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煜再发文质疑卫健委专家团 希望全国公开辩论“肿瘤治疗事件”

2021-05-06 JACKZHAO MedSci原创

5月5日,“肿瘤治疗事件”淡出公众视野一周之后,当事人、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肿瘤内科医生张煜再次公开发声,质疑卫健委专家团结论,

5月5日,继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肿瘤内科医生张煜爆出“肿瘤治疗事件”后,张煜再次在知乎平台公开发声,质疑卫健委专家团此前结论,希望和卫健委专家团全体人员针对上海新华医院普外科医生陆巍是否违反医疗原则进行全国公开辩论,并希望对陆巍事件进行二次调查。

他在知乎帖子中写到,“在陆巍事件中,我也同样非常确定,专家团的意见是错误的,关于陆巍医生的治疗方案基本符合医疗原则的结论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图片来源,知乎截图:https://zhuanlan.zhihu.com/p/369844197

 

据经济观察网援引接近国家卫健委人士称,国家卫健委已经关注到张煜最新的帖子,相关业务司局正在研究。

此前,北医三院医生张煜在知乎实名质疑医疗圈同行在治疗癌症时存在诱骗治疗、擅改方案、违规用药等肿瘤治疗乱象事件。张煜在知乎质疑指出,上海某三甲医院同行治疗方案不合理,且在治疗中违规使用尚未获批用于临床的自然杀伤细胞(Natural killer cell,NK细胞)免疫疗法,该事件引发强烈关注。

4月27日,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局长焦雅辉曾在发布会上表示,对于“肿瘤治疗事件”,国家卫健委组织国家癌症中心和国内相关领域的权威专家,对病例整个治疗的过程进行专家和同行的评议,经过专家和同行的评议,认为整个治疗过程当中,治疗原则基本符合规范。至于反映的基因测序、基因检测和NK细胞治疗是否有不当利益交换,已请上海市卫健委进行调查,结果尚未出来。一旦发现违规现象,绝不护短,将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现场发布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癌症中心主任赫捷院士针对肿瘤治疗的超适应症用药和指南规范指出:国家癌症中心主任赫捷对于有关在肿瘤治疗的过程中在临床上可能会出现超适应证和超指南用药的情况指出,癌症患者个体差异明显,治疗复杂。

基于目前所制定的诊疗共识、指南等不太能跟上医学发展,应该基于较为充分的临床证据给患者一些超适应证,或者超指南治疗。并且强调,这些超适应证或者超指南治疗是临床治疗的创新,并不是过度治疗。在严格监控下实行,有很多癌症患者可以获益。

张煜也在二次发文中也指出超适应证或者超指南治疗的问题,张煜认为,”这是错误的观念。临床上我见过很多临床实例更改了指南或是超适应症用药,有的患者是依据最新研究结果更改的方案,我认为改的比指南还好,当然也有比指南改的更差一些,我也能理解。唯一不能容忍的就是陆医生这种为了敛财胡改瞎改的,拿患者的命当儿戏,真以为同行都是弱智,看不出来你的真实意图?“

张煜质疑的焦点是上海新华医院陆巍对马进仓的治疗方案。马进仓在上海新华医院的治疗过程中,先后进行八次化疗。其中一版化疗方案为奥沙利铂、卡培他滨、培美曲塞、安罗替尼、他莫昔芬联合用药。

这一方案被张煜视为“大杂烩”,他在文章指出,按照方案联合用药结果将是副反应不小、花费显著升高、效果不佳,且培美曲塞、安罗替尼两种药物并没有胃癌的适应证也未纳入指南,“培美曲塞和安罗替尼何曾有胃癌的适应证,说明书也没有说能治疗胃癌,更没有哪个指南纳入这些药物来治疗胃癌。”(注:培美曲塞已在晚期胃癌患者中显示出抗肿瘤活性研究表明,顺铂广泛用于胃癌的联合化疗。 培美曲塞已在临床前模型和各种人类中显示出与顺铂的协同作用癌症。

另一争论焦点之一的NK细胞免疫疗法,却是20年来全球掀起的一场肿瘤免疫治疗浪潮的结果。早在20年前,NK细胞介导的免疫疗法已成为晚期白血病患者的一种安全有效的治疗方法。近年来,NK细胞免疫疗法更是发展迅猛并迅速成为蓬勃发展的研究热点之一基于NK细胞的癌症治疗领域呈指数增长,目前构成了免疫治疗创新的主要领域。但目前NK细胞免疫疗法全球还没有一项被卫生监管当局批准上市。但从2019年以来,已有多家细胞治疗公司研发的产品获美国FDA研究性新药(IND)申请。

陆巍是否向患者推荐或诱导患者接受NK细胞免疫治疗?据医患双方至今各执一词。但企业工商公开资料显示,陆巍于2015年前后曾担任上海嘉慷公司关联企业的股东,监事。

来源:财新数据库

工商信息显示,上海嘉慷公司法人代表徐以兵亦是另一家企业——上海博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博慷公司”)法人代表,上海博慷与上海嘉慷两家公司注册地址相同。此外,与马家联络的上海嘉慷公司业务员朱珍芳亦同时在两家公司担任要职,实为上海嘉慷公司股东、董事及上海博慷公司董事。

综合财新网、医学界报道,陆巍曾于2015年前后担任上海博慷公司股东、监事,2015年9月后退出。上海博慷公司于2014年9月24日注册登记成立时,陆巍曾出资2万元成为股东,后在2015年8月31日退股。但陆巍否认参与,声称对参股公司不知情,其与徐以兵在一次校友聚会相识,曾合作科研,并在2014年向徐以兵支付2万元科研合作款、签署科研合同。

此外,张煜质疑陆巍指定患者在上海艾汭得基因科技有限公司进行基因检测,认为其动机存疑,但陆巍否认从中获利。

成立于2014,2017年的上海博慷与上海嘉慷,直至2021年4月才被曝出开展NK细胞免疫治疗,这期间不知道已经为多少患者提供了治疗,取得了什么结果不得而知,有待调查结果。

而对于新型疗法,我们还那个观点:需要认识到NK细胞作为肿瘤免疫治疗极富前景,但它们也同样具有缺陷。我们需要科学客观开放看待,不要因噎废食,矫枉过正。

展望未来,我们有理由相信NK细胞疗法扩展将应用到更多类型肿瘤的可能,随着对NK细胞细胞疗法研究不断深入,NK细胞的广泛作用将持续造福人类。

更多详情参考NK细胞免疫疗法惹争议,新型疗法何去何从?

-------------

附:知乎原文:https://zhuanlan.zhihu.com/p/369844197

(前言,以下所有发言均是我作为中国一名普通医生的个人行为,与我所在医院:北医三院无关,我的单位领导对我已经很好。确实,我答应了我的亲人不再发声,原本只想过和谐安定的生活,但现在是忍无可忍,必须发声,对不起。)

首先,我和陆巍医生素不相识、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反复指责和控诉就是因为我认为他就是医生中的败类,非常卑劣的、对患者敲骨吸髓的那种。经过长时间的努力和奋力一搏,终于被媒体注意,被卫健委重视,我很开心,以为会得到圆满的结局:涉事医生被严肃处理,患者家属得到应有的赔偿,医疗不良行为得到监管。

但是,卫健委的调查结果就如同当头棒喝,明确的告诉我和所有人:陆巍医生对患者的诊疗原则基本没有问题,有的只是小错。我真的很失望,也有愤怒和担忧,因为这不是一件小事,这是涉及大是大非的问题。假如连陆巍医生这种胡乱的前所未有的五药联合治疗都是不违反原则的治疗,诱骗患者进行血液NGS测序和未经准许的生物免疫治疗都只是小问题。

我觉得我不需要继续控诉不良医疗行为,反正将来任何肿瘤患者用任何不靠谱的药物都可以说是不违反原则,所谓指南、说明书和临床文献都可以丢到一边,因为不需要参考,医生可以想怎么治疗就怎么治疗,拍脑袋想出的治疗也符合原则。

在这里,我想请卫健委的领导们想一想,这个结论其实是在为所有的医疗不良行为背书,如此一来,未来中国的肿瘤治疗很可能更没有规范化可言,某些医生更是肆意妄为,医疗不良行为更难被抑制,患病民众的生命权益如何得到保证?

我认真仔细的思考了,很显然,卫健委的领导并不是肿瘤医学专业人士,做出的判断必须依赖卫健委的权威专家团的意见,而不是某一位医生,这是非常合理的决策。但是,在陆巍事件中,我也同样非常确定,专家团的意见是错误的,关于陆巍医生的治疗方案基本符合医疗原则的结论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因此,我非常诚恳的请求卫健委领导允许我和专家团的全体人员进行一场媒体的公开辩论,主题是关于陆巍医生事件中是否违反医疗原则的问题。医学是科学,不是玄学,不会因为所谓专家团的意见就把黑的能说成白的。这个辩论我觉得很有用,可以向不懂真相的民众和受害患者的女儿马荣解释事情经过,这也是给她的一个交代。同时,这也是肿瘤知识科普的很好的机会,可能给非常多的肿瘤患者家属敲响警钟,了解肿瘤治疗中的诊治原则,并注意在诊疗过程中识别出什么样的医生是垃圾医生。

如果我输了,我请求卫健委吊销我的行医执照,终生剥夺我的行医资格,无怨无悔。

如果我赢了,我请求卫健委重新更换专家团,并对陆巍事件进行二次审查,期望得到一个更加公平公正的结果。并且,我建议卫健委更换所有专家团成员,因为他们的医学水平和道德水准不足以代表广大医务人员。坦率的说,我唾弃和鄙视他们的这个决定,并且很可能不是我一个医生这么认为。(注意,和专家团的辩论其实都不算是挑战权威,如果卫健委给了我这个机会,我希望专家团好好准备,尽量别输的太惨,千万别用罕见的胃癌类型来解释,因为我这里有足够多的罕见胃癌类型的文献,能够清晰的告诉每一个人,不能按照陆巍医生的方案治疗该类型的患者,并且也很确定存在着效果很可能更好、花费显著下降的治疗方案。我真的很期望能有这个机会,能够摆事实、讲道理,用病例、国内外指南和各种文献告诉专家团,你们错了,所以得改,并且你们应该感到羞愧,和向全体国民道歉)。

没错,这篇文章,就是我对卫健委的专家团的亮剑,如果还有身为医生的荣誉感,我希望你们能够堂堂正正的回复。

我真心请求卫健委能够答复和允许这场辩论的发生,因为这非常重要,无论是对于民众还是对于国家。

除此之外,我会想尽办法赢得更多民众的关注和支持,通过知乎、微信公众号张煜医生等媒体来阐述真相到底是什么。

请求卫健委正视这一点,以前、现在和将来都有相当多的医疗不良行为的发生,原因就是缺乏监管,许许多多的患者在遭受没有必要的痛苦甚至因此丧失生命。只有重视这一点,这一切才能改善。医疗最重要的就是监管,不能放任医生为了利益而导致医疗不良行为的发生,这会威胁非常多患者的生命安全。

在这里,我再次呼吁医疗改革,严控医疗不良行为,同时请求更高层领导的关注,事关亿万民众,不可不察。我也请求更多人的关注、理解和支持,只有这样,我国的医疗才会越来越好。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梅斯肿瘤速递(第004期)

编者按:梅斯医学将定期进行汇总,帮助大家概览肿瘤领域最新进展。下面是呈现给大家的最近一期的肿瘤进展。enjoy~

2020肿瘤新药数据卡——恩沙替尼

2020年,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共批准16种肿瘤新药。基于医药魔方NextPharma数据库、NextMed数据库及公开信息,医药魔方Med特别推出“肿瘤新药数据卡”,为大家介绍国内上市肿瘤

医生揭“癌症治疗黑幕”事件调查,我们和多位知情者、肿瘤医生聊了聊

今年4月2月,病人去世后,张煜在网络上晒出了陆巍的手写诊疗方案,抨击陆巍利用患者的无知和求生欲望获益。

我国发布2021年《居民常见恶性肿瘤筛查和预防推荐》

我国发布2021年《居民常见恶性肿瘤筛查和预防推荐》

国内权威肺癌专家勇攀MDT诊疗高峰,再现理论与实践盛宴

近年来,我国瓣膜性心脏病流行病学趋势发生了显著变化,主动脉瓣狭窄、主动脉瓣反流等病患数量正不断攀升,且趋于年轻化,临床换瓣需求显著增长。

NATURE:颠覆!肿瘤中疯狂消耗葡萄糖的不是癌细胞

值得注意的是,在一系列癌症模型中,髓细胞摄取肿瘤环境中葡萄糖的能力最强,其次是T细胞和癌细胞。相比之下,癌细胞对谷氨酰胺的摄取能力最高。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