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届世界胃肠癌症大会:LDH可预测转移性结肠癌贝伐单抗二线治疗的效果吗?

2016-07-19 broccoli MedSci原创

在肿瘤的发生、发展过程中,肿瘤细胞为适应无氧环境,必须通过糖酵解获取生长的必要条件。 LDH是一种糖酵解酶,在肿瘤细胞糖酵解过程中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研究表明,LDH和参与肿瘤生长的血管内皮生长因子( VEGF)和低氧诱导因子( HIF)关系密切。大量研究证实,相当一部分肿瘤的预后与机体内LDH水平相关。 那不同水平LDH与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采用贝伐单抗联合化疗二线治疗有何关系呢?

在肿瘤的发生、发展过程中,肿瘤细胞为适应无氧环境,必须通过糖酵解获取生长的必要条件。 LDH是一种糖酵解酶,在肿瘤细胞糖酵解过程中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研究表明,LDH和参与肿瘤生长的血管内皮生长因子( VEGF)和低氧诱导因子( HIF)关系密切。大量研究证实,相当一部分肿瘤的预后与机体内LDH水平相关。

那不同水平LDH与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采用贝伐单抗联合化疗二线治疗有何关系呢?

在第18届世界胃肠道癌症大会上(WCGC),一项最新的研究数据表明,患有转移性结直肠癌(CRC)进展期的患者使用一线化疗方案联合贝伐单抗(Avastin, Genentech),或体内有较低水平的乳酸脱氢酶患者(LDH)或可从继续使用贝伐单抗作为二线治疗中获益。

研究简介:

来自意大利的一个研究团队发现转移性CRC患者或低水平LDH患者在使用化疗联合贝伐单抗作为二线治疗对比单独使用化疗的患者显著提高了无进展生存期(PFS)。在高水平LDH患者中此益处不复存在。

研究人员指出,“考虑到这些结果的潜在临床价值,这些数据值得在其他随机临床试验探究二线化疗伴或不伴抗血管生成药物的亚组中进行前瞻性或回顾性分析确认。”

研究的领导人员意大利比萨大学肿瘤医院 Federica Marmorino博士强调,由于这个研究是对试验数据的分析,结果应谨慎解读,而且“我们的临床实践不能根据回顾性的研究结果而改变”。

不管怎么说,LDH水平作为潜在的预测进展期贝伐单抗治疗效果的角色,Marmorino和其同事正计划开展前瞻性研究来证实这些结果。

研究细节:

先前的研究报道,LDH水平与抗血管生成素相关,LDH水平增加提示CRC患者预后更差。目前尚无CRC患者接受抗血管生成素二线治疗益处的临床或分子预测物质,研究人员检测了LDH作为预后和预测生物标志物的作用。

研究数据来自进展后贝伐单抗(BEBYP) 3期试验,转移性腺癌患者以氟尿嘧啶为基础的一线化疗联合贝伐单抗治疗进展期的患者被随机分配到接受化疗联合或不联合贝伐单抗作为二线治疗。

在全部159名患者中,获取基线LDH水平。以节点300 U/L为标准,42%的患者被认为是低LDH水平,58%认为是高LDH水平。

高和低水平LDH组无临床相关的基线差异和不同疾病特征。

结果分析显示LDH水平与治疗效果的PFS (P = .002)有明显的相互作用,特别是低水平LDH患者接受化疗联合贝伐单抗VS单独化疗的患者,PFS明显提高,疾病进展的风险比为0.39。相反,高水平LDH患者中,此效果不存在,风险比为1.10。

研究小组未发现两组间LHD水平与总体生存率有明显关系(P = .075),化疗联合贝伐单抗组VS单独化疗组死亡风险比为0.55。高LDH水平患者风险比为1.01。

就LDH的预后角色而言,在总体患者中,LDH水平与PFS无显著关系(进展风险比,高LDH水平vs 低LDH水平为1.22,P = .232)。与总体生存率有关系趋势,高LDH水平vs 低LDH水平死亡风险比为1.35 (P = .081)。

Marmorino 医生认为LDH水平与总生存率的治疗效果之间缺乏相关性的原因是“研究样本太小,不足以证实差异性”。

除此之外,原始的BEBYP试验将PFS作为主要终点,将总生存率,反应率,和安全事件作为次要终点。Marmorino医生建议到,这可能会影响到目前的回顾性分析检测总生存率的重要差异的能力。

研究小组总结,低LDH水平的进展期患者或可从继续使用贝伐单抗中获益,从“生物学角度来看,低水平LDH预示着贝伐单抗的抑制血管生成作用依旧是有效的。”

附:2015年NCCN指南——贝伐单抗

NCCN2015年第2版结肠癌指南中对贝伐单抗在转移性结直肠癌治疗中的描述如下:

贝伐单抗是人源化单克隆抗体,用于阻滞肿瘤血管生成。研究显示贝伐单抗一线治疗转移性结直肠癌获益,没有数据阐明是否贝伐单抗应用于可切除转移性疾病的围手术期治疗。不推荐贝伐单抗用于切除术后 IV 期疾病的辅助性治疗,除非新辅助治疗时可见贝伐单抗治疗反应。使用贝伐单抗可能会干扰伤口愈合。推荐在择期手术和最后一次贝伐单抗治疗之间至少6周间隔。

总结:

在过去的十多年中,针对结直肠癌的研究取得了长足的进展,我们发现了肿瘤产生和进展的基础,并将其转化为针对患者的靶向治疗方法,切实的改善了患者的预后。然而,这些引人注目的初步结果经常是令人失望的,并且在一些后续研究中还反映出治疗存在的不良反应。贝伐单抗与LDH水平对转移性结直肠癌二线治疗中的预测作用还存在诸多需要证实的地方,距离应用到临床实践仍需克服很多困难。

原始出处:

Liam Davenport,Low LDH May Predict Second-Line Bevacizumab CRC  ,medcape,Jul 7,2016

Adjuvant bevacizumab in colon cancer: where did we go wrong?


阅读全文

相关资讯

J Periodontal Res: 唾液乳酸脱氢酶水平与全身炎症的关系

据报道,唾液乳酸脱氢酶(LDH)是筛选牙周病的有用参数。我们进行了一项横断面研究,以验证唾液LDH作为牙周炎生物标志物的有效性,并通过测量唾液LDH和血清高敏C-反应蛋白(hs-CRP)水平来研究牙周炎严重程度与全身炎症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