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个心眼”倒霉了!57岁大妈肾、肺、脑血管堵塞,居然是“心眼”出问题了?

2020-12-06 小飞侠 浙大一院

孔大妈是东北人,性格豪爽的她一直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前两年退休后,闲不住的她来到杭州,帮在杭州安家落户的女儿小雨(化名)带孩子,女儿一家都很爱吃她做的东北菜,特别是一手&ldqu

孔大妈是东北人,性格豪爽的她一直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前两年退休后,闲不住的她来到杭州,帮在杭州安家落户的女儿小雨(化名)带孩子,女儿一家都很爱吃她做的东北菜,特别是一手“拔丝”绝活,不比餐馆里做得差。

然而,今年9月底开始,孔大妈一直感觉左腰隐隐作痛,她以为可能是搬东西伤到了腰,没有特别在意,但是疼痛越来越厉害,一天凌晨,小雨从睡梦中被妈妈的呻吟声惊醒,跑到妈妈房间一看,孔大妈躬身坐在床边,一手托着左腰,另一只手扶着床板,疼得满头大汗。

孔大妈一向要强,小雨从来没见过妈妈这个样子,吓得她赶忙带妈妈赶到家附近医院的急诊,经过一系列检查,并没有查出什么问题。经过对症治疗,孔大妈的疼痛好转,虽然未查出病因,但孔大妈坚持要出院,小雨也就随了妈妈的意愿。

但是病魔并没有放过孔大妈,回家几天后,孔大妈左腰再次突发剧痛,担心还是查不出病因,小雨就带妈妈赶到了浙大一院之江院区。

在之江院区急诊科,孔大妈接受了详细的检查,发现其左侧肾梗塞,从而引发左腰疼痛,同时还发现孔大妈还有肺栓塞、腔隙性脑梗死等问题,但因这两处栓塞情况还不是特别严重,所以未引起她身体上的不适。

原来是心上多了个“洞”

孔大妈左腰痛的病因找出来了,但是除了左肾梗塞,她还发生了肺栓塞和脑梗死,这是怎么回事?经过进一步检查、排查,发现孔大妈的体内的这三处阻塞血管血栓均源自心脏。

找到了来源,谜团却仍旧存在。

“肺栓塞,和肾梗塞、脑梗死同时发生,这属于‘反常栓塞’。”浙大一院心血管内科主任郭晓纲主任医师说。

通俗来说,脑梗死和肾梗塞可能会同时发生,因为它们都联通左心房,属于同一套动脉系统,也就是由左心房的血栓掉落引发的。

但是我们的右心房是接收静脉系统回到心脏的血液,然后再送到肺部,所以肺栓塞是由右心房掉落的血栓引发的。

正常情况下,左右心房不相通,所以这就相当于孔大妈的左右心房同时有血栓产生、掉落,这个概率相当于零。

如果肺栓塞和肾梗塞、脑梗死同时发生,说明左右心房之间可能存在连通的通道。

有着丰富心脏疾病诊治经验的郭晓纲主任想到了一种可能——心脏卵圆孔未闭。

“打个比方,人的左心房和右心房就像两个隔壁的房间,中间有一堵墙壁隔着,两边不相通,这个房间掉灰了,也不可能会掉到隔壁房间去。但如果中间的墙壁上破了个洞,那就有问题了,不仅这个房间的灰可能会掉到另一个房间,而且这个洞口周围本身就是容易滋生灰尘的地方,产生的灰尘会往两个房间掉。”郭晓纲主任说,“卵圆孔就是墙壁上的这个洞。”

经过心超检查,孔大妈被确诊为卵圆孔未闭,卵圆孔直径大约为0.3cm,同时也排除了房颤引起血栓的可能,说明孔大妈发生反常性栓塞的原因与其卵圆孔未闭有关。

11月5日,由心血管内科张必祺副主任医师主刀,在心血管超声中心副主任姚磊主任医师的超声引导下,为孔大妈进行了卵圆孔封堵术,帮她牢牢地“堵住了”这个不该存在的“心眼”。同时,经过多学科治疗,孔大妈三处栓塞也得到了有效治疗,目前已顺利出院,又开始掌勺烧起了“拔丝地瓜”。

以下这些症状

可能都与它有关

心脏里为啥会多出这么一个“心眼”?

“每个人在胎儿时,都是有这个‘心眼’的。”郭晓纲主任说,“卵圆孔是胎儿发育期心脏里连接左右心房之间的通道,胎儿还未形成成熟的血液循环系统,来自母体的脐静脉血就是通过此通道由胎儿的右侧心腔进入左侧心腔,然后灌注全身,提供胎儿生长发育所需的氧气和营养物质。出生后,右心房压力降低,左心房压力升高,这个孔就消失,通道就关闭了。如果大于3岁,卵圆孔仍不闭合,就称为卵圆孔未闭。”

卵圆孔未闭主要和发育异常、遗传、病毒感染等有关。根据统计,大约有25%的成年人卵圆孔未完全关闭,大部分的卵圆孔未闭并不需要治疗,但确实存在一定的健康风险。

对于卵圆孔未闭的人来说,在生理状态下,由于左心房内压力大于右心房,卵圆孔会被“暂时关闭”,但在特定情况下,右心房压力瞬间增高(如咳嗽、打喷嚏、快速下蹲、排便及排尿等),会导致卵圆孔开放,引起暂时的右向左分流。

一方面,由于卵圆孔内可形成像通道样的结构,血液在通道内流速减慢甚至停滞,易导致这里形成血栓,就像孔大妈那样,卵圆孔上的血栓掉入了左右心房,导致发生反常栓塞。

另一方面,若静脉系统或右心腔内有血栓,血栓则可经未闭的卵圆孔从右心系统进入左心系统,导致体循环栓塞,如果到达脑组织,就会导致脑梗死、偏头痛、晕厥、低氧血症、减压病等一系列临床综合征。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0-12-07 1209e435m98(暂无昵称)

    学习了,谢谢分享

    0

相关资讯

Crit Care:肾上腺素对心肺复苏期间脑血管和全身血流动力学的影响

该模型表明肾上腺素可增加CBF和脑组织氧合作用,但在第三次注射后效果减弱。神经系统健康参数的无创测量为开发和指导复苏策略提供了希望。

DC2020:李子付,脑血管介入治疗进展

从临床医生的角度来讲,把控脑血管病的介入治疗,对于后期的研发会起到一个指导作用。脑血管病最早是从一百年前开始的,当时围绕颅内肿瘤的问题进行血管造影,最初的目的是想看这个肿瘤染色的情况和占位。

JNNP:与SARS-CoV-2相关的颅内血管炎的免疫抑制:对COVID-19患者脑血管病的治疗意义

急性脑血管疾病,特别是缺血性中风,已成为COVID-19的严重并发症。但是,其机制和最佳治疗方法尚不完全清楚。在肺和心脏循环中,有证据表明血栓形成并发症可能与内皮炎症和损伤有关,但在脑血管系统中这种证

Hypertension:长期高血压或会损伤大脑的血管健康

近日,一篇发表在国际杂志Hypertension上的研究报告中,来自密歇根大学医学院等机构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发现,长期高血压或会增加大脑中小血管损伤的风险,而这往往与痴呆症和中风风险直接相关。

世界脑血管疾病诊疗的“硬核”突破

一窥中国神经介入领域第一项发表于《NEJM》的研究细节。

Heart:年龄、时期和队列效应对心脑血管疾病死亡率的影响

本研究目的旨在探讨年龄、时期或队列效应是否能解释苏格兰缺血性心脏病(IHD)和脑血管病(CeVD)死亡率的趋势和不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