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兰娟有望开发出新冠病毒特效药,病毒感染为什么那么难治?

2020-02-05 佚名 金选医课

2月4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团队,在武汉公布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最新研究成果。根据体外细胞实验显示:(1)阿比朵(多)尔在10~30微摩尔浓度下,与药物未处理的对照组比较,能有效抑制冠状病毒达到60倍,并且显着抑制病毒对细胞的病变效应。(2)达芦那韦在300微摩尔浓度下,能显着抑制病毒复制,与未用药物处理组比较,抑制效率达280倍。李兰娟院士说,抗艾滋病药物克力

2月4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团队,在武汉公布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最新研究成果。

根据体外细胞实验显示:(1)阿比朵(多)尔在10~30微摩尔浓度下,与药物未处理的对照组比较,能有效抑制冠状病毒达到60倍,并且显着抑制病毒对细胞的病变效应。(2)达芦那韦在300微摩尔浓度下,能显着抑制病毒复制,与未用药物处理组比较,抑制效率达280倍。

李兰娟院士说,抗艾滋病药物克力芝对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效果不佳,且有毒副作用。她建议将以上两种药物列入国家卫健委《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

相对于双黄连,这次的提出的两种药物要靠谱很多,毕竟,实验有明确的数据支撑,有对照组,李院士本人也是行业内享负盛名的实力派专家。

阿比多尔和达芦那韦是什么药?

阿比多尔是一种具有免疫增强作用的非核苷类广谱抗病毒药物,2006年在中国获准上市,对多种病毒具有抑制作用,包括甲、乙及丙型流感病毒和鼻病毒、腺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柯萨奇病毒,以及乙、丙型肝炎病毒等。过去几年,不少研究显示阿比多尔在体外模型中对SARS以及MERS等冠状病毒有一定的抑制活性作用。

而达芦那韦是FDA批准用于抗艾滋病病毒感染的药物,可以阻断艾滋病病毒复制所需的蛋白酶,阻滞艾滋病病毒成熟,使其失去传染性。与其他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有协同作用,安全性、耐受性好。

病毒感染为什么那么难治?

虽说这两种药物都有望成为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特效药,但是,李院士的研究用的字眼却是“抑制”病毒,而非“杀灭”病毒,包括之前的双黄连研究,也是“抑制”。

事实上,目前世界上并没有杀病毒的药物,准确地说,是杀被病毒感染的细胞或者感染细胞中的病毒的药物。

这是由病毒的结构与感染方式所致的。

同样能导致人生病的细菌,是一个完整的细胞,具有独立的营养代谢系统,可以独立生存,所以它进入人体后只是求“营养”而攻击细胞,不必非要侵入细胞内。

病毒不同了,所有的病毒体积都非常微小,只有细胞的几千分之一,光学显微镜看不到,只能用电子显微镜才能观察。它没有细胞结构,没有细胞器,只由基因组核酸和蛋白质外壳组成。基因组仅含一种类型的核酸,或者是核糖核酸(RNA),或者是脱氧核糖核酸(DNA)。所以它只能侵入其他物种的细胞内,借助其加工核酸和蛋白,不停地繁衍下一代的病毒。

打个简单的比喻,假设细胞和病菌分别是白军坦克和黑军坦克,药物是炮弹,那么炮弹只要瞄准黑色的坦克打,就能消灭黑军。

然而,病毒并不开坦克,而是喜欢钻进白军的坦克里,开他们的坦克,炮弹看到的只有白色坦克,但分辨不了哪些是病毒操控的,哪些是自己人,自然消灭不了病毒。

换言之,病毒进入了活细胞,必须识别哪些是被感染细胞,哪些是健康细胞,把病毒和被感染细胞杀死才能把病治好。可惜的是,到目前为止,现有的药物和治疗方法还不具备这种识别和区分功能,又不可能把人体所有细胞都杀死。

同时,病毒极强的变异性也是医学清除病毒感染的一大难题。以流感病毒为例,经常是一两年一小变,三五年一大变,这个变异性使流感预测、疫苗研制、特效药物的研制都成为难题。世界卫生组织每年都要根据全球监测情况推荐代表性病毒毒株,但是生产的疫苗只能针对一种病毒发挥作用,因此即使接种了疫苗,也无法抵御其他类型的病毒。

因此,病毒性疾病难治不言而喻。

不能杀灭它,就抑制它

除了“躲”在细胞里和变异,不同病毒还有不同的生存能力。

例如乙肝病毒,可以在细胞与细胞之间传播,不跑到细胞外,不被胞外抗体中和,容易长期存活。

疱疹病毒、人乳头瘤病毒及腺病毒等,容易潜伏在细胞核内或与细胞染色体整合而长期存在。

单纯疱疹病毒在急性感染时存在于上皮细胞内,不被免疫系统清除;之后进入感觉神经元,这些长期存活的神经细胞就成了病毒的长期住所。

EB病毒可终身潜伏于B淋巴细胞,艾滋病病毒感染的是T淋巴细胞,直接接管了人体的免疫细胞,就更不会被清除了。

因此,我们必须接受这样一个事实:病毒是不能被杀灭的。

我们所能做的,只能是提高自身免疫力,以预防病毒入侵;一旦感染,临床上只有为数不多、针对特定病毒的抑制药物。

例如抗流感病毒药奥司他韦,作用于流感病毒表面的神经氨酸酶。这种酶是流感病毒“穿越”出宿主细胞的必须物质,而奥司他韦可以阻止病毒颗粒的释放,使病毒被“封”在细胞里出不去,活活被闷死、饿死。在起病后24小时内服用奥司他韦的患者,病程会减短30%-40%,病情会减轻25%。

特效药出来前怎么治?

李院士的研究才初见成效,离临床应用估计还有一段日子,那么,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现在是怎么治疗的呢?

一是给予抗病毒药,虽然不是特效,但是有一点帮助也好。

二是雾化吸入干扰素,增加抗病毒的能力。合并有细菌感染的时候,还会用到抗生素。肺部病变严重时会用到激素,以减轻局部炎症反应。

对于严重病例,就要针对各种并发症进行处理。例如呼吸衰竭,就用呼吸机用一定压力把氧气打到肺里面;肾功能衰竭就用血液透析帮助病人清除毒素和多余的水分。

如果病人呼吸衰竭进一步加重,还有ECMO,相当于体外的“心肺”,把病人的血在体外加上氧,排出二氧化碳,再把新鲜的血液回输到人体。

所有这些,起到的都是支持作用,先把患者的命保住,帮他度过难关,让人体免疫系统有时间识别病毒,并制造出抗体清除病毒,修复损伤组织。

疫情当下,对于健康人,除了加强防护,少外出、戴口罩和勤洗手以外,最重要的还是通过体育锻炼、养成良好的作息习惯、合理饮食,增强体质,提高自身免疫力,自身拥有强大的免疫系统,才是不生病、少生病,战胜病毒、快速恢复的关键。

相关资讯

贵州通报1月大女婴感染新冠病毒肺炎情况

昨日上午,贵州省公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新增确诊病例中,新增1名1月龄的女性患儿。

Cell Res:武汉病毒所1月21日申请瑞得西韦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用途的专利,临床试验已开展

医谷最新消息,据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官网发布的《我国学者在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药物筛选方面取得重要进展》一文,近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生物安全大科学研究中心与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国家应急防控药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开展联合研究,在抑制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药物筛选方面取得重要进展。相关研究成果以“Remdesivir and chloroquine effecti

新冠病毒与艾滋病毒相似疑为人造? 这一“阴谋论”论文被迅速撤稿!

随着时代发展,科研成果的发表模式也在与时俱进。从传统的经过同行评审后修回再发表,到现今可以略过同行评审在某些平台上快速曝光自己的成果,多种模式也引发了人们对其给学界和业界所带来影响的思考。而最近的契机,就来自于新型冠状病毒(以下简称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中,那些迅速发表的科研成果。观点1:预先发表带来劣质文章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肺炎爆发,民众在担忧的同时也在春节休假期间努力配合国家和相关政策的呼

2015年美国科学家曾在实验室创造了一种冠状病毒,并能感染人呼吸道,跟武汉新冠病毒有关吗?

五年前的争议论文2015年11月9日,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传染病学家Ralph Baric团队在国际顶级学术期刊Nature Medicine 杂志发表了一篇极具争议的研究论文。该研究使用SARS冠状病毒骨架和来自中华菊头蝠的SHC014冠状病毒表面蛋白进行工程化改造,在实验室创造了一种杂交冠状病毒,这一冠状病毒可以感染人的呼吸道细胞,并能引起小鼠疾病。该研究表明,SHC014冠状病

外交部:美国对新冠病毒疫情反应过激,与世卫建议背道而驰

2月3日,外交部首次举行网上例行记者会,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线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有记者提问,近日,个别国家相继宣布对中国公民入境采取限制措施,其中美国将赴华旅行风险级别提升到最高级别,并从2月2日起临时禁止过去14天内曾赴华旅行的所有外国人员入境。对此,中方有何评论?华春莹表示,疫情发生以来,中国政府一直本着对人民健康高度负责的态度,采取了最全面、最严格的防控举措,很多举措远超出《国际卫生条例》要

点苍鹤:新冠病毒疫情对医药行业的影响思考

梅斯医学小编注: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药企的营销节奏。但是,如果借疫情快速进行数字化转型,反而能开创新的天地。当年SARS成就了京东,今天的新冠同样能成就您的企业!梅斯医学提供完善的数字化学术营销系统(APO),集成了数字化远程拜访、真实世界数据收集、患者管理、内容精准传递等功能,全面助力药企的数字化营销之路。 以下为正文 作者:点苍鹤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