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动脉高压的危险分层评估及管理

2021-06-04 《门诊》杂志 门诊新视野

既往研究认为,采用B型钠尿肽(BNP)或N端-B型钠尿肽前体(NT-proBNP)及六分钟步行距离即可完美地对肺动脉高压(PAH)患者的病情轻重进行有效分析。

既往研究认为,采用B型钠尿肽(BNP)或N端-B型钠尿肽前体(NT-proBNP)及六分钟步行距离即可完美地对肺动脉高压(PAH)患者的病情轻重进行有效分析。然而,越来越多的临床研究表明,单一预测因素远远不能满足临床需要,而通过整合多种因素,对具有潜在风险的患者进行危险分层评估,并基于该危险评估结果采取针对性的治疗策略,可给PAH患者带来更大获益,因此受到业内医师关注。

PAH风险预测工具

目前,国际上主要有6种PAH风险预测工具,包括NIH registry equation(可预测生存率)、French network equation、PH Connection (PHC) equation、Scottish composite score、REVEAL equation and risk score(较为常用)、ESC/ERS risk stratificaiton table(较为常用)。

为了让国内医师更加便利地进行PAH风险分层,2018年《中国肺高血压诊断和治疗指南》(以下简称“指南”)提出了我国的PAH危险分层方法。该分层方法使用简便,只需获得患者心功能分级、6分钟步行距离、NT-proBNP水平、右心房压、心指数及混合静脉血氧饱和度,即可将患者分为低危、中危及高危人群。(表1)

表1. 我国成人肺动脉高压患者危险分层

不同危险分层对应的治疗策略也有所不同

(1)低危患者

治疗路径:依据指南中PAH患者的治疗流程图,低危患者应采用单药治疗,经过3~6个月治疗之后,如患者仍为低危,则可维持原有治疗方案,并继续进行规律随访。(图1)

治疗方案:无论是内皮素受体拮抗剂、5型磷酸二酯酶抑制剂,还是前列环素类药物,各种药物均可使用,但前列环素类药物通常采用吸入或注射方式使用,应用不便,因此一般建议低危患者以口服药物为主。

图1. 肺动脉高压患者治疗流程图

(2)中危患者

治疗路径:中危患者的治疗,仍存在部分争议。指南建议,中危患者采用初始口服联合治疗;对于小部分特殊情况的患者,比如高龄,家庭经济条件较差,或长期采用药物治疗且病情非常稳定患者等,可继续采用单药治疗。3~6个月随访后,如仍为中危,应采用强化治疗,包括增加药物剂量、增加联合治疗药物种类,以便患者危险级别降至低危。(图1)

治疗方案:无论是内皮素受体拮抗剂,还是5型磷酸二酯酶抑制剂,组合方案有很多种,目前唯一一个有较好循证医学证据证实的方案是,安立生坦+他达拉非联合治疗。AMBITION研究为首个PAH初始联合治疗RCT研究,该研究显示联合治疗组(安立生坦+他达拉非)首次临床失败事件发生时间迟于安立生坦或他达拉非单药治疗(18% vs 31%,风险比0.5,P<0.001),为临床医师对中危患者联合用药治疗提供了信心。

(3)高危患者

治疗路径:临床中,高危PAH患者更为常见,此类患者治疗更加棘手。指南建议首先采用初始联合药物治疗,且治疗药物中必须包括经静脉或皮下注射的前列环素类药物,该类药物为目前国内PAH治疗最强的靶向药物;3~6个月随访后,仍为高危,则应采取强化治疗。(图1)

治疗方案:首先应积极对其进行抗右室心力衰竭(右心衰)治疗,包括氧疗、抗凝治疗、容量管理(补液和利尿剂治疗)、地高辛治疗、血管活性药物(肾上腺素、去甲肾上腺素、多巴胺和多巴胺丁胺、左西孟旦)治疗、PAH靶向药物治疗等。需要指出的是,容量管理非常重要,尽管当前许多临床医师对于容量管理非常重视,比如大剂量使用利尿剂,但这样治疗将对患者的血流动力学带来非常不利影响;强心药物地高辛可改善症状,但不改善预后。

高危患者之容量管理

绝大多数患者右室充盈压升高及心排量低,补液会导致右室充盈压进一步升高、室间隔左移、三尖瓣返流加重、左室充盈减少,此时应加强利尿。但在少数情况下,给予患者大剂量利尿剂治疗,患者反而可能会出现有效循环血容量不足,此时适当补液是合理的。因此,临床医师应耐心细致地评估患者容量是否足够,如不足,可给予患者补液治疗并进行观察,如容量过多,应积极加强利尿和强心治疗。

利尿剂在重症PAH中的应用:

口服利尿剂建议以袢利尿剂为主,袢利尿剂为一线用药,利尿效果较好,可有效降低循环血容量,病情严重时,可短期应用静脉利尿剂,一旦改善应及时改为口服用药;

小剂量多巴胺(100~200 ug/分钟)可增强或改善利尿剂的利尿效应;

新型利尿剂,如重组人脑利钠肽(新活素)、托伐普坦也可在重症PAH患者中使用。

当然,除左右心室内不同乳头肌起源的室速需要相互鉴别外,此类患者还需要与其他亚类的室速,如起源于左前分支者相鉴别。作为传导系统的终末分支,浦肯野纤维覆盖心室内膜面,主要分布于心室中部区域并围绕复杂排列的乳头肌

高危患者之血管活性药物的使用

国际指南更推荐多巴酚丁胺和多巴胺。

多巴酚丁胺:(小剂量,<5 ug/kg/min)可增加心排量、降低肺血管阻力,且有大规模临床研究证据支持,因此,该药物是国外用于右心衰治疗最为常用的药物;

多巴胺:(2.5~5 ug/kg/min)也有同样的效果,可增加心排量、对于肺血管阻力影响不明确,但其最大好处在于可增加肾脏血流,从而增强其利尿效果;

左西孟旦:同样具有降低肺血管阻力作用,同时还可降低体循环阻力,对于第2大类左心肌酶相关的PAH患者治疗效果较好;

去甲肾上腺素:可增加心排量、增加体循环阻力,也有大规模临床试验的证据支持,临床上也具有一定效果。

因此,临床上应根据不同的情况选择不同的血管活性药物。

血压偏低且心率无明显增快可选用多巴酚丁胺和/或多巴胺;

去甲肾上腺素不作为单独治疗药物,如采用较大剂量多巴酚丁胺或多巴胺,仍合并低血压时可考虑联合应用去甲肾上腺素;

血压低且心率明显减慢时,可应用肾上腺素,兼有去甲肾上腺素和多巴酚丁胺的优点,但有导致乳酸贮积及心肌缺血的可能;

左西孟旦可Ca2+浓度依赖性地结合TnC,增强心肌收缩力,也可激活ATP敏感性K+通道扩张血管,改善血流动力学。

总 结

肺动脉高压危险分层是制定治疗策略的基础。对于初诊为中危的肺动脉高压患者建议以口服起始联合治疗为主;如随访仍为中危,建议启动以前列环素为基础的联合治疗。对于高危肺动脉高压患者,建议首先积极纠正右室心力衰竭,合理使用利尿剂和血管活性药物,并给予以前列环素类药物为基础的联合治疗。此外,对于高危、进展迅速或其他靶向药物治疗失败的PAH患者,可采用目前国内最强的PAH靶向药物瑞莫杜林。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1-06-05 ms8000000764578948

    学习了

    0

  2. 2021-05-24 ms9000000107687138

    好好,学习了

    0

相关资讯

Circulation:肺动脉高压 | 新内膜形成闭塞的“罪魁祸首”

肺动脉高压(PAH)是一种致命疾病,其特征是明显的血管重构,其中由于内膜增厚和新内膜病变闭塞导致肺动脉狭窄,进而导致肺血管阻力增加和右心衰竭。针对新内膜的疗法或可代表PAH治疗的重要进展;然而,目前我

Circulation:肺动脉高压-右心衰的新生物标志物——长链非编码RNA H19!

右心室(RV)功能是肺动脉高压(PAH)患者心脏功能和生存能力的主要决定因素。尽管已经认识到了保留RV功能的临床重要性,调控从代偿状态到失代偿状态过渡的亚细胞机制仍然知之甚少,使得目前尚无针对RV衰竭

Clin Transl Med:CD248,可能是肺动脉高压的新治疗靶点

肺动脉重塑是肺动脉高压(PAH)最重要的临床病理改变。PAH的主要表现是肺动脉平滑肌细胞(PASMCs)功能异常,导致肺动脉中层增厚和表型改变,进而动脉梗阻逐渐加重和出现右心室肥厚。据估计目前PAH在

Chest: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抑制剂在肺动脉高压中的使用和对死亡率的影响

使用ACEI/ARB与PH患者较低的死亡率相关。使用AA是PH患者疾病严重程度的标志。ACEIs/ARBs可能是多种PH表型的治疗策略。

Circulation:MDM2介导的ACE2泛素化促进肺动脉高压进展

ACE2在Ser-680和Lys-788位点上的不适当翻译后修饰(磷酸化和泛素化)与肺动脉高压和实验性PH的发病机理有关。联合干预肺内皮细胞的AMPK和MDM2可能在PH治疗中具有一定疗效。

Nat Commun:汪永孝团队揭示肺动脉高压发病机制和潜在的新靶点

肺动脉高压是一种高致死性疾病。各种肺部疾病,包括慢性阻塞性肺病,高原性肺病和间质性肺病等,都可能在终末期导致肺动脉高压。肺动脉高压一旦出现,患者生存时间短,无特效药物,且生活质量严重下降。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