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批二级医院陷入困境!两会专家建议转型

2020-05-27 佚名 看医界(ID:vistamed)

一边是大医院人满为患,一边是基层医疗机构没有患者,基层医疗机构的生存困境一直是备受关注的话题。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河南省人民医院老年医学科主任黄改荣提出建议,促进二级以下医疗机构的向&ld

一边是大医院人满为患,一边是基层医疗机构没有患者,基层医疗机构的生存困境一直是备受关注的话题。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河南省人民医院老年医学科主任黄改荣提出建议,促进二级以下医疗机构的向“健康养老”转型。

全国政协委员:二级以下医院转型健康养老

黄改荣在接受《郑州晚报》采访时表示,目前我国普遍存在二级及以下医院就诊患者较少、工作量不足、效益偏差等问题。结合我国目前老龄化程度加深,养老床位及需求与日俱增的现状,黄改荣建议加速二级及以下医院转型以助力养老事业发展。

黄改荣建议,发挥二级医院对常见病的防治、营养调剂、康复理疗等优势,组织医护人员参与医养结合,“可以由医院所在行政区的政府和卫健委牵头,盘点辖区各种养老需求,整合医院场所资源,改造长期闲置床位,增添适老设施。”

“建议以转型后的二级医院为龙头,统筹社区公共卫生服务机构,提高服务能力,做好慢性病就诊及药师服务,建立完善社区管辖人员的健康档案。”黄改荣说,如果社区公共档案及辅助检查很完善,急危重症的患者转诊后可以不用重复做常规检查,在一定程度上会缓解看病贵。

夹心层的困惑,二级医院面临四大困境

随着大医院的扩张,基层医疗机构的日子普遍不好过,其中处于夹心层的二级医院处境更为尴尬,面临诸多生存困境。

一是地理位置很尴尬。虽然身居闹市,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比,仍属于距离老百姓比较远的那一个医疗卫生服务机构。

二是功能定位很尴尬。与社区医院比,它没有“签约服务”等可以走近(进)老百姓家里面的贴心服务。也缺乏诸如此类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支持,因此,如果不转型,必将成为鸡肋。

三是服务能力很尴尬。与周边星罗棋布的大三甲医院相比,城市二级医院技术服务能力得不到群众的肯定和认可。

四是运营体制很尴尬。与经营管理比较自由的民营医院比,缺乏灵活的体制机制。不说吸引优秀的人才,留住人才也是问题。

面对上述局面,地方政府也无心对城市二级医院更多投入,很多医院处在生存困境,更难谈发展。

困境之下,二级医院主动向“医养结合”转型

近年来,不少二级医院开始主动转型。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到来,“医养结合”成为众多基层医疗机构转型的一个热门选择选择。

以上海市杨浦区老年医院为例,曾经作为一家标准的综合性二级医院,后因经营困难,寻求转型康复医院,如今已经成功更名为上海市第一康复医院。其康复特色在康复资源稀缺的上海市越来越抢手。

社会的需求加上政府的政策支持,都为二级医院的“华丽”转型带来了机遇。

近年来,国家层面加强医养结合顶层设计,将医养结合工作纳入《“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并加大推进力度,组织开展医养结合试点,取得了明显成效。

实际上,早在2016年,北京卫计委等9部门共同印发关于加强北京市康复医疗服务体系建设的指导意见,自2016年起,推动共19家公立医院分四批向康复机构转型;

而在上海2017年发布的《上海市老年医疗护理服务体系发展“十三五”规划》中,也明确提出"支持部分二级医院向康复医院或护理院转型,并以国家级/区域性研究中心为定位建立上海市老年医学中心。

去年9月17日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介绍,截至2019年9月,全国共有近4000家医养结合机构,医疗机构与养老机构建立签约合作关系的超过2万家。“十三五”期间,国家政策支持和财政投入重点向居家和社区倾斜,重点发挥城乡医疗卫生机构作用。

可以预见的是,在现实的压力下,一批夹心层二级医院将转型康养医院等市场紧缺的医疗服务领域,否则或将面临被改制、并购甚至关门的境遇。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罗氏或将明年关闭又一个小分子药物工厂,裁员百余人开出每人140万元遣散费

日前,据外媒FiercePharma报道,罗氏或计划明年关闭其位于爱尔兰的一处小分子药物工厂,并裁员132人。

医药代表迎生死局 亟待转型

“我们在认真考虑是用降价换销量还是直接撤出。” “在成熟产品上,我们的态度较为悲观。当前面临的严峻挑战和沉重的压力,迫使我们重新思考投资和回报。”

医保支付改革下的民营医院如何转型

在2018年国家医保局成立之后,从药品带量采购到DRG试点正式启动,从异地就医医保直接结算到医保基金监管强化,医保支付体系改革进程明显加快。虽然目前医保改革的重点主要集中在公立医院,但对民营医院的影响正在逐步显现。随着支付方加快支付模式的整体性改革,民营医院的传统发展模式很难再维持下去,必须进行系统性的转型。

中央多次提国家带量采购: 上市药企直面大转型

在4+7带量采购试点实施以来,中央已经多次提及国家药品集中采购制度。那么,是否会扩展至医疗器械板块?

医生开诊所热潮下,社区卫生中心该如何转型?

政策红利下,诊所领域成为一片新蓝海。但对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等公办基层医疗机构而言,这一趋势却似乎演变成一种“威胁”。

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公立医院要实现三个“转向”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马晓伟日前表示,要加强公立医院管理,实现从规模扩张型转向质量效益型,从粗放管理转向精细管理,从投资医院发展建设转向扩大分配。

拓展阅读

权威发布!二级医院以上公立医院91.6%开展临床路径管理

6月6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2019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以下简称《公报》)。《公报》显示,截至2019年底,二级及以上公立医院中,46.1%开展了预约诊疗,91.6%开展临床路径管理,

后疫情时代,二级医院或将逐渐不复存在!

回顾武汉战疫的历程,可以发现,社区医疗水平的提升及系统的完备,才是应对疫情“最经济和有效的”措施。而基层医生的价值得到体现,是实现分级诊疗的关键。我们应当恢复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诊

大考将至,二级医院绩效考核都考什么?

随着我国分级诊疗进程的不断推进,“小病去社区、大病到三甲”正在深入人心。处于三级医院与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夹心层”,二级医院应该如何梳理自身定位,寻求发展路径?在三级公立医院推行绩效考核的同时,全国二级公立医院的绩效考核也被提上日程。近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出台《关于加强二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在总结三级医院绩效考核工作经验的基础上,明确要求2020年将启动二级公立医院绩

全国大批卫生院将升二级医院!

还记得9月份国家卫健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的“关于开展“优质服务基层行”活动的通知”吗?地方已经开始陆续执行了,基层将迎来一波改头换面的革新过程,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迎来晋升的大好机会!

二级以上医院门诊费用略涨

8月28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统计信息中心发布今年1月~6月全国二级以上公立医院病人费用情况以及6月全国医疗服务情况。

一批乡镇卫生院要创二级医院了!

日前,扬州市政府出台了《关于农村区域性医疗卫生中心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从医疗资源整合、基层信息化建设、医联体精准帮扶、人才队伍建设、绩效分配管理、配套政策支持等方面,支持农村区域性医疗卫生中心发展,提升农村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和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