管事件的独立预测因子。临床上使用这些简单的指标,可以对患者进行危险分层、治疗,以及改善患者结局。(文章详见--Diabetes Care:2型糖尿病患者若没有外周脉搏,可要警惕了!

【2】Diabetes Care:低HDL-C和高TG水平是糖尿病肾病的危险因素

这项回顾性研究旨在调查糖尿病血脂异常——高甘油三酯(TG)和/或低的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HDL-C)水平——是否与DKD高残余风险有关。

一共有47177例患者参与意大利糖尿病中心研究,15362例患者的基线估计肾小球滤过率(eGFR)≥60 mL/min/1.73 m2、正常白蛋白尿、LDL-C ≤130 mg/dL、完成了长达4年的随访,数据用于分析。主要终点为DKD发生率,定义为低eGFR (<60 mL/min/1.73 m2)或eGFR减少> 30%和/或蛋白尿。

总体而言,12.8%的患者出现低eGFR, 7.6%的患者eGFR减少> 30%,23.2%的患者出现蛋白尿,4%的患者有蛋白尿,且有eGFR <60 mL/min/1.73 m2或eGFR减少> 30%。

TG ≥150 mg/dL增加约26%的低eGFR的风险,增加约29%的eGFR减少> 30%的风险,增加约19%的蛋白尿风险,以及出现其中一项异常的风险增加35%。

男性HDL-C <40 mg/dL、女性HDL-C<50 mg/dL时,增加约27%的低eGFR的风险,增加约28%的eGFR减少> 30%的风险,增加约24%的蛋白尿风险,以及出现其中一项异常的风险增加44%。将TG和HDL-C浓度作为连续变量时,这些联系仍具有统计学意义;对多种混杂因素校正后,这些联系只是衰减,但仍存在。

结果表明,在超过4年的时间里,低HDL-C和高TG水平是DKD的独立危险因素。(文章详见--Diabetes Care:低HDL-C和高TG水平是糖尿病肾病的危险因素

【3】Diabetes Care:沙格列汀对糖尿病患者的肾功能一级棒!(SAVOR-TIMI 53)

二肽基肽酶4抑制剂对糖尿病肾病有保护作用。我们研究了16492例2型糖尿病患者的肾脏预后,这些患者随机分到沙格列汀与安慰剂组,中位数随访时间为2.1年。

9696(58.8%)例患者有正常的白蛋白尿(白蛋白/肌酐比值[ ACR ]<30 mg/g),4426(26.8%)例患者有微量白蛋白尿(ACR 30–300 mg/g),1638(9.9%)例患者有大量白蛋白尿(ACR >300 mg/g)。

从基线到试验结束(EOT),沙格列汀治疗可以改善或不恶化患者的ACR分类(基线正常白蛋白尿、微量白蛋白尿和大量白蛋白尿患者的P值分别为:P = 0.021, P < 0.001,P = 0.049)。

结果表明,即使患者的白蛋白尿在正常范围内,使用沙格列汀治疗也能改善患者的ACR,并且不影响eGFR。此外,沙格列汀对患者白蛋白尿的作用,不能通过血糖控制情况来解释。(文章详见--Diabetes Care:沙格列汀对糖尿病患者的肾功能一级棒!(SAVOR-TIMI 53)

【4】Diabetes Care:2型糖尿病患者的抑郁研究

众所周知,2型糖尿病出现抑郁,与长期并发症、残疾和早期死亡率有关,但是关于2型糖尿病(T2D)和重度抑郁症(MDD)患者的抑郁持续时间、缓解时间等的研究尚缺乏。

研究纳入了50例T2D+MDD成年患者,进行行为干预,使用结构化临床采访,对患者进行评估,在基线、干预后、随访3个月时,使用DSM-IV-TR评估患者的抑郁情况。从出生到最后一次随访,记录了所有抑郁发作和缓解情况。

数据显示,MDD发作的平均次数为1.8次,平均持续时间为23.4个月(SD 31.9;范围0.5–231.3)。在生命历程中,暴露于MDD的平均时间为43.1个月(SD 46.5;范围0.5–231.3)。Kaplan-Meier生存曲线分析显示,下一次发作时的平均发作持续时间下降(第一次发作,14个月;第二次发作,9个月;P < 0.002)。对于多次抑郁发作的患者,下一次发作的恢复时间更短(P = 0.002)。基于T2D诊断年表,没有发现抑郁发作持续时间或缓解持续时间的差异。

结果表明,T2D患者相当长时间暴露于抑郁症中,会导致较差的医疗和精神结局。不管是抑郁发作持续时间还是恢复持续时间都在一次次的缩短。这项研究的结果强调了对T2D患者的抑郁进行有效地诊断和治疗,以减少未来抑郁症发作的风险。(文章详见--Diabetes Care:2型糖尿病患者的抑郁研究

【5】Diabetes Care:母亲孕期患妊娠期糖尿病,会增加后代2型糖尿病风险

本研究旨在探讨宫内妊娠期糖尿病(GDM)暴露和第一民族(FN)状态,对后代生命前30年的2型糖尿病风险的影响。

第一民族(First Nations,FN),是一个加拿大的种族名称,与印地安人(Indian)同义,指的是在现今加拿大境内的北美洲原住民及其子孙,但是不包括因努伊特人和梅提斯人。

在这项历史前瞻性队列研究中,我们通过临床数据库,调查了GDM和FN状态与后代2型糖尿病风险之间的联系,以及相互作用。

研究共纳入了321008名后代,中位数随访15.1年。母亲孕期GDM和FN状态均与后代生命前30年的2型糖尿病风险独立相关(HR 3.03 [95% CI 2.44–3.76; P < 0.0001] vs. 4.86 [95% CI 4.08–5.79; P < 0.0001)。母亲孕期GDM和FN状态对后代2型糖尿病风险影响之间无交互作用。FN状态与母亲孕期GDM相比,对后代2型糖尿病风险的影响更强烈。

结果表明,妊娠期糖尿病是后代患2型糖尿病的风险因素,但也是可以预防的因素;通过预防母亲孕期GDM,可显著降低后代2型糖尿病患病率。(文章详见--Diabetes Care:母亲孕期患妊娠期糖尿病,会增加后代2型糖尿病风险

【6】Diabetes Care:白藜芦醇能改善糖尿病患者的胰岛素敏感性吗?

研究纳入了17例血糖控制良好的2型糖尿病患者,使用安慰剂或150 mg/天 白藜芦醇(resVida)治疗30天。主要结局是胰岛素钳夹技术检测的胰岛素敏感性。

数据显示,白藜芦醇治疗对患者的肝和外周胰岛素敏感性没有影响;肝内脂质含量也不受白藜芦醇治疗的影响;不过肝内脂质含量的变化与血浆中白藜芦醇含量呈负相关(R = −0.68, P = 0.03)。白藜芦醇治疗后,2型肌纤维的肌细胞内脂质含量增加(P = 0.03),收缩压趋于下降(P = 0.09)。此外,白藜芦醇能显著提高体内线粒体功能。

有趣的是,血浆中白藜芦醇的代谢物二氢藜芦醇,与患者使用的二甲双胍剂量存在相关性(R = 0.66, P = 0.005),提示二甲双胍和白藜芦醇存在相互作用,进一步提示,缺乏白藜芦醇,可能会导致胰岛素增敏作用。

结果表明,补充白藜芦醇不能改善2型糖尿病患者的肝脏或外周胰岛素敏感性。白藜芦醇能否作为糖尿病的辅助治疗尚存在疑问。(文章详见--Diabetes Care:白藜芦醇能改善糖尿病患者的胰岛素敏感性吗?

【7】Diabetes Care:血浆和肽素是1型糖尿病患者的冠心病风险的预测指标

一项基于人群的研究表明,可替代血管加压素的血浆和肽素,与肾功能下降和蛋白尿有关,还与2型糖尿病患者的糖尿病肾病进展有关。

我们对1型糖尿病患者进行了研究,评估肾脏和心血管事件以及全因死亡率风险与血浆和肽素之间的关联。

研究纳入了两个队列GENEDIAB队列(n = 398;男性占56%,平均± SD年龄 45 ± 12岁,糖尿病病程28 ± 10年)和GENESIS队列(n = 588;男性占52%,平均± SD年龄 42 ± 11岁,糖尿病病程27 ± 9年);两组队列分别有218人和518人有可用的随访数据;中位数随访时间分别为10.2年和5年。

血浆和肽素是1型糖尿病患者ESRD、冠心病和全因死亡率的风险预测因素。本研究数据与实验和流行病学研究的数据结果是一致的,表明高循环水平的抗利尿激素对肾功能是有害的。(文章详见--Diabetes Care:血浆和肽素是1型糖尿病患者的冠心病风险的预测指标

【8】BMJ Open Diabetes Res Care:哪些因素会增加糖尿病患者的心血管并发症风险?

根据一项回顾性分析结果显示:波多黎各人的2型糖尿病成年患者,男性、≥50岁、疾病控制不佳的患者,更有可能出现心血管并发症。

来自波多黎各糖尿病控制中心的Efrain Rodriguez-Vigil博士,和同事们对2075例1型糖尿病和2型糖尿病患者数据进行了研究分析,这些患者在2001年到2009年至少就诊两次内分泌学家(平均就诊次数为7.8)。

每次就诊都对患者进行身体检查,包括血压、体重指数等。评估患者的慢性糖尿病并发症的患病率,以及其他健康相关并发症。使用多因素回归分析,评估与自我报告的心血管并发症相关的因素。

校正BMI、脉压、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后,研究人员发现,男性与女性相比,心血管并发症的可能性高出1.5倍(OR = 1.72; 95% CI, 1.21-2.45);糖尿病病程5年到15年的患者,与病程不到5年的患者相比,心血管并发症风险更高(OR = 1.55; 95% CI, 0.99-2.45),尤其是糖尿病持续时间超过15年的患者(OR = 2.52; 95% CI, 1.55-4.11)。

研究表明,糖尿病持续时间、糖化血红蛋白、 微量蛋白尿等是心血管并发症相关的强大风险因素。(文章详见--BMJ Open Diabetes Res Care:哪些因素会增加糖尿病患者的心血管并发症风险?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版权声明:本文系梅斯MedSci原创编译整理,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如需获取授权,请点击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1351644****(暂无匿称)

不管是缺乏足背还是胫后脉冲,参与者的风险比具有可比性。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6-10-25 0:13:33 回复

1351644****(暂无匿称)

基线无外周脉搏定义为:至少缺少一个足背或胫后脉冲。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6-10-24 6:46:07 回复

Carlos007

这个汇总不错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6-10-23 17:01:18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