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betologia:运动干预2型糖尿病的代谢组学研究取得新进展

2015-07-30 佚名 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

近日,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生物技术研究部高分辨分离分析和代谢组学研究组(1808组)与丹麦哥本哈根大学临床和生物化学系及德国图宾根大学医学院合作,应用代谢组和转录组研究了糖尿病患者对运动的应答,相关研究结果在《糖尿病学》(Diabetologia)杂志作为“up front”文章发表。一直以来,人们认可运动对人类健康的好处,尤其是对2型糖尿病预防和治疗的作用。然而,2型糖尿病对运动过程中的

近日,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生物技术研究部高分辨分离分析和代谢组学研究组(1808组)与丹麦哥本哈根大学临床和生物化学系及德国图宾根大学医学院合作,应用代谢组和转录组研究了糖尿病患者对运动的应答,相关研究结果在《糖尿病学》(Diabetologia)杂志作为“up front”文章发表。

一直以来,人们认可运动对人类健康的好处,尤其是对2型糖尿病预防和治疗的作用。然而,2型糖尿病对运动过程中的燃料供应和氧化的调节及对基因表达的影响尚不明确。在本次的国际合作研究中,研究人员研究了2型糖尿病患者在50%最大摄氧量条件下运动60分钟对代谢组和转录组的影响。结果表明,在运动过程中,2型糖尿病患者葡萄糖和脂肪酸的代谢与正常人雷同,但对骨骼肌中葡萄糖和氨基酸的代谢调节比正常人更为显著。相比正常人,糖尿病患者可以从中等强度的运动中获得更大的好处。研究结果提供了改善2型糖尿病患者血糖和氨基酸代谢新机制的证据。

大连化物所1808组与德国图宾根大学医学院近年来一直合作进行糖尿病相关的研究,在重要代谢物的功能(J Clin Endocrinol Metab. 2013 Jun;98(6):E1137-42.,Diabetes Care. 2013 Aug;36(8):2331-8.)、棕色脂肪的组成(Biochim Biophys Acta. 2014 Oct;1842(10):1563-70)、生活方式对健康的影响等方面取得了较好的研究结果。

该研究得到了中德科学中心项目的支持。



运动干预2型糖尿病的代谢组学研究取得新进展

原始出处:

Jakob S. Hansen, Xinjie Zhao, Martin Irmler, Xinyu Liu, Miriam Hoene, Mika Scheler, Yanjie Li, Johannes Beckers, Martin Hrabĕ de Angelis, Hans-Ulrich Häring, Bente K. Pedersen, Rainer Lehmann, Guowang Xu, Peter Plomgaard, Cora Weigert.Type 2 diabetes alters metabolic and transcriptional signatures of glucose and amino acid metabolism during exercise and recovery.Diabetologia.June 12, 2015.

阅读全文

相关资讯

Diabetes Obes Metab:2型糖尿病患者DPP-4抑制剂治疗与COVID-19

总而言之,研究人员没有发现DPP-4i可能影响COVID-19住院的证据。

Stroke:最新的美国研究,2型糖尿病会导致中风后认知能力的下降

导言:2型糖尿病(T2D)是21世纪全球最广泛的流行病之一,2型糖尿病是公众卫生负担不断加重的基础,有大量的证据表明,2型糖尿病与认知障碍有关,会使认知功能下降,也增加了患痴呆症的风险。5月14日发表

NATURE:在433,540名东亚人中鉴定2型糖尿病的基因位点 

最近,为了研究东亚人的T2D风险,研究人员对77,418名T2D患者和356,122名健康对照组患者的GWAS数据进行了荟萃分析。

Diabetes Obes Metab:SGLT2抑制剂与2型糖尿病患者糖尿病酮症酸中毒风险

SGLT2抑制剂可能会增加2型糖尿病患者发生DKA的风险。不同年龄或随访患者之间的治疗效果可能存在明显差异,提示对于长期使用SGLT2抑制剂的患者或年龄较大的患者应谨慎用药。

Circulation:生活方式干预对2型糖尿病患者心衰风险的影响

2性糖尿病(T2DM)与心衰(HF)风险更高有关。但生活方式的干预和心肺适能(CRF)和体重指数的改变对心衰风险的影响尚不明确。

Circulation:不能忽视的基础降糖药的心血管保护作用

EXSCEL试验评估了服用艾塞那肽(2mg,1/周)或安慰剂联合基础降糖药用于2型糖尿病的效果,同时评估了血糖平衡。结果,安慰剂组出现了更大的开放性降糖药物的减少。因此,本研究讨论了它们的不平衡使用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