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1型糖尿病近期重要研究一览

2020-02-18 MedSci MedSci原创

1型糖尿病是由于自身免疫应答引起胰岛β细胞损伤,胰岛素分泌减少的一类疾病,占糖尿病患者总数的5%~10%。那么近期1型糖尿病研究进展有哪些呢?请随梅斯小编一起来回顾一下:

1糖尿病是由于自身免疫应答引起胰岛β细胞损伤,胰岛素分泌减少的一类疾病,占糖尿病患者总数的5%~10%。那么近期1糖尿病研究进展有哪些呢?请随梅斯小编一起来回顾一下:

【1】      Diabetologia一种1型糖尿病严重程度的新的标志物

MicroRNAs (miRNAs)是一类新型的潜在生物标志物,可以用于许多疾病中,当然也包括1型糖尿病。在这里,我们的目标是分析一组非肥胖糖尿病(NOD)小鼠和1型糖尿病患者的循环miRNAs

我们采用标准化的方法从小样本中提取miRNAs,以评估配对血浆和激光捕获的微切割免疫浸润胰岛中成熟的miRNAs。此外,我们在NOD小鼠以及1型糖尿病患者的疾病进展和抗cd3治疗缓解期验证了这一发现。

糖尿病小鼠与正常血糖小鼠血浆中5miRNAs的水平降低。其中,miR-409-3p在糖尿病小鼠免疫胰岛浸润中下调,提示其与疾病发病机制有关。靶预测工具将miR-409-3p与免疫和代谢相关的信号分子联系起来。原位miR-409-3p表达与insulitis严重程度相关,CD8+中央记忆T细胞在miR-409-3p中富集。血浆miR-409-3p水平在糖尿病发展过程中逐渐降低,在抗cd3抗体治疗后随病情缓解而改善。最后,与非糖尿病对照组相比,新近诊断1型糖尿病的患者血浆miR-409-3p水平较低,且与糖化血红蛋白水平呈负相关。

因此,我们认为miR-409-3p可能是胰岛炎症和1型糖尿病严重程度的一种新的循环生物标志物。  

【2】      Diabetes Care1型糖尿病患者脂蛋白(a)与心血管疾病患病率和代谢状态的关系

近日,糖尿病领域权威杂志Diabetes Care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该研究旨在调查1型糖尿病患者的心血管危险因素脂蛋白(Lp)(a)与血管并发症之间的关系。

该观察性横断面研究招募了接受常规治疗的1型糖尿病患者,并根据其的Lpa)水平(nmol/L)将其分为四组(极低<10、低1030、中等30120、高>120)。研究人员比较了两组之间的血管并发症患病率。此外,研究了代谢控制(以HbA1c衡量)与Lpa)之间的关联。

患者(n=1860)的中位年龄为48岁,糖尿病病程为25年,HbA1c7.8%(61 mmol/mol)。Lpa)的中值为19(四分位数范围10-71nmol/L。没有观察到男女之间的显著差异,但是Lpa)的水平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高脂蛋白(a)组患者的并发症发生率高于极低脂蛋白(a)组患者。经年龄和吸烟状态调整的任何大血管疾病的相对风险比值是1.5195CI1.01-2.28P=0.048);冠心病为1.7095CI0.973.00P=0.063);蛋白尿为1.6895CI1.122.50P=0.01);钙化的主动脉瓣疾病为2.0395CI1.034.03P=0.042)。HbA1c<6.9%(<52 mmol/mol)代谢控制良好的患者Lpa)水平明显低于代谢控制较差HbA1c>6.9%(>52 mmol/mol)的患者。

由此可见,Lpa)是1型糖尿病患者大血管疾病、蛋白尿和钙化主动脉瓣膜疾病的重要危险因素。1型糖尿病患者的代谢控制不佳与Lpa)水平升高有关。

【3】      Diabetes Care1型糖尿病患者白细胞端粒长度、DNA氧化与下肢截肢风险

端粒缩短和DNA氧化与血管早衰有关,这可能会导致下肢截肢(LEA)。研究人员试图调查高血管风险的1型糖尿病患者白细胞端粒长度(LTL)和DNA氧化的生物标志物-血浆8-羟基-2'-脱氧鸟苷(8-OHdG)是否与LEA相关。

GENEDIAB1型糖尿病患者队列中,研究人员评估了基线LTL(定量PCR)和血浆8-OHdG浓度(免疫测定方法)。通过增加生物标志物三分位数(T1T2T3)拟合LogisticCox比例风险回归模型以估计比值比(OR)(基线)和风险比(HR)(随访期间)以及相关的95CI

478名参与者中(56%男性,平均±SD年龄为45±12岁,糖尿病病程为29±10年),84名患者在基线时有LEA。基线时LEA与较短的LTL相关(T2T1相比的OR0.62 [95CI0.32-1.22]T3T1相比的OR0.41 [0.20-0.84]),但与血浆中8-OHdG无关(分别为1.16 [0.56-2.39]1.24 [0.61-2.55]。在10年的随访期间,有34位(12.3%)参与者发生了LEA 与其他人相比,在随访过程中发生LEA的患者LTL较短(T2T1相比HR0.25 [95CI0.08-0.67]T3T1相比HR0.29 [0.10-0.77]),血浆8-OHdG较高(2.20 [0.76-7.35]3.11 [1.07-10.32])。生物标志物与相关的LEA之间未观察到明显的相互作用。

由此可见,该研究报告了LTL缩短与1型糖尿病患者LEA风险之间的独立相关。血浆高8-OHdG也与LEA发生有关,但部分取决于混杂变量。

【4】      JCEM1型糖尿病成年人心血管疾病(CVD)的危险因素

心血管疾病(CVD)是1型糖尿病成年人死亡的主要原因。研究为针对CVDCVD危险因素中位随访5.3年的观察性研究。受试者入组前或入组时患有1型糖尿病且未确诊CVD的成人(≥18岁)。该研究通过多变量logistic回归评估了CVD危险因素与CVD之间的关联。

该研究纳入了8727名参与者(53%女性,88%非西班牙裔白人,中位年龄33[IQR=21-48]1型糖尿病病程16[IQR=9-26])。入组时,HbA1c中位数为7.6%(66 mmol/mol[IQR=6.952-8.670]33%参与者使用他汀类药物和37%参与者使用降压药。在平均4.6年的随访中,有325名(3.7%)参与者发生了CVD。缺血性心脏病是最常见的CVD事件。年龄、BMIHbA1c增加、高血压和血脂异常、糖尿病持续时间增加和糖尿病肾病与CVD风险增加相关。CVD风险没有明显的性别差异。

由此可见,HbA1c高血压、血脂异常和糖尿病肾病是1型糖尿病成人CVD的重要危险因素。可能需要更长的随访时间来评估其他传统CVD危险因素对CVD事件的影响。

【5】      Diabetologia:循环代谢物在胰岛自身免疫和1型糖尿病进展中的作用

研究表明,代谢失调可能先于1型糖尿病。然而,关于这些代谢紊乱及其在疾病发生中的具体作用仍知之甚少。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对进展为1型糖尿病的儿童是否有一个循环极性代谢物谱进行了研究,从而区分不同于后来进展为胰岛自身免疫而不是1型糖尿病儿童及匹配的对照组。

研究人员分析了来自415个纵向血浆样本的极性代谢物,这些样本来自三个研究小组的前瞻性队列儿童:分别为那些发展为1型糖尿病的儿童;血清转化为一个胰岛自身抗体但未转化为1型糖尿病的患者和抗体阴性对照组。利用二维GC高速飞行时间MS测定代谢物。

在婴儿期早期,与对照组相比,1型糖尿病的进展与氨基酸、糖衍生物和脂肪酸(包括微生物源分解代谢产物)的下调有关。与对照组和血清转化为一个胰岛自身抗体的患者相比,在进展为1型糖尿病患者中蛋氨酸持续上调。胰岛自身抗体的出现与谷氨酸和天冬氨酸的减少有关。

研究结果表明,进展为1型糖尿病的儿童具有独特的代谢特征,然而,这种代谢特征会随着胰岛自身抗体的出现而改变。本研究的发现可能有助于疾病的早期预测。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0-02-20 thm112988

    0

相关资讯

Diabetes Care:1型糖尿病患者脂蛋白(a)与心血管疾病患病率和代谢状态的关系

由此可见,Lp(a)是1型糖尿病患者大血管疾病、蛋白尿和钙化主动脉瓣膜疾病的重要危险因素。1型糖尿病患者的代谢控制不佳与Lp(a)水平升高有关。

Diabetologia:1型糖尿病严重程度的一种新的标志物

MicroRNAs (miRNAs)是一类新型的潜在生物标志物,可以用于许多疾病中,当然也包括1型糖尿病。在这里,我们的目标是分析一组非肥胖糖尿病(NOD)小鼠和1型糖尿病患者的循环miRNAs。

Diabetes Care:1型糖尿病患者白细胞端粒长度、DNA氧化与下肢截肢风险

由此可见,该研究报告了LTL缩短与1型糖尿病患者LEA风险之间的独立相关。血浆高8-OHdG也与LEA发生有关,但部分取决于混杂变量。

JCEM:1型糖尿病成年人心血管疾病(CVD)的危险因素

由此可见,HbA1c、高血压、血脂异常和糖尿病肾病是1型糖尿病成人CVD的重要危险因素。可能需要更长的随访时间来评估其他传统CVD危险因素对CVD事件的影响。

2019年1型糖尿病研究进展盘点

2019年接近尾声的时刻,我们从国内到国外,对1型糖尿病(T1DM)诊疗新技术、药物治疗、病因、发病机制及并发症等多个方面整理了这1年T1DM领域的大型研究。 01 中国1型糖尿病研究进展 1 明确中国人群T1DM的致病性胰岛自身抗原肽是开展我国T1DM防治研究的基础。翁建平教授团队对55例T1DM患者进行外周血T细胞亚群分布分析,结果提示CD4+ T细胞、调节性CD4

Diabetes Care:1型糖尿病老年人的严重低血糖症和认知功能

由此可见,在T1D老年人中,近期SH和终生SH与较差的认知能力有关。最近的SH与整体认知能力下降有关。这些结果表明SH对老年T1D患者的大脑健康具有不良影响,并突出了预防SH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