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叶刀子刊:接种不积极,胖子更易出问题!超30万人数据揭示BMI与新冠重症关联!

2022-01-06 LILYMED MedSci原创

Lancet Reg Health Am. :为什么肥胖青年应该优先参与COVID-19疫苗接种计划?一项全国性的回顾性研究

巴西是COVID-19病例数最多的国家之一,截至2021年11月21日,共有22,012,150例感染和612,587例死亡。巴西各州缺乏相应比例的大规模疫苗接种,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在该国报告首例病例18个月后,SARS-CoV-2病毒的高传播率。

当巴西最终开始接种COVID-19疫苗时,可获得的疫苗数量很少,而且州和城市之间的分配不均。与其他县的情况类似,联邦政府需要建立优先群体,首先接受疫苗。在大流行早期,年龄就被定义为严重COVID-19的重要危险因素之一。因此,老年人口率先接种了COVID-19疫苗。这一措施对于减少这一年龄组的死亡人数至关重要。各种心血管危险因素与COVID-19住院患者预后不良风险之间的关系也已被描述。在巴西,优先为患有这类合并症的人接种疫苗,即使他们是年轻人。鉴于疫苗只提供给一小部分人口,目前还不清楚优先考虑有合并症的年轻人是否有效。

在COVID-19之前,肥胖症在巴西很流行。巴西20岁及以上成年人的肥胖患病率从2003年的12.2增加到2019.7年的26.8%。巴西如此高的肥胖率造成了很高的健康和经济负担。据预测,到2050年,中风、高血压、冠心病、骨关节炎和糖尿病等肥胖相关疾病的患病率可能会翻一番。我们假设,与体重正常的年轻人相比,年轻人超重可能与COVID-19重症风险更大有关。

本研究从巴西监测系统中登记的1120,767名未接种疫苗的个体开始,选择了313,898名年龄在20至89岁、BMI≥25 kg/m2、心血管疾病(CVD)或糖尿病的住院COVID-19患者,以及没有与严重COVID-19相关危险因素的个体。根据年龄、肥胖、BMI和合并症对患者数据进行分层,随后进行粗略和调整后的比值比、风险比和 Kaplan-Meier 曲线。疾病结局为有创和无创通气支持、重症监护病房(ICU)入院和死亡。

研究人群包括313,898名巴西成年人(20-89岁),他们于2020年2月16日-2021年1月17日期间因COVID-19住院。这些日期涵盖巴西首例COVID-19病例到开始接种该疾病疫苗之间的时间。COVID-19患者主要是男性(60%),白人(40%),60-89岁(50%),高中学历(12%),来自巴西东南部地区(51%)(表1)。

我们进行了四项独立分析,主要结局是:(i)ICU入院,(ii)使用非侵入性支持,(iii)使用有创通气支持,以及(iv)死亡。然后比较了被确定为肥胖(N = 8,834),CVD患者(N = 56,079),糖尿病患者(N = 24,535),CVD + 糖尿病患者(N = 41,646),肥胖+ CVD(N = 8,759),肥胖+糖尿病(N = 2,178)和肥胖+ CVD + 糖尿病(N = 7,748)的患者的每个主要结局的调整比值比。参考组包括没有其他危险因素的患者(N = 164,119)。最初,我们使用BMI/年龄为并发变量的多元逻辑回归模型评估年龄和肥胖之间的相互作用,与主要结局的相关性仍然存在,从而证明了年龄分层分析的合理性(补充表I和II)。

考虑到ICU入院、通气支持和死亡,肥胖无疑是COVID-19严重程度的一个加重因素图1和补充表III-V)。事实上,在所有年龄段,仅肥胖的患者死于COVID-19的风险高于仅患CVD的患者(P <0.0001;补充表六)。此外,对于20-39岁和40-59岁年龄组的患者,其风险与仅患有糖尿病的患者相当(P>0.05;补充表六)。肥胖患者的死亡风险在年轻患者中更为突出:20-39年的OR 3.70, CI 3.13 - 4.37;当y≥60时,OR 2.41, CI 2.14 ~ 2.72, OR 1.41, CI 1.19 ~ 1.66)。年轻患者肥胖合并糖尿病或心血管疾病导致 COVID-19 死亡风险比无合并症的年轻患者高 7.24 倍(CI 5.14–10.18)(图1)。使用粗略或调整的比值比或风险比发现肥胖是一个危险因素(补充表III-V)。

采用Kaplan-Meier生存分析来调查中位生存时间,即生存概率下降至50%或以下的最小时间。对于20-39岁的住院患者,估计无危险因素的患者为180天,肥胖为39天,CVD为49天,CVD +肥胖为34天,糖尿病为55天,糖尿病+肥胖为29天(图2)。这些影响虽然不太明显,但在40 - 59岁人群中仍然存在:无危险因素患者的中位生存时间为45天;肥胖36天;心血管疾病患者40天;CVD +肥胖33天;糖尿病35天,糖尿病+肥胖患者32天。对于老年人群,所有疾病的中位生存时间是相等的,范围为25 - 28天(补充表VII)。

接下来,根据BMI信息(N = 3,772)将患者分层为超重(N = 178例),I级肥胖(N = 1,738),II级肥胖(N = 984)和III级肥胖(N = 872)(图3)。肥胖等级对老年患者的严重程度和死亡无显著影响(I类肥胖与II类或III类相比,P>0.05)。然而,在最年轻的人群中,肥胖等级与死亡率增加显着相关(I类肥胖与III类相比,P<0.0001;II类与III类相比,P = 0.008;图3,补充表八至十)。20-39岁患者的中位生存时间估计为无危险因素患者180天,I类肥胖患者63天,II类肥胖患者35天,III类肥胖患者38天(补充表XI)。对于40-59y和≥60y患者,严重程度与肥胖没有相关性(图4和补充表XI)。

综上,单独肥胖,或与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相关时,会显著增加年轻人COVID-19严重程度的风险。肥胖本身就是院内死亡的危险因素,比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更为严重。此外,肥胖、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在年轻人中比在老年人中更显著地增加COVID-19的严重程度和死亡风险。当按肥胖类别对患者进行分类时,发现肥胖的严重程度与非肥胖的年轻人或老年人口相比,ICU入院和COVID-19死亡的风险更高。

然而,有必要强调的是,本研究结果不能推断到那些留在门诊室且不需要住院的COVID-19患者。在巴西,肥胖、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是主要的公共卫生问题。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心血管疾病一直是住院和死亡的主因,肥胖和糖尿病的患病率不断上升也令人担忧。此外,即使在COVID-19大流行之前,研究已经表明体重过重的年轻个体的全因死亡率和特定病因死亡率都高于体重相似的老年人。由于SARS-CoV-2可能成为一种反复发作的季节性感染,未来的COVID-19疫苗接种或应优先考虑肥胖年轻人。

 

原文来源:

Michelle G. Discacciati,et al.Why should obese youth be prioritized in COVID-19 vaccination programs? A nationwide retrospective study.  2022 Mar; 7: 100167.

Published online 2022 Jan 1. doi: 10.1016/j.lana.2021.100167.

作者:LILYMED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2-01-12 屋顶瞄爱赏月

    体重超重人群更应该积极接种疫苗

    0

相关资讯

糖尿病患者有这9种情况,肝癌风险最多或飙升37倍!

PLOS ONE:2型糖尿病患者肝细胞癌的危险因素:一个发展中国家的双中心研究。

Nature:突破!哈佛大学发现一种新激素,靶向它可治愈糖尿病

在患有1型或2型糖尿病的小鼠和人类患者中,Fabkin的血液水平异常高,当研究人员使用抗体中和小鼠的Fabkin活性时,可以防止动物患上两种形式的糖尿病。

超40万人研究:得了高血压,2型糖尿病风险翻倍?6大生活方式因素或最多可将风险降低79%!

Cardiovasc Diabetol:高血压患者健康生活方式(包括健康睡眠模式)与2型糖尿病发病的关系

Nature:口腔细菌和肠道微生物,可致抗糖尿病药物失活

阿卡波糖是一种常用的抗糖尿病药物,它通过抑制分解复杂碳水化合物的人体酶来帮助控制血糖水平。

JAMA:中国糖尿病及糖尿病前期患病率已过50%!肥胖及超重是重要危险因素

去年夏天,“杨天真切胃”一度登上热搜。作为娱乐圈知名经纪人,杨天真在社交平台向网友宣告,为了治疗糖尿病,她选择进行“切胃”手术。