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医生要涨薪 高兴的同时还要冷静

2018-03-17 秦晓英 健康界

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在“部长通道”上答记者问时表示,要进一步改革基层人才职称的评定办法,逐步提高基层医务人员的收入待遇,实施“县管乡用”等人才使用政策,为贫困地区、基层留住医疗人才。一时间,基层医务人员要涨薪的消息引起业内人士热议。据2018年1月9日中国医师协会发布的《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显示,三级医院医师的年收入显着高于二级医院和一级医院的医师,后两者

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在“部长通道”上答记者问时表示,要进一步改革基层人才职称的评定办法,逐步提高基层医务人员的收入待遇,实施“县管乡用”等人才使用政策,为贫困地区、基层留住医疗人才。

一时间,基层医务人员要涨薪的消息引起业内人士热议。

据2018年1月9日中国医师协会发布的《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显示,三级医院医师的年收入显着高于二级医院和一级医院的医师,后两者之间没有显着差异。三级医院的医师平均年收入85685.97元,一级医院医师平均年收入只有将近7万元。

起底基层医生收入

“在我们医院,临床医生月薪4000元,护理3600元左右,其他人员2800元左右。”一位在乡镇卫生院工作三年的医生晒出他的工资单,“我这个月薪资4100元,包括2500元的工资和1600元的奖金,而且奖金每个月也不一样,要看工作量。”对此,该卫生院院长也感触颇深,基层医疗机构现行收支两条线,工资总额固定,分配到个人,只能按照绩效考核“厚此薄彼”。

目前,基层医生的基本待遇参差不齐,以县级医院为例,医院整体效益好,医生的待遇与一线城市大医院的医生差不多。但是如果医院整体水平偏低,那么医生待遇就差。基层医务人员的收入亟待增加,提高基层医生薪酬制度的“地板”水平,增加医生获得感。

基层涨薪钱从哪儿来

“基层医生涨薪,是个好消息,但是也不要抱太大的期望,不是单单医务人员涨工资的问题,而是整个事业单位体制机制的问题。”浙江省临海市尤溪中心卫生院谢鹏锦认为,提高收入牵一发而动全身,国家如今关注基层是一大利好,但是落实难,难在单独给卫生这一个行业涨薪,难在涨多少合适。

对此,黑龙省江五常市中医医院普外科原主任张光伟表示,提高基本工资待遇,必然要增加财政支出,涨幅不大的话,对于基层医务人员只是杯水车薪。应尽快建立并完善财政投入的长效机制,提高基层医疗机构支出中薪酬支出所占比重,保障医务人员的工资待遇。

目前,基层卫生工作人员工资的发放由地方财政支付,这其中最大的问题来自于财政支出的调整。他们的工资和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相联系,所以一线城市和欠发达地区的基层卫生从业人员的薪酬差距就会很大。这意味着对于偏远、贫困地区来说,将面临着增加财政支出的压力,当地政府需要加大财政支出的转移力度。尽管这是一个相对复杂的问题,但这坚实的一步也需要迈出去。

建立更科学的薪酬机制

张光伟认为,现行医疗改革政策取消编制成为趋势,多地放开多点执业,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医疗领域,人才流动是必然的,这导致为基层留住人才更是难上加难。因此发挥市场机制的调节作用,建立合理的薪酬制度比涨薪更重要。

事实上,国家相关部门在这方面早有顶层设计。相关负责人表示,以公益性、服务效率和服务质量为目标导向,实施有效的激励与约束。完善绩效考核与收入分配,调动基层医务人员工作积极性,内部绩效工资分配可设立全科医生津贴。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签约服务费作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收入组成部分,可用于人员薪酬分配。保证薪酬总额达到一定水平,同时,也要做到总额“封顶”,避免过度医疗。

涨薪还不够

如何将优秀医疗人才留在基层,关键问题不只是收入,还有晋升。河南省人民医院的管理者表示,希望国家能够建立上下级医院医生的流动机制,为医生个人发展建设具有吸引力的平台。放宽论文、科研等对职称评定的限制,在编制、待遇、医保政策等方面向基层倾斜。

“县管乡用”给基层医务人员提供了一个上升的渠道,谢鹏锦认为,“编制在县,岗位在乡”的管理模式,将县级医院的在编人员派到基层工作,享受与县级医院医生的同等待遇,患者满意的同时,为基层医生打造了良好的职业发展路径。但是仅靠编制的吸引是远远不够的。他认为,基层医疗单位的业务水平提升尚存较大困难,缺少辅助检查设备,缺少到位的指导,大家过多精力放在了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这对于年轻医生的成长很不利。基层现在迫切需要解决的是业务水平的提升问题,医疗设备的改进和人才梯队的搭建也急需相应地跟进。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中医药在基层大有发展空间

“我小时候,有一次头疼得厉害,接受了村里‘赤脚医生’的针灸治疗,很快就好了。这是我对中医最初也是最深刻的印象。”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副院长徐凤芹说,那个年代,村医“一把草药一根银针”,满足了广大农村地区的基本医疗服务需求,曾得到世界卫生组织的认可和赞誉。全国两会期间,代表、委员纷纷表示,进入新时代,中医药服务应得到更好的继承和发展。

村医入编是梦吗?这些省作出了回应!

近日,在“海南省第六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记者见面会”上,新当选的海南省省长沈晓明发表讲话。他说,目前省政府正在研究,希望在今年上半年就出台相关的政策,尽最大的努力,能够解决农村留不住医生的问题。

李克强:通过“互联网+”让优质医疗教育资源普惠更多基层群众

李克强要求有关部门要调整优化投资结构,把固定资产投资更多投向基础信息等领域,让优质医疗教育等资源,普惠更多基层群众

两会·现场 “中医药的源头活水在基层”

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开幕会结束后,全国两会启动首场“部长通道”。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以来,很多国家对中医药产生了浓厚兴趣。目前,中医药已在183个国家和地区得到运用,86个国家的政府同我国签订中医药相关协定,我国在国外建立了17个中医药中心,制定了一批国际中医药标准,建立了一批中医药“走出去”战略合作基地,中医药服务贸易呈现良好发展态势,中医药还应

留住乡医成分级诊疗难点 人大代表为基层人才发声

如何能够把基层的优秀医疗人才留在基层,是推进分级诊疗制度的难点。

刘璠把脉“看病难” 要让基层年轻医生有路可走

 “好的医院,每天人来人往,一号难求,归根结底还是优质医疗资源配置不平衡。”来自医疗领域的全国人大代表、南通大学附属医院骨科主任刘璠关注的是如何化解大医院拥挤不堪、基层医院发展不足的问题,他建议,要让优质资源沉下去,健全配套政策让基层留住人。现状医学人才缺乏,分级诊疗短期难实现所谓“看病难”,刘璠表示,这句话是“既对也不对”。对的是,随着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大家对健康的要求、期望值不断增长,每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