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美国已重新开始危险病毒研究

2020-01-26 Jocelyn Kaiser Science

一场关于美国政府资助的研究的旷日持久的争论再次激起人们的兴趣。这项研究将危险的病原体以可能使它们对人类更加危险的方式加以调整。

1月21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医学研究院药物化学家李松在接受《中国科学报》专访时表示,当前应对传染病,特别是病毒性传染病,我国尚需在药物和疫苗方面有所准备。

“像这次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来了之后再做药物研究肯定来不及。做一个药物需要时间,往往需要十年时间、几十亿美元,要应急研发来解决疫情防控的问题就不太现实。” 李松认为,“科学的预判,超前的部署”非常重要。

李松记得,SARS期间,大家对这个问题的重要性有很好的认识。可惜的是,尽管当年部署了很多任务,但SARS过后,针对冠状病毒的科学研究大都没有继续下去。

在看到中国的疫情发展之后,美国也开始加快布局危险病毒的研究,我们一起来看一看Science杂志的报道。


(一些科学家呼吁提高政府资助的研究的透明度,因为这些研究可能会使H5N1流感病毒对人类更有风险。)

一场关于美国政府资助的研究的旷日持久的争论再次激起人们的兴趣。这项研究将危险的病原体以可能使它们对人类更加危险的方式加以调整。这一次,争论的焦点是官员是否应该公开一个闭门的联邦委员会的工作,该委员会权衡国家卫生研究所(NIH)提议资助的实验的风险和好处,在过去的两年里,已经启动了两项有争议的禽流感研究。

一些科学家昨天在一个为期2天的专家小组会议上为卫生和人类服务部(HHS)提供了建议说,该小组应该公布其成员的姓名,以及他们写的评论。但美国官员指出,这样做可能违反NIH的赠款审查保密规则。

然而,HHS和NIH官员表示,他们对审查过程的一些变化持开放态度,他们指出,中国目前出现的一种新病毒强调了批准这类研究的顺利进行的重要性。“如果政策需要修正,我们将修正它,”负责规划和应对的助理秘书HHS办公室的高级科学顾问Christian Hassell说。

这次讨论是2011年引发的一场辩论的最新一章,当时两个由NIH资助的实验室透露,他们已经修改了通常影响鸟类的H5N1禽流感病毒,使其能够在雪貂之间传播。这种功能增益(GOF)实验可以帮助科学家更好地预测和准备大流行病。但批评人士担心,如果这样的实验室病毒意外或故意释放,可能会引发全球爆发。

在为期1年的自愿暂停这类研究之后,2014年10月,美国停止了对18项关于禽流感和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和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的GOF研究的NIH资助,以供进一步讨论。(一些研究后来被豁免暂停)

一个名为国家生物安全科学咨询委员会(NSABB)的小组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制定了一个新的过程来权衡这类GOF研究的风险和益处,这些研究可能使病原体更有可能在人类中传播并引起严重的疾病。这导致了2017年12月HHS审查框架的研究,政府现在称之为增强潜在的大流行病原体(EPPPs)。该政策规定,在拟议的EPPP实验通过NIH科学同行评审后,由具有广泛专业知识的联邦官员组成的HHS小组权衡风险和利益。如果委员会批准,它就可以得到NIH的资金。

然后在近一年前Science报道了HHS审查小组在威斯康星州和荷兰的实验室批准了两个H5N1项目-这些实验室在2011年发起了这一争议。这一消息激怒了这类研究的反对者,他们抨击联邦官员没有在《华盛顿邮报》的一篇评论中披露这些批准。HHS和NIH很快公布了这两个批准的项目,但没有发布风险审查。

本周,HHS在两年多的时间里首次重新召集了NSABB,以探讨提高透明度的方法。Hassell担任HHS风险审查委员会主席,目前正在评估第三个流感项目,他为委员会的工作辩护。Hassell说,“这不是一个橡皮图章”,而是“一个非常强硬的团体”,其中包括来自不同机构的积极的研究人员。他担心,披露其成员的姓名可能会吓到他们从而停止工作。尽管如此,他说,HHS对EPPP审查过程的一系列可能的变化持开放态度,从更好地宣传其决定到将非政府科学家加入委员会,即使有些步骤需要国会采取新的行动。Hassell表示:“我们致力于提高透明度。”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卫生安全中心主任Thomas Inglesby说,科学家们呼吁对委员会的工作更加开放,向NSABB解释了他们的理由:确保委员会成员“没有冲突”,“有正确的技能设置”,这样公众就会理解为什么这项工作被批准。Inglesby还希望风险审查在项目最终批准之前经历一个公开的评论期。

负责科学政策的NIH副主任Carrie Wolinetz指出,披露拟议研究的细节将违反联邦规则,该规则要求对未供资的提案进行保密,以保护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等适当信息。但另一位EPPP对手认为,对于这种潜在风险的研究,标准应该是不同的。哈佛大学的流行病学家Marc Lipitch表示:“如果你想做这样的科学,你可以牺牲一些东西,这似乎是完全合理的。因为“有人在3000英里之外”,如果病原体逃脱,他们可能会受到影响”。

然而,一些NSABB成员担心,在审查过程中增加更多的步骤可能会延误紧急研究。范德比尔特大学的Mark Denison问,如果一位研究人员想让目前在中国武汉爆发的冠状病毒感染小鼠,以便这些动物可以作为研究病毒的模型,会发生什么。这项工作可能被认为是EPPP研究。Wolinetz指出,由于公共卫生原因,这些研究可以免于全面审查。

NIH要求NSABB在初夏之前制定关于平衡EPPP研究评审的安全性和透明度的建议。NIH还要求在2021年春季之前审查EPPP政策如何适合于其他关于关注的双重用途研究或可用于造成危害的研究的条例。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美国爆发致命流感,1300万人感染,6600人死亡,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中国这边在忙着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目前病毒已经造成了17人死亡,549例确诊病例 (截止发稿时) 而美国那边,就像是同病相怜的难兄难弟一样,也爆发了致命的乙型流感。从感染人数和致死人数来讲,情况甚至还更糟一些。 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27年以来首次再现致命乙型流感病毒,根据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估算最新数据:全美范围已有1300万人感染,造成死亡人数高达6600人,加州、纽约均在高危城

2020年癌症统计:美国癌症死亡率创纪录下降

2020年1月8日,最新的美国癌症发病情况年度报告《2020年癌症统计》公布,这是由美国肿瘤学会每年在《CA:临床医生癌症杂志》上发布的报告。这份报告显示,1991年至2017年,美国癌症死亡率下降29%,其中2016年到2017年下降2.2%,创有记录以来美国癌症死亡率的最大年度降幅。报告指出这一进步主要归结于4种常见癌症的死亡率长期下降:肺癌、结直肠癌、乳腺癌和前列腺癌。图 | 参考资料1

默克的Keytruda成为美国首个批准用于治疗非肌肉浸润性膀胱癌的抗PD-1治疗药物

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于周三批准了默克的Keytruda(pembrolizumab),用于对卡介苗(BCG)不应答、高风险的、有或无乳头状瘤、不适合或已决定不进行膀胱切除术的非肌层浸润性膀胱癌(NMIBC)原位癌(CIS)患者。

葛兰素史克、辉瑞和赛诺菲等制药商计划在美国提高200多种药品价格

据路透社报道,葛兰素史克、辉瑞和赛诺菲等已计划提高美国200多种药物的价格。这些药物的中位数价格上涨幅度定为5%左右,其中大约一半在4%至6%之间。

中国专利输出美国,生物人工肝技术让国际同行折服

“他们只是又一次证明了我们这套系统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他们做的东西可能和我们不太一样,似乎有了创新的东西。”“哦,这些创新对我们有益,我们可能需要它。”……带着对中国创新的态度转变,2018年初,美国梅奥医学中心代表坐到了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接洽桌前,希望获得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人工肝”相关的两项专利技术。接洽、谈判、协商、握手……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双方在不久前终于签订了生物人

ViiV Healthcare在美国提交了艾滋病毒新药fostemsavir的申请

葛兰素史克(GSK)控股的HIV公司ViiV Healthcare已在美国递交了fostemsavir的新药申请,该药物是一种用于治疗HIV-1感染的一线抑制剂。该药物正在开发中,可与其他抗逆转录病毒药物联合用于治疗具有HIV-1感染多重耐药性的严重成人患者。这些患者由于耐药性、不耐受性或安全性考虑而无法使用现有的抑制方案。ViiV表示:"fostemsavir可以为艾滋病毒感染者提供重要的治疗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