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初步证据表明,中医药治新冠肺炎可缩短核酸转阴的时间

2020-03-06 陈伊萍 杨帆 陈斯斯 澎湃新闻

3月5日上午11时30分许,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瑞金医院急诊科主任毛恩强、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成员卢洪洲、中山医院感染病科主任胡必杰、龙华医院呼吸科主任张惠勇等专家接受记者采访。龙华医院呼吸科主任张惠勇介绍了上海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的情况。他认为,上海的中西医结合的程度应该是全国范围内最好的地方之一。“合作的基础是基于几个原则的,第一个是科学,我

3月5日上午11时30分许,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瑞金医院急诊科主任毛恩强、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成员卢洪洲、中山医院感染病科主任胡必杰、龙华医院呼吸科主任张惠勇等专家接受记者采访。

龙华医院呼吸科主任张惠勇介绍了上海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的情况。

他认为,上海的中西医结合的程度应该是全国范围内最好的地方之一。“合作的基础是基于几个原则的,第一个是科学,我们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第二个是宽容,我们不排斥任何一个学科;第三个是负责,我们最终的目标是尽快控制疫情,把病人救治好。”张惠勇说。

“我们中医药的特色是守正创新,过去叫继承创新。因为继承是它的特色,创新是它的生命力。我非常欣赏我们西医同仁不断对治疗方案进行优化修改。我们中医在疫情开始之后,上海中医药大学、上海卫健委中医药管理局基本上是委托我们龙华医院牵头在做中医药的临床研究方案。可能你们在上海指南里看到我们也做了一些工作。但是我们之前的方案还要根据病情变化,要来自一线,根据病情发展,不断地优化和提升我们的治疗水平。”

“在我们当初治疗方案里,没有大便核酸检测阳性的问题。我们现在发现这些病人,迟迟不能转归,我们就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粪阳转移得到很好的提升。对于一些轻症病人,我们甚至以中药来进行主导治疗,这些病人也得到了很好的临床转归。所以我觉得在这次工作中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后续我们在中西医结合当中还要不断强化合作、研究,为我们今后的临床工作提供更好的帮助。”

张惠勇表示,患者生这个病基本是基于两个原因,一是因为暴露多,接触病毒机会多;二是体质相对较差,“中医说‘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所以我们在治疗这类疾病(中医叫瘟疫,西医叫传染病)时,中医有两大特点,一是补其虚、扶其正,二是驱邪或杀虫,过去结核病就叫做‘痨虫’‘肺痨’。”
 
如何对这类病人进行中西医结合治疗?张惠勇指出,针对一些轻症病人,西医推荐方案是羟基氯喹这类抗病毒药物治疗,它真正的临床疗效后续会有相应的研究文章出来进行研究性总结,但并不代表这是一种特效药,“那么我们如何提高咽拭子核酸阳性转阴率?有些病人症状不明显,你如何去改善临床症状呢,那我们这时候就需要以中药为主导,辨证施治,我们对每个病人都有一套基本(中医药治疗)方案,但并非每个人的治疗方式都一样,我们采用这个治疗方式,再与其他医院病人核酸转阴的时间进行对比,目前初步证据表明,中医药在新冠肺炎诊疗中,可以缩短核酸转阴的时间。”

他进一步举例说,“重症病人如果出现大便核酸检测阳性,我们也不清楚这是活病毒还是死病毒,这样的病人不能出院,我们会加强其肠道管理,就像毛恩强教授说的,我们如何来增强肠道粘膜的免疫功能,如何快速清除肠道病毒的复制,让粪阳赶快转阴,中医药治疗也起到重要的作用,目前大部分重症病人是以灌肠的方式来进行治疗的。”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专家:上海收治第一个患者起,就开始老药新用扩大适应症研究

3月5日上午11时30分许,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瑞金医院急诊科主任毛恩强、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成员卢洪洲、中山医院感染病科主任胡必杰、龙华医院呼吸科主任张惠勇等专家接受记者采访。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成员卢洪洲表示,疫情一开始的时候,新型冠状病毒谁也没有遇到过,“根据以往的SARS,根据以前冠状病毒本身的特点,包括一些(动物性)的

密切接触者心理压力如何缓解?专家:不要只关注负面的信息

2月3日下午,国家卫健委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中的网络在线、电话热线等社会心理服务有关情况。 很多密切接触者和接受医学观察的人员,不能确定自己是否受到感染,心理压力很大的时候如何缓解?针对这类人群,中国科学院心理所副所长陈雪峰表示,这类人群往往来自于对疫情、信息的过度关注和对自己健康状况的过度担忧。“关注和担心是正常的,但过度了可能就会带来一些不太好的

潜在有效药给抗疫提供新选择,专家建议“同情用药”尽快落地

2月2日,中日友好医院发布消息称,在武汉牵头开展瑞德西韦(Remdesivir)治疗2019-nCoV新型冠状病毒临床研究。同一天,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批中心受理并承办了瑞德西韦临床试验申请。在新药为抗击疫情带来曙光的同时,2月3日,多位来自药物研发、新药审批、法律层面的专家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为瑞德西韦临床试验中的诸多问题提出了包括为新药临床试验加入第

疫情发生源自试验室病毒泄露?专家回应来了!

2月2日,印度研究人员于1月31日发表在bioRxiv上的有关新型冠状病毒来源于实验室的论文撤稿。此前,网上不断有各种版本的流言,或多或少都把此次疫情的发生与国内科研机构的实验室病毒标本泄露关联在一起。对此,2月2日下午,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在朋友圈说:“2019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和实验室没有关系。”同时,1月31日,《科学》也发布

专家解读新冠肺炎九问:特效药何时有,患者治愈后有抗体?

近日,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副院长、著名重症医学专家邱海波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重症患者治疗、传播、防控等问题,在武汉接受了包括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内媒体的采访。据邱海波介绍,他于1月20日抵达武汉。公开报道显示,这些天,他一直在医院进行查房、讨论病情、确定治疗方案等工作。邱海波先后参与非典疫情、玉树地震、天津特大火灾爆炸事故等一系列重大突发公共卫

武汉不明原因肺炎临床表现公布!专家提醒注意防控

昨晚,武汉市卫健委官网发布最新通报,截至2020年1月5日8时,武汉市共报告符合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诊断患者59例,其中重症患者7例,其余患者生命体征总体稳定,无死亡病例。除了事件的进展情况外,这种不明原因肺炎有哪些临床表现,该如何防控?这些同样是人们最关心的问题。对此,长江日报记者就群众关心的有关问题,专访了疾控专家、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李刚。问:请问为什么今年武汉市会发现“不明原因的病毒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