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J Cancer:BRAF V600E突变型结直肠癌患者的耐药性相关研究

2020-11-23 Oranhyg MedSci原创

结直肠癌(CRC)作为全球癌症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在2018年全球有近900,000人死于该疾病。在初步诊断中,约有25%的患者出现癌症的转移,而所有患者中的50%会在疾病期间发生转移。约8-15%的

结直肠癌(CRC)作为全球癌症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在2018年全球有近900,000人死于该疾病。在初步诊断中,约有25%的患者出现癌症的转移,而所有患者中的50%会在疾病期间发生转移。约8-15%的转移性CRC患者携带BRAFV600E突变,这也使得患者出现标准化疗失败和预后不良。

BRAF基因编码丝氨酸/苏氨酸蛋白激酶,这是MAPK信号转导通路的一部分。异常激活突变型BRAF能够通过磷酸化下游MEK1/2蛋白介导该信号转导通路,MEK1/2随后通过磷酸化ERK1/2激酶,最终导致驱动细胞增殖和存活的基因进行转录。


BRAFV600E突变是不同类型肿瘤中最常见的突变,其蛋白第600位缬氨酸被替换为谷氨酸。目前已针对BRAFV600E突变型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制定了抑制BRAF与EGFR的联合治疗策略,但内在的和继发性耐药仍然是该治疗策略的一大挑战。该研究旨在调查在接受BRAF和EGFR抑制剂治疗的患者中,哪些遗传学改变会引起患者的内在的无应答和/或获得性耐药。

患者和治疗组的抗肿瘤活性(包括最佳反应和进展时间以及突变特征)

该研究作为一项队列研究,主要分析了MAPK通路抑制剂治疗的BRAFV600E突变型晚期结直肠癌患者的遗传改变。研究人员分别在基线、治疗期间和肿瘤进展过程中检查了肿瘤组织的遗传学改变。


该队列共包括37名患者。研究人员发现,EGFR和PIK3CA的遗传学改变与患者的无应答相关。相比于药物应答患者(46%),有更大一部分无应答患者(75%)在TP53、APC或BRAF以外的其他基因中具有至少一种遗传改变。在PI3K通路(n = 6)和受体酪氨酸激酶(n = 4)中最常观察到继发性耐药型突变(n=16),并导致上游信号增加。

每个治疗组在使用MAPK抑制剂治疗期间获得突变的饼状图

综上,该研究显示,PI3K和受体酪氨酸激酶的遗传学改变与内在和获得性耐药相关。通过分析这些改变,该研究提出,同时或交替使用靶向抑制剂治疗或可改善药物的持续时间。


原始出处:

Huijberts, S.C.F.A., Boelens, M.C., Bernards, R. et al. Mutational profiles associated with resistance in patients with BRAFV600E mutant colorectal cancer treated with cetuximab and encorafenib +/- binimetinib or alpelisib. Br J Cancer (18 November 2020).

 



作者:xiaozeng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0-11-26 咻凡

    该研究显示,PI3K和受体酪氨酸激酶的遗传学改变与内在和获得性耐药相关。通过分析这些改变,该研究提出,同时或交替使用靶向抑制剂治疗或可改善药物的持续时间。

    0

相关资讯

Br J Cancer:APC缺失通过介导Wnt/β-catenin/PKM2通路诱导结直肠癌细胞的Warburg效应

相比于正常细胞,癌细胞表现出新陈代谢的改变、有氧糖酵解的增加和氧化磷酸化的减少。与氧气供应无关的葡萄糖摄取和乳酸生成增加,被称为有氧糖酵解或Warburg效应,是大多数癌细胞的主要特征。这种重编程的新

Nat Commun:5-FU激活WNT/β-catenin通路,促进结直肠癌的干性

5-FU治疗的临床获益往往是短暂的,大多数治疗患者并没有实现肿瘤细胞的完全根除,导致5-FU治疗后复发而导致不良后果。

Br J Cancer:FOLFIRI治疗方案与西妥昔单抗或贝伐单抗联合治疗晚期结直肠癌的FIRE-3 3期随机临床研究

既往研究显示,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患者在接受多模式治疗,并将该治疗策略作为一线治疗和后续治疗连续治疗策略的一部分,患者的中位生存时间可以达到30个月或更长。

Br J Cancer:血清脂质谱和结直肠癌患病风险的前瞻性队列研究

结直肠癌(CRC)作为全球第三大最常见的恶性肿瘤和第二大癌症死亡原因。肥胖和饮食不当被广泛认为是CRC的主要危险因素。脂肪病是一种因肥胖引起的疾病,脂肪细胞肥大和过多脂肪组织的积聚会通过释放甘油三酸酯

Nat Commun:重大进展!浙江大学王晓健/蔡秀军发现新的结直肠癌预后标志物

结直肠癌(CRC)是全球癌症死亡的第三大主要原因。 CRC发生和发展的原因很复杂,可能包括环境暴露,饮食和遗传因素之间的复杂相互作用。大肠癌(CRC)的发生与肠道菌群有关。

Nat Commun:结肠炎-->结肠癌转化过程中关键因子被发现

最近,我国研究人员发文证明,Fam3D的缺失与结肠粘膜的完整性受损、上皮增生增加、抗微生物肽的产生减少,以及对化学诱导的结肠炎的敏感性增加有关,并与癌症的高发病率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